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二十一章 无人旅馆(求月票)

第二十一章 无人旅馆(求月票)


                看着赵安国转身出去,这人犹豫了一下便也到了旅馆的门边,结果便听见外面乱哄哄的,像是有很多人在的样子,并且最让他感到在意的是,他听到了很多熟悉的声音。

“喂!我说你小子干什么呢,鬼鬼祟祟的!”

这人正想撩开门帘看看外面的人是谁,身后,赵安国那大嗓门就像炸开锅一样,将他吓了打了个哆嗦。

“你你怎么”

想到自己刚刚亲眼见到赵安国从旅馆里出去,结果这会儿他竟然又从里面出了,这不禁让他很是感到毛骨悚然,因为这无疑说明了有两个赵安国在这里。

那么到底哪个是真的,哪个又是假的呢?

“什么我怎么,我问你话呢,你不是说上厕所去了吧,怎么躲在门边鬼鬼祟祟的,看什么呢?”

“没没看什么,我只是有些害怕,所以想在看看外面的情况。”

赵安国听后有些不爽的撇了撇嘴,这个人叫做李康迪,手无缚鸡之力的菜鸟一个,跑出也没和他们说一声,若不是他不放心的挨个房间去转上一圈的话,还不知道这个混蛋出了。

“我在这儿等你,你是有屎有尿赶紧滚外面解决去,下次再出记得和我说,别他妈一声不响的。

听没听见!”

“听听见了。”

李康迪因为是菜鸟的关系,为人又比较内向,所以他有事情是既想找赵安国他们,又不敢找他们,害怕因此麻烦他们,遭到他们的训斥或是拒绝。

李康迪也不知道到哪里上厕所,不过他就只是撒个尿而已,倒也不用找地方,找个没人的地方靠边就是了。

撩开门帘,李康迪有些胆战心惊的走了出去,但是让他意外的是,旅馆外根本就没有哪怕一个人在,唯独存在的就只有两个有些日式的灯笼,左右各一个的挂在的门前。

“真是奇了怪了。”

李康迪嘴上嘟囔着也不敢远走,干脆在旅馆外尿了起,完事后便赶忙提着裤子像见鬼似的,撩开门帘跑了去。

再度进旅馆里,李康迪本以为赵安国会坐在服务台旁的木椅上等他,可结果却根本不是他想的那样,服务台旁一个人也没有,连带着整条走廊都黑漆漆的,之前亮着的黄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熄灭了。

李康迪哆哆嗦嗦的站在旅馆的门边,总觉得这间旅馆和之前变得完全不同了,如果说之前这里还能称之为旅馆的话,那么眼下这里则更像是一栋死亡驿站。

因为实在是太安静了,就仿佛每个房间里都没有人在,不,或许有人,但是都已经死了。

“有有人吗?”

“有没有人在!”

李康迪声音颤抖的叫着,眼下唯一值得他庆幸的,莫过于他刚刚将积攒在膀胱里的尿都放了出去,否则这时候他已经被吓得尿裤子了。

大声的喊了几句,但是却根本没有人搭理他,略带有弯度的走廊,隐隐旋着他刚刚的呼喊,仿若黑暗中正藏着许许多多的人在贴着耳边对他讲悄悄话。

但没有人比他更清楚,现在这里就只有他自己。

“怎么办?我该怎么?”

李康迪焦急不安的问着自己,他貌似就只有两个选择,一个选择是沿着面前那条完全被黑暗所吞食的走廊去,至于另外一个,则是从这旅馆离开,或是去找夏天骐,或是随便去那户人家里借宿一晚。

两个选择几乎刚刚冒出,李康迪便直接否定掉了第二个,因为他根本就不敢离开这儿,尽管这里看上去也不像是什么善地,但起码王桑榆陶金山他们都在这儿。

反过想也一样,如果连这间旅馆都出了事情,那么到了外面岂不更是死路一条。

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自己跑出去的。

李康迪没有离开的打算,只能硬着头皮迈开步子沿着森然的走廊走去。

进入到走廊里,李康迪在头看去,突然发现身后也已经彻底被黑暗吞掉了,他赶忙又向后倒退了几步,但依旧不见哪怕一丝光亮。

李康迪被吓得大叫了几声,意识进入荣誉表内开始慌乱的点击着,不多时,有些刺眼的光亮便自荣誉表里传了出。

被晃得睁不开眼睛,李康迪忙抬起手腕惊恐的照向四周,恍惚间,他好像看到一个人影进入到了距离他不远的一个房间里。

李康迪的心脏“怦怦”的狂跳着,他心里面祈祷是自己眼花了,刚刚那一瞬间并不是真的有人走进了前面的房间里,但是他却没法欺骗自己。

然而就在李康迪不知道怎么办好的时候,他却忽然灵机一动,猛地想到了一个办法。

“通讯器,我可以用通讯器联系夏主管。”

李康迪恍然想到了他有通讯器可用,于是想也不想的打开通讯器,并从中找到了夏天骐的通讯号拨了过去。

但是让他无比失望的是,夏天骐的通讯号竟然拨不通,他不死心的又试了两遍,但结果却完全没有任何改观。

他不知道这是怎么事,按道理说通讯器并不会被灵异力量干扰才对,那么又怎么会打不通呢?

不过没心思去想原因到底是什么,李康迪便又先后打给王桑榆和陶金山,但就和打给夏天骐的情况一样,他们的通讯号也打不通。

“啊!!!真该死!”

李康迪抓狂的咆哮了起,这时候他也想明白了,与其胆胆缩缩的在这里做无用功,倒不如硬着头皮穿过走廊,去他们房间那边看看。

到时候这里发生了什么,一切便都很清楚了。

想到这儿,李康迪便抬起脚步,继而硬着头皮朝着走廊的深处跑去。

沉重而又急促的脚步声,犹如一柄正不断轰炸着地面的铁锤,在走廊的木地板上敲砸出串串门响。

很快,李康迪便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显然,他再度到了他们房间的所在。

只是这次,所有的房间门都是紧紧的关合着,他挨个房间的敲着,并且喊叫的很大声,但房间里就是没有人应他,也根本没有人给他开门。

直到,他从口袋里拿出房间的钥匙,打开了他自己的房间门。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