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三十一章 可怕的猜想

第三十一章 可怕的猜想


                按照隋金喜的说法,他儿子原本在镇里面工作,但却很突然的辞职家,并且从后便把自己锁在了屋子里不肯出,之后便上吊死了。

原本他也以为他儿子是上吊死的,但是警方的验尸报告却并不是这样,他儿子早在上吊前就已经死了。

死亡时间大概在上吊前的到个小时。

这件事令隋金喜很是不解,因为他儿子如果早在一两个小时前就已经死了的话,那么他又是被谁挂在房梁上的呢?

得到这样一个结果,也不由让他怀疑到了他杀,怀疑是有人害死了他的儿子。

但是警方那边却不认同他的这个观点,说他的儿子是死于猝死,之所以在死亡时间上有误差,或许是受当时屋子里的温度影响。

就这样,这件事便在警方那里草草的结了。

夏天骐之前在听隋金喜说起这些的时候,只是单纯的觉得有些诡异,但是在亲眼目睹了李康迪的死亡后,他对于隋金喜儿子的死亡,则有了新的理解。

隋金喜的儿子之所以会突然在镇里辞职家,很有可能是他感觉到了危险,或者说,他当时已经知道了危险的源,但却无力解决。

所以他才会匆匆离职,返翔凤乡,毕竟这里才是他的家,会让他觉得有一定的安全感。

这个逻辑看似很合理,但细想之下却并不合理,因为隋金喜的儿子从始至终都没有和隋金喜说明他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果他到家是想寻求保护的话,那么理应将他的事情告诉给隋金喜才对,哪怕不告诉隋金喜,也会告诉从小就溺爱他的母亲,亦或是他的妻子。

但事实上,他却闭口不谈为什么会从镇里面,就直接将自己反锁在了屋子里。

这种表现可以理解为他的内心很恐惧,亦或是他甚至连父母亲人都不相信,觉得将自己反锁在屋子里,会让内心中稍稍安稳一些。

无论是出于那种情况,其实都能说明隋金喜的儿子,早在家之前就已经开始频繁的遇到怪事,以至于在到翔凤乡时几乎已经到了精神崩溃的地步。

但是在说到这儿的时候,隋金喜却明确的表示,说他有向镇里的单位打听他儿子的情况,但是所有人给他的答都是,他儿子最近表现的都很正常,除了突然要办离职这件事。

这样一事情就奇怪了,因为从隋金喜的儿子后的种种表现看,他的精神已经相当不正常,而这种不正常也不会是一次两次惊吓就能够引发的。

但是镇上那些同他儿子接触的人,却都说他儿子表现的很正常,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

那么究竟是谁在这件事上说谎?

是隋金喜,还是他儿子在镇上的那些同事?或者说,他们都没有说谎。

鬼物或许有一定操控时空的能力,能在一定范围内令时空变得混乱,那么如果让隋金喜的儿子带入这种情况,当时的情况就变得清楚了一些。

隋金喜的儿子去单位上班,但是却发现在之前已经有一个“自己”先去了。然后他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会被那个“自己”抢先,就算到家里,也会遇到一些难以解释的情况,会发现家里鬼影重重,像是有另外一个人在。

连续几天过去,他则开始变得疑神疑鬼起,精神也开始变得不正常。

他不敢再继续待在镇上,想要将工作辞了家,但又觉得如果将事情告诉隋金喜,隋金喜不但不会理解他,更会骂的他狗血淋头绝不会答应。

所以他并没有告诉家里人,而是直接办了离职,随后则买票返了翔凤乡。

隋金喜儿子的那些同事,之所以觉得只有办离职那天的他不正常,或许就是因为只有那天才是真正的他,其余的时候,在镇里上班的根本就是一只鬼!

原本他以为只要到翔凤乡就没事,但是在路上他或许又遭遇了什么可怕的事情,这也直接导致他在后便直接躲进了屋子里,不让任何人进。

他可能是在路上亲眼见到了那只鬼,也可能是在到家的时候,看到了一个本不该存在的人!

总之他将自己反锁在了屋子里,不让任何人进,但是在过程中他却又见到了令他无比恐惧的一幕,而这一幕也直接导致了他的死亡。

并且在他死亡后,他的尸体被吊挂在了房梁上。

往李尤家走的路上,夏天骐反复的推敲起隋金喜他儿子的事情,但是无论他怎么推,他都觉得没有办法完全带入李康迪的情况。

李康迪是直接走进了另外一个时间点里,随后遭到鬼物杀害的。

而隋金喜的儿子,则显然经历了一个很大的跨度,比起时空的错落,他这种情况更像是鬼物在伪装后的疑神疑鬼。

夏天骐突然觉得脑袋有些乱,有一种思维进入死胡同的感觉,看不清方向,也摸不着头绪。

“或许是我将这起事件想的太复杂了。”

夏天骐锤了锤自己的脑袋,随后给自己点了根烟,也不再继续赶路,干脆停下歇息起。

团队事件剖析看,就是一次同鬼物之间的捉迷藏比赛。

带队的人伺机找到鬼物将其解决,鬼物伺机找到职员将其解决,两者都在寻找同躲藏间相博弈。

鬼物只要撑过天的时间,就能够解除封锁逃走,成为胜利的一方。所以在实力不济的情况下,也并不排除鬼物会纯粹的玩拖延的把戏。

可夏天骐不清楚的是,鬼物是否知道这片区域会在天后解封,所以也没法去考虑太多。

一根烟很快就抽完了,夏天骐尽管并有感觉在精神上有所缓解,但却让他意识到了一件事。

那就是这起事件是从隋金喜的儿子被杀开始的,但是目前为止只是波及到了王老三的旅馆,并没有在全村的范围波及。

这一点既奇怪也不奇怪,奇怪的是既然幕后黑手是藏在移动鬼域里的恶鬼,那么想要像杀死李康迪那样杀死几个村民,根本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它却没有,这是奇怪的地方。

至于不奇怪的地方,则在于他的思维方式,如果说那只恶鬼其实早在他们没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这么做了呢?未完待续。

( 就爱网)

『\\,或者直接访问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