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二十四章 坏消息

第二十四章 坏消息


                既知道他平时出示工作证的那套流程,又知道他找村长是想要打听什么,行事风格,包括思维方式上貌似都和他一般无二。

这也不禁让他觉得,或许在这个世上真的存在着另外一个自己,只不过这次他们恰巧碰上了。

“和我说说村书记儿子的情况吧,是怎么死的。”

夏天骐暂时将这个疑惑压下,打算先向李尤打听一下有关村书记儿子的事情。

“老隋大哥的人品没的说,干村书记二十年,村里面有个大事小情,他都风雨无阻,翔凤乡能发展成现在这样,老隋大哥功不可没。

但或许是他太优秀了,也或许是老天觉得他做的还不够好,于是给了他一个不听话、不争气的儿子。”

李尤说到这儿,或许是觉得人都已经死了,他在这儿嚼死人的舌头太不地道,于是有些犯难的看着夏天骐,对他说道:

“我感觉我说这些不大好,毕竟老隋大哥待我不错,他儿子小树再怎么样,现在也已经不再了。”

“你不要有太大的负担,实事求是,有的你说,没有的你别自己编,就算是你不说,也总会有人说,但是我找的是你。

另外我在省里面都有关系,如果你以后需要,我会帮你的。”

夏天骐故意给李尤画了个饼,李尤听后果然面露动容,不过仍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的说道:

“哎,我这并不是向你要好处,只是觉得自己这么干有些不太好,不过配合工作,也容不得我不答应。”

夏天骐听着在心里面想笑,倒也没拆穿李尤,只是没有在说什么。

李尤这时候喝了一口凉茶,便又继续之前的话茬说起:

“小树这个孩子,小时候被老隋大哥和大嫂溺爱的不像话,那时候村子里正处于改建的时候,有太多太多的事情需要考虑,需要有人去扛起担子做。

老隋大哥就是那个扛着担子的人,带着村里面的人一点点儿的改变着翔凤乡,基本上是白天天不亮就出去,晚上后半夜才,陪大嫂和孩子的时间非常有限。

所以对于孩子总是有种亏欠的感情在里面,至于大嫂则本质上就是一个喜欢惯孩子的人,没什么脾气。

所以从六七岁开始,小树和村里同龄的孩子玩,就欺负人,然后总搬出老隋大哥出。这事后传进大嫂的耳朵里,她也不觉得什么,反倒是觉得她儿子很聪明,并且不相信她的儿子会好端端的欺负别的孩子。

就这样,两个人一个没时间管,一个根本不管,十多年过去了,在进入青春期后,小树则更加叛逆,更加无法无天。

烧人家村民的房子,带人去镇里抢钱,调戏村里面的姑娘,打架斗殴村里的人都因为老隋大哥,对小树是一忍再忍。

老隋大哥后也有意识到,小树这孩子有些太无法无天了,但是却根本管不听,初中没念完就不念了,天天不是在村子里瞎晃荡,就是跑到镇里面去鬼混,长的时候一周两周都不家。

不是在镇里被打了,就是把人家给打坏了,老隋大哥就得过去擦屁股,这么些年光我知道的就不下20次,更别说还有很多是我不知道的了。”

李尤说的是挺劲,但是夏天骐对于一个死人的过去并不感兴趣,所以直接打断说:

“你告诉我人是怎么死的就行?”

“这个还真不大好说,因为有说是上吊死的,还有说是被吓死的,反正说什么都有。”

李尤对于隋树的死亡原因也并不确定。

“倒是听老隋大哥提起过一嘴,说小树死的很奇怪,好像是在上吊之前就被吓死了,并且在死之前,他一直在镇上上班,那时候全村的人都觉得小树是浪子头了,可是前几天却突然神神经经的到家,然后将自己锁在了家里,别人说什么都不开门,后老隋大哥撞开门,就发现他上吊死了。”

“上吊之前就已经死了?”

夏天骐又不确定的问了李尤一遍。

“这个我也是老隋大哥说了那么一句,并不确定我是不是听错了,毕竟这个事情想想挺吓人的,人都死了怎么可能还会将自己吊在房梁上。”

“那最近村子里还有哪家出事吗?”

夏天骐没有再问隋树的事情,而是问起了其他村民。

“没有吧,翔凤乡一直很太平,有白事发生也都是些老头老太太,就到了该走的年纪了,像小树这种夭折的情况,近十几年都没有发生过。”

“行吧,今天先了解这些,我会在村子里住上几天,有事我在找你。”

夏天骐觉得该问的,能问出的差不多也就这些了,所以也不想再在李尤这儿待下去。

但反观李尤却并不想让夏天骐离开,而是非常有诚意的邀请说:

“你在村里就只能住王老三家的小旅馆,不行你就住我这儿,一会儿我和我老婆子去我儿子那屋,他们小两口出去旅游玩去了,你住我们那屋就行。”

“那多麻烦,关键,我一会儿还得出去一趟,不知道几点呢。”

夏天骐并没有答应李尤,也没有拒绝他,事实上他原本的打算是住在村书记家里。

“没事,反正村子里很太平,我们晚上都不锁门,你几点都行,给你留着屋子。”

李尤对于留夏天骐暂时住在他这儿表现的非常热情,见对方都这么说了,夏天骐也不好再推脱什么,只得感谢着答应下。

前脚刚从李尤家里出,夏天骐便接到了王桑榆打的电话,他心里面不禁生出一种不好的感觉,接听后问说:

“出什么事了吗?”

“嗯,有一个人死了。”王桑榆不敢隐瞒,实事求是的说道。

“怎么死的?死了多久?”

“大概10分钟左右,至于怎么死的还不清楚,因为找遍了旅馆也没有找到那人的尸体。

这件事了解最清楚的是安国,他就在我旁边,我现在让他跟你说。”

“前辈,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赵安国一上就开始装可怜,夏天骐哪有心思听他说没用的,冷冷的说道:

“说重要的事情。”

“好的,那小子之前跑出去上厕所,在旅馆的门后鬼鬼祟祟的,被我发现后他才出去的,我当时也懒,觉得大男人尿个尿很快就,所以没什么好盯的,就坐在服务台旁的木椅上等他,然后他就再也没。

也直到我拨打他的通讯号,显示无此号码,我才知道他原已经死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