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二十三章 见过我?

第二十三章 见过我?


                夏天骐在持续敲砸了一会儿后,便听一个有些低沉的声音从院子里响了起:

“了了,别敲了,谁啊这是?”

听到里面有人出,夏天骐也不再敲下去,抱着肩膀安静的等着里面的人开门。

很快,里面的人便打开了院大门,继而一个约莫50岁的中年男人从中走了出。

男人的肤色有些黑,脸宽大鼻,个头虽然不高,但是身材看上去却很是精壮。

“啊?夏先生,你这这个”

见到这个精壮男人,夏天骐刚要开口做个简单的介绍,对方便说了一句让他多少感到些毛骨悚然的话。

“我们以前见过?”

夏天骐收事先准备好的台词,对面前的男人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夏先生你没什么吧?你这么一说倒是让我很害怕,你该不会真的是跑出想吓吓我的吧?”

“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

夏天骐一脸狐疑的看着面前的精壮男人,心里面则也在琢磨。

“我也没什么意思啊,哎,我都被你搞迷糊了,得,咱们先进屋,进屋再说好吧?”

男人招呼夏天骐进,在往屋子里走的过程中,夏天骐才知道这个男人并不是那个死了儿子的村书记,而是这翔凤乡的村长李尤。

“夏先生请坐。”

李尤对于夏天骐很是客气,尽管夏天骐现在还不知道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作为同他从未见过面的李尤,为什么能够认出他,并且看样子貌似还和他认识。

夏天骐一脸古怪的坐下后,目光便开始在屋子里打量起,这间屋子就相当于楼房的客厅,连带着还有一个厨房,至于睡觉的卧室则并不再这里,是隔壁那间屋子,两间屋子虽然相连,但彼此却并不相通。

“说吧李村长,刚刚到底是怎么事?”

夏天骐在快速的打量了一圈后,便再度对李尤抛出了之前困扰他的那个问题。

李尤听到夏天骐这个问题,也露出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怎么答,想了想才说道:

“夏先生,实话说你已经给我搞迷糊了,我还想问你呢,你刚才是怎么出去的?”

“什么我是怎么出去的?”

听李尤这么一说,夏天骐心里面不禁萌生出一个让他心底生寒的猜测,于是不确定的问道:

“别告诉我刚刚我有坐在这里和你聊天?你是听到敲门声才出去的,结果在开门后看到的还是我?”

“对,就是这样!我就说你是在故意逗得我的,哎,你们这年轻人就是喜欢搞怪。”

即便夏天骐的表情并不像是和他开玩笑的样子,但是李尤却根本没把这个事当事,不然难道还要让他相信,这世上有两个夏天骐吗?

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毫无疑问,肯定是夏天骐搞出的恶作剧。

夏天骐感觉有些头皮发麻,觉得早在他之前,就有一只鬼物伪装成他的样子,坐在这里和李尤聊天。直到他开始砸门,李尤出去开门,那只鬼物才悄悄溜走。

一只能够伪装的鬼,夏天骐见得多了,他之所以感到有些头皮发麻,说白了还是那只鬼物变成了他的模样。

想想有一只鬼和他长得一模一样,这本身就是一件无比惊悚的事情。

“说一句让你可能觉得很假的话,我完全不记得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请你给我原原本本的叙述一遍,从我是如何找上你的,再到你之后给我开门。

这对我说很重要,所以你一定不要遗落哪怕是一个环节。”

看着夏天骐无比严肃的神情,李尤脸上的笑容也渐渐变得僵硬起,本想下意识拒绝的他,也只得硬着头皮答应。

“就在差不多15分钟前,我正在客厅里想事情,然后便听到有人敲门,我就出去了。

开门后我就发现你在外面,因为我没见过你,所以就问你是谁,找我有什么事。然后你就拿出了你的证件,说你是特务,隶属特别事件调查组的,我们这儿了解点情况。

就这样,我将你带进了屋子里,然后你便开始向我打听村书记儿子的事情。还问我村子里除了村书记的儿子死了以外,近期还有没有什么人死亡,或是失踪之类的事情发生。

然后我就开始问你是不是上面要查翔凤乡,你说没有,只是你在调查一起特殊的事件,而这起事件可能和村长的儿子有关,并且还牵连着村里的其他人,叮嘱我好好配合,不要有什么顾虑。

我说这肯定没问题,一定好好配合,但还没等说呢,便听见有人在很大声的砸门,于是我就去开门了。

事情就是这样。”

李尤说完,则有些怀疑的偷瞄着夏天骐,不知道这是在故意装疯卖傻试探他还是怎么样,总之他还是打心里就不相信,夏天骐对于方才的事情一点儿都不知情,要真是这样,那才是见鬼了呢。

听完李尤的叙述,夏天骐从裤子的口袋里摸出一盒香烟,随后递给了李尤一根,李尤在接过后忙客气的道了声谢:

“这烟可是好烟,我记得是差不多300块钱一盒。”

李尤有些舍不得抽的闻了闻,夏天骐则无所谓的笑了笑,随后点燃嘴上的香烟,狠吸了一大口。

见夏天骐什么也没说,李尤又耐不住好奇的问道:

“那个冒昧的问一个问题,做你们这行的福利待遇应该很好吧?”

“还算凑合,但肯定是好不过你这干村长的。”夏天骐意味深长的道。

“别,你可别这么说,我这口袋里比我的脸还干净,单纯的挣个工资而已。”

李尤可唯恐坐在他旁边的这个特务查他,所以赶忙和其他村长撇清关系。

夏天骐笑了笑,并不在乎李尤的作风如何,将还剩下半截的香烟按进烟灰盒里,夏天骐又转正题,对李尤问说:

“当时你听到敲门声的时候,我在你身边吗?”

“在啊,要不然我怎么觉得不可思议。”

李尤非常肯定的点了点头。

见李尤很确定这一点,夏天骐心里面则犯起了嘀咕,觉得那只冒充他的鬼物,貌似对他的一切行踪都了如指掌。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