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二十五章 消失(月票投起来)

第二十五章 消失(月票投起来)


                夏天骐听后脸色变得更加阴郁,想了想又问说:

“你们都去哪里找了?”

“就在院子里找了找,并没敢远走,不过我很肯定,他应该就是在院子里被杀的,因为我当时听着脚步声就在门外不远,但后就没动静了。”

赵安国的声音越说越小,显然是在担心夏天骐会大发雷霆的怪罪。

不过夏天骐并没有去追究谁的原因,毕竟人已经死了,现在再去责怪谁毫无意义。

“这件事,其他人都知道吗?”

“我怕引起他们的恐慌,所以只是提醒他们晚上如果出去上厕所,或是干什么,一定要找我们三个报备,并没有说已经有人死了。”

“没必要隐瞒,直接告诉他们,让他们引以为戒。

就先这样,有情况及时汇报给我。”

夏天骐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待叮嘱这几句后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旅馆里,赵安国有些懵逼的看着王桑榆,接着则有些哭腔的说道:

“我能感觉到前辈好像生气了,完了,这我算是彻底辜负了他的信任。”

“行了吧你,越说越不靠谱了,你当夏主管是你呢,有的没的都计较,我们只要把其他人看好了就算是完成任务。”

王桑榆有些好笑的安慰了赵安国一句,赵安国听后长叹一口气,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床上。

陶金山的眼珠转了转,对着王桑榆问说:

“我觉得还是应该将人都集中起,起码保证一个房间里有两个人,因为之前死的那个人,就是在院子里突然无声无息的消失。

我们理应吸取这个教训。”

“嗯,我也有这个打算。”

王桑榆认同的点了点头,之后便叫上赵安国,三个人挨个房间的将里面的职员们都叫了出。

站在村记隋金喜家的院门外,夏天骐的目光仍若有所思的看向斜对面的李尤家。

事件才刚刚开启,他们中就已经有人被杀了,并且还是以一种无声无息,死不见尸的方式。

假如说那个死掉的李康迪,是在院子里被杀死的,那么起码他会发出点儿声响,或是发出一声惨叫才对,但从赵安国的描述看,当时的院子里完全没有哪怕半点儿声音。

如果这样的话,那么事情就显得很矛盾了。

李康迪明明是在院子里撞鬼的,但是既没有传出任何的动静,院子里也没有发现他的尸体,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李康迪并不是在院子里死的!

他或许是在院子里撞鬼了不假,但却是被鬼物掳到其他地方杀死的。

“瞬移能力吗?”

夏天骐眼下暂时能想到的就这么多,只觉得鬼物或许是拥有瞬移的能力,能够凭空出现,之后又能无声无息的将人掳走。

用通讯器给王桑榆发了条消息过去,将他的猜想传达过去,夏天骐便暂且将这个问题的思绪压下,收心思敲起了隋金喜家的院大门。

隋金喜家的院门,是两扇被黑色油漆涂刷的很亮的铁门,拳头不用多使劲,只要稍稍与铁门接触,铁门就会发出很大的响声。

在门外敲了一会儿,也不见有人出开门,夏天骐便打算在多使些力气,觉得刚刚敲门敲得未免有些太温柔。

只是他刚刚抬起胳膊,便突然改了主意,觉得与其让隋金喜给他开门,倒不如他直接翻进去的省事。

四周的围墙大概有2米左右,夏天骐想要翻过去根本不费吹灰之力,甚至都没有助跑,脚下微微一用力,他整个人便已然高高跃起,随后站在了有些不平的围墙上。

院子很大,里面一共有三间长屋,在院中央生长着一颗又粗又高的杨树,墨绿色的叶子不停在随风摆动着,发出“沙沙”的响声。

夏天骐轻轻的从围墙上跳下,然后径直朝着正对着大门的一间屋子走去。

过程中,他的身子则突然停了下,随后直接躲到了那颗杨树的后头。

探出半颗脑袋,望向正对着院大门的那间屋子,从中能够清楚的看到,黄色的灯光下,一个头发半白的中年人,正坐在沙发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放在茶几上的茶壶从壶口飘散着朦胧的水汽。

李尤有对夏天骐形容过隋金喜的模样,所以夏天骐很清楚,坐在那间屋子里的人应该就是这翔凤乡的村记隋金喜。

不过他突然停下,并选择躲在这棵杨树后头,却并不是因为看到了隋金喜,而是他看到了两个隋金喜!

隔壁的屋子同样在亮着灯,透过窗子能够清楚的看到,隋金喜正在和他的妻子说着什么,其中他妻子躺在床上,而隋金喜则坐在床边,神色多多少少有一些狰狞,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夏天骐看着这一左一右的两个隋金喜,突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如果其中有一个人是鬼伪装的,那么想那个伪装鬼东西就是他所要寻找的那只鬼物了。

但问题是他并不知道,哪一个才是伪装的,更不知道,那只鬼物伪装成隋金喜究竟要干什么?

因为隋金喜就在家里,所以鬼物的这种伪装,岂不是明显要将真正的隋金喜替换掉?

夏天骐犹豫着要不要直接冲进去,然后将两个隋金喜都杀死,但是犹豫的想了想,他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打算先藏在这里观察看看。

和妻子在屋子里的隋金喜,在说了一会儿话后,便坐在床边沉默了起。与此同时,那个正独自待在屋子里的隋金喜,则突然抬起了头,继而拿起他的茶壶从屋子里走了出。

不过他就只是走到门边,便开始望着上方的夜空,不停愁容满面的叹着气。

再看隔壁屋子里的隋金喜,这时候也已经离开床铺,身形有些踉跄的朝着屋外走去。

两个隋金喜谁也没有意识到谁的存在,但就在他们两个即将相遇的时候,原本站在屋门口的隋金喜,则在叹了口气后再度到了屋子里,接着,便在夏天骐的目光注意下彻彻底底的消失了。

连带着那间屋子,看上去都好像变得和之前略有些不同。(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