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二十八章 诡景

第二十八章 诡景


                见到王桑榆的手势,两个人顿时都变得精神起,一双盯着房门的眼睛都睁得老大,就仿佛他们也能做到和王桑榆一样,能够清楚的知晓外面正发生着什么。

三个人全都屏息的听着自外面的动静,王桑榆借助潜藏在走廊的那个纸人,在一片森然的黑暗中看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

这个人影就站在旅馆的门口,全身笼罩在黑暗下,浑身不停在打着哆嗦。

“有有人吗?”

“有没有人在!!!”

这个人在颤抖的请问一声后,便恐惧的大吼起。

吼声顺着走廊一直传到尽头,久久不散。

“听听见了吗?”

房间里,赵安国无比惊悚的睁大了眼睛,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身旁的王桑榆和陶金山:

“有人在走廊里。”

“这个时候了,怎么可能会有人在走廊里,不用想都知道是鬼。”

陶金山有些哆嗦的说完,便挥手擦了擦额头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渗出的冷汗,苍白的脸色令他看上去就像是患了什么重病。

“我看你也像鬼。”

见外面还没怎么样呢,陶金山就已经快被吓尿了,赵安国忍不住吐槽了他一句。

“嘘”

正当陶金山想要解释的时候,便见王桑榆又眉头紧皱的对他们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两个人这时候都不再废话,再度屏息聆听着外面的声音。

而在走廊里,王桑榆则操控着她的纸人,贴在地面上无声无息的向前移行。

“有没有人在!答我!!!”

走廊里再度传进一个男人的咆哮,咆哮中充斥着焦躁与惶恐。

这一次陶金山和赵安国都听得真切,尤其是赵安国瞬间就变了脸色,面容古怪的自语说:

“这怎么可能?难道他没死吗?”

“你说谁?是走廊里传进的那个声音吗?我听着也有些熟悉。”

陶金山不停在挠着脑袋,觉得那个名字就在他嘴边。

“那是李康迪的声音!”

赵安国给出了答案,陶金山听后也面露恍然之色,附和说:

“对,就是那个叫做李康迪的新人,不过你们不是说他已经死了吗?可是外面”

陶金山只说到这儿,之后他则看向赵安国和王桑榆没有再说下去。

赵安国其实也不清楚,毕竟说通讯号是和生命绑在一起的人是王桑榆,他完全是因为相信王桑榆,所以才确定李康迪之前的失踪其实是被杀死了。

“那个李康迪真的死了吗?”

“一定死了,门外那个李康迪是鬼!”

王桑榆非常肯定的点了点头,继而又补充说:

“我们的判断可能有问题,但是夏主管的判断并不会出错,当前的疑问并非是门外那个李康迪究竟是人是鬼,而是现在出现在门外的那只鬼物,是否就是夏主管要找的那只。

不过不管是不是,我刚刚都已经发消息给他了,想他很快就会赶,所以你们不用太担心。”

“你已经通知前辈了?”

听到王桑榆已经将这边的事情告诉了夏天骐,无论是赵安国还是陶金山都面露喜色,状态明显比刚刚好上许多。

“嗯。”王桑榆点了点头,随后她也不知道借助着纸人看到了什么,一双有些疲惫的双眼里顿时露出惊异。

“它走过了!”

走廊里开始响起步履沉重的脚步声,与之一起的还有男人气急败坏的吼叫。

王桑榆害怕新人受不了恐惧,跳窗或是直接冲出去逃走,所以还特意给他们发了个消息,提醒他们保持镇定,只要老老实实的在房间里等着就行,夏天骐正在往这边赶。

新人们对于他们或许并不放心,但是对于夏天骐的实力他们还是十分认可的。

房门不停被重重的敲响,王桑榆操控着纸人,始终同李康迪保持有一段距离,这段距离不远不近,必要时候她可以直接操控着纸人对李康迪发动攻击。

不过攻击李康迪并不是目的,她的目的就是监视,说白了就是怕走廊里的李康迪跑了,到时候白白折腾夏天骐一趟。

李康迪在走廊里弄出很大的动静,但过了一会儿他便彻底安静了下。

“门外怎么没动静了?是不是那只鬼已经走了?”

赵安国和陶金山这时候齐齐看向王桑榆,因为这里就只有王桑榆清楚的知道外面走廊的事。

“没有,他停下了,停到了它之前的房间门外。”

“它打算干什么?”

“不知道,它拿出了钥匙,开门走了进去。”

王桑榆说到这儿,便突然双眼一亮,继而有些激动的说道:

“夏主管了!”

夏天骐站在走廊的一端,耐心的观察着李康迪的一举一动。

实事求是的说,他丝毫看不出正在用钥匙开门的男人,哪里有半点儿鬼怪的样子,分明像是一个受惊过度,急于找个地方藏身的胆小鬼。

夏天骐想了想,这时候便向前迈出一步,接着他便直接出现在了距离李康迪不远的位置,之后他再度迈出一步,人已经到了李康迪的身后。

然而在这个过程中,李康迪却依旧没有察觉到他的存在,只是在不安的尝试开着门锁,直至房门被他推开为止。

而就在李康迪推开房间门,打算进去的时候,便见夏天骐在突兀的厉鬼化后,猛地探出一只鬼爪朝着李康迪抓去。

只是让他倍感意外的,他探出的这只鬼爪完全抓了个空,下一瞬李康迪便迈进了房间里,随后重重的关上了房门。

走廊里再度恢复到了之前的安静,只有那挂在服务台上放的风铃,仿佛在诉说什么似的,在“铃铃”的响着。

“夏主管,怎么样?”

王桑榆这时候从房间里出,身后还跟着赵安国和陶金山。

“事情比我预想的要诡异,那并不是一只普通的厉鬼。”

夏天骐并不像是在答王桑榆他们,倒像是在答他自己。

直接一脚将面前的房间门踹开,房间里顿时涌出一股子刺鼻的血腥味,赵安国捂着鼻子朝着黑漆隆冬的房间看了一眼,疑惑的问道:

“怎么这么大的血腥味?”(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