恶灵国度 / 第三十八章 它是鬼!

第三十八章 它是鬼!


                王桑榆觉得获悉鬼物的能力,最多只能做到防患于未然,想要以此将那只鬼物找出,并不现实。(

听到王桑榆的疑问,赵安国想了想也附和道:

“是啊前辈,鬼物藏在村子里,而村子里又有那么多的村民,真的或是假的,那么一大堆,将它找出简直是大海捞针,除非是个屠村。”

“的确是这样,想要将这只拥有着镜像复制能力的鬼物揪出很难,但也并非全无头绪。

事实上在我们获悉到它的能力后,它就已经暴露出。”

听到夏天骐的解答,众人不由彼此相视了一眼,不过无论是谁脸上都充斥着茫然,完全不知道夏天骐所说的头绪在哪里。

见众人没有察觉,夏天骐也没有卖关子,直接说道:

“我们都清楚,这起事件的开始是隋金喜儿子的死,但是这里却有一个疑问,那就是他儿子当时明明在镇里,为什么要跑翔凤乡?

或者说,为什么事件是从他儿子到翔凤乡后便开始了呢?

所以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想,这只拥有着镜像复制能力的鬼物,根本就是隋金喜的儿子。

或者说,就是它伪装成了隋金喜的儿子,亦或是复制了一个和隋金喜的儿子一模一样的人。

通过它种种迷惑我们的举动看,它绝对是知道我们的在时间上的限制,如果它就藏在村子里,我们真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为未必不会做出屠村的事情,到时候它依旧会暴露。

那么最大可能性减少它暴露风险的办法,便是成为死人。

成为一个,我们所有人都认为它已经死了,已经早早出局的人。

而这个人,就只有隋金喜的儿子。”

说到这儿的时候,夏天骐也不忘谨慎的补充说:

“当然,这些只是我的推测,那只鬼物到底是不是它,我也不确定。

如果我的推测是错误的,那么或许,就只能采用最为极端的办法了,我想没有人愿意这么做。”

“前辈你真是神了,真不敢想象如果这起事件没有你,我们这些人该怎么办。”

赵安国对于夏天骐的信心可以说是盲目的,这时候听夏天骐说完,则更是崇拜的五体投地。

“也只能试试看了。这件事交给我办,你们所有人待在这里,记住,是寸步不离的待在这里,以免误入镜像空间里。”

“那你呢前辈?要去哪找一个死人啊?”

“你长点儿脑子好好想一想,死人应该在哪里?”

夏天骐无语的看了一眼赵安国,不禁很怀疑像赵安国这种蠢货,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没有再和众人废话,夏天骐转过身子,很快便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

“夏主管真是太牛比了,真不怪他拥有这么强的实力,光是智商就甩我一万条街。”

“领导的经验摆在那儿,人家经历过多少大风大浪了,你才参与过几次事件,能在冥府生存下,成为主管的有几个是寻常人?”

夏天骐走后,众职员们顿时崇拜的议论起,在心里面都将夏天骐作为了以后努力追赶的目标。

陶金山之前被夏天骐噎了一句,心里面还多多少少不大爽,但是现在心里面则也只有一个大写的“服”字,不禁感慨的对身边的王桑榆和赵安国说道:

“我现在终于是能够体会到,为什么你们这么维护他了,确实是厉害,比徐天华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你少拿徐天华那种货色的人渣和前辈比,要是前辈也像徐天华那样,早就给我们丢去喂鬼了。还能三番两次的叮嘱我们小心?做梦去吧!”

听陶金山也开始称赞夏天骐,赵安国心里面其实是最爽的那一个,因为他认识夏天骐是所有人中最早的,并且那时候的夏天骐实力还很渣,远没有现在这么恐怖,所以这也代表着他在识人抱大腿上的功力确实是非比寻常。

“咱们还菜得很,多学点儿经验,对于日后参与事件绝对没有坏处,夏主管的实力都已经这么强了,可是在做事上却依旧很谨慎,而我们这种半吊子就连最起码的谨慎小心,都远远达不到及格线。”

王桑榆说完有些自嘲的叹了口气,觉得她如果想要在未更好的活下去,活的更长久,要做的努力还远远不够。

夏天骐自从出了旅馆后,便一路朝着翔凤乡的墓地狂奔,心里面的不安虽然有一些,但是更多的则是一种终于混出头的唏嘘。

这种感觉令他很难形容,他这一步步的从新人走,尽管运气占了一定的比重,但是他也确实做出了很大的改变,下了很多的功夫。

从一开始做拖油瓶的跟在冷月的身后,再到被敏敏等人称为后勤部长,到现在已经能够自己从容带队参与团队事件的执行。

这一路走,经历的风风雨雨,遇到的痛苦磨难,他心里很清楚这些经历给他留下了什么,改变了什么,又带走了什么。

怀揣着这种唏嘘感情,夏天骐的度越越快,没多久人便已经站在了坟地的边缘。

翔凤乡的坟地尽管没有城市里墓地那般排列有序,但是倒也不显得杂乱无章,墓与墓之间连接着土石小道,并不难走。

进入墓地里,走在一条条的小道上,夏天骐的目光极快的在各个墓碑上搜寻着,因为怕漏看了,所以他的度并不是很快,就像是一个在墓地散步的老大爷,慢悠悠的左右看着。

直到过去差不多1o分,他的脚步才终于停了下。

在他的面前,一块刻有“随海树”的新碑,正安静的立着。

夏天骐站在墓碑前观察了片刻,便进入到了厉鬼状态,随后他则利用鬼气化为了两只巨大的手爪,继而狠狠一拍墓碑,伴随着一声震耳的响声,破碎成块的墓碑翻搅着纷飞的土屑,化为一团迷眼的灰尘,朝着远处散去。

再看原本的墓碑处,一口粉刷的血红的棺材赫然露了出。

“怪不得你能老老实实的藏在这儿,原是土葬。”

夏天骐冲着血红色棺木冷笑一声,一只鬼爪猛地抓在棺盖上,继而直接掀飞了出去,下一瞬,一张腐烂臭的死人脸,突然闯进了他的视线。

尸体看上去只有二十七八岁,肿胀惨白的脸上满是一块块恶心的尸斑,皮肤大面积腐烂,一双挂满尸水的眼睛紧紧地闭着。

无一不在说明着,这棺材里装的就是一具死尸。(未完待续。)8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