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二十章 重演

第二十章 重演


                “行行行,你比我清楚,你最牛比了行了吧。”

赵安国也懒得和陶金山争什么,反正他心里面是清楚,自己在夏天骐心中的地位无论如何都是要高过陶金山的。

其实他也并不是一个愿意拍马屁的人,但是自从见到了夏天骐,就感觉夏天骐以后能非常牛比,再者当时他也的确需要靠夏天骐保护,这才使出浑身解数让夏天骐高兴。

事实上也证明他当时的做法是正确的,因为夏天骐摇身一变已经成了主管,实力更是深不可测。目前整座第三冥府都在传说,夏天骐是第三冥府的最强主管,实力已经无限接近恶鬼了。

关于他的事件更是被传的神乎其神,什么一个人虐杀第一冥府的数位主管,并且打的恶鬼级别的江镇抱头鼠窜,敢和第二冥府的老大叫板等等。

不管这些传闻是真是假,反正第三冥府的人,尤其是那些普通职员们是深信不疑,对于夏天骐这个第三冥府的大人物也都充满了好奇。

这也是为什么,除了赵安国敢主动和夏天骐说话以外,其他人都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夏天骐的目光只要无意中扫过,所有人便都会恐惧的低下头不敢去看。

这些事情夏天骐并不清楚,当然了,如果他知道这些事情,或许他心里面会洋洋得意一阵,觉得自己在冥府里也算是混出些名气了,但他同样懂得枪打出头鸟的道理,所以或许也并不会认为,自己有名气是一件太好的事。

既然将下面人的安危全权交给了王桑榆他们三个,夏天骐心里面也打算放开手脚去做,争取用最短的时间调查出事件的真相,然后想办法将其中的鬼物给揪出。

穿过走廊,到旅馆的服务台前,夏天骐并没有看到那个老妇女,于是他用手打了打头上的风铃。

“玲玲”

风铃再度发出悦耳的声响,很快,便听那个老妇女的声音从里屋传了出:

“了了。”

夏天骐趴在散发着一股淡淡香味的吧台上,很快,老妇女便急匆匆的走了出。

她出后,夏天骐有特别注意到,老妇女的手里多了一个小广播。

“怎么了小伙子?”

“我们这些人是专门做灵异网站的,灵异网站你知道吗?”

“我知道,不就是上网吗。”

“对,反正就是在网上发表些灵异故事,各种地方怪事骇闻。看大姐平时在这里,接触的人往往的一定很多,所以想问你打听打听,看看知不知道这村子里有什么怪事发生。”

说到这儿,夏天骐从口袋里拿出了五张红票子,直接放到了服务台上,笑着对老妇女说道:

“我也不白像你打听,这些就当是报酬。”

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尤其是对付这种开小店的最为管用。

老妇女倒也不客套,直接把台子上的500块钱装进了口袋里,眉开眼笑的说道:

“灵异的故事,不就是鬼故事吗,这个我门村子里就有不少”

老妇女之后对着夏天骐喷了不少的口水,有的没得讲了不少灵异的故事,但是这些在夏天骐的分辨后都不是真的,起码有九成都属于胡编乱造。

“大姐你先等等,这样吧,我问一下,村子里最近有死过人吗?就这几天的事情。”

“死人?有一个,村记家的孩子前几天死了,八九天了吧。”

老妇女说到这儿,便突然警觉起,对夏天骐问说:

“你问这个干什么?告诉你可别乱往外说。”

“我可什么都没说,都是你说的,不是我说你啊大姐,你这嘴也太没个把门的了。”

夏天骐故意开了老妇女一个玩笑,老妇女听后白了夏天骐一眼,否认说:

“我也没胡说什么,村记的儿子死了,全村上下都知道,这算哪门子秘密。”

“那方便告诉我一下,村记的家在村子的什么位置吗?”

“你到底要干什么?”

见夏天骐要打听村记家住在哪里,老妇女多少心有心虚。

“我就是了解一下,放心吧,再说了,就是你不告诉我,我随便出去一打听也能知道。你说不说?不说把钱还给我。”

“算了算了,不管你干什么,反正我又没说什么。

村记家就在村东,房子最大的那间就是。”

打听到了村记的家,夏天骐也懒得在和老妇女废话,笑了笑便直接离开了旅馆。

夏天骐走后,老妇女看着摇摇晃晃的屋门,嘴上忍不住嘟囔一句:

“这些人到底村子里干嘛的?怎么感觉鬼鬼祟祟的呢。”

老妇女越说脸上的表情便越疑惑,接着便见她打开了手里拿着的小广播,从中传出阵阵音乐声。老妇女跟着哼着,然后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闭着眼睛休息起。

“喂,有没有人跟我出去上个厕所的。”

夏天骐手下的一名职员,突然有些尿急,尽管天才刚刚黑下,外面也都亮着灯火,可是想到夏天骐之前的提醒,这人便不大敢自己出去。

“这才几点啊,自己去就行了。”

这人问了几个与他熟悉的职员,但是几个人正忙着打牌,所以都不想跟他去厕所。

“草,真不仗义。”

站在门口看了看亮着泛黄灯光的走廊,这人犹豫的想了想,最终还是被尿意憋得加快步子往前走去,打算问问那个老妇女卫生间在哪里。

不过正当他穿过走廊,快要到服务台所在的位置时,便听从前方传过一串风铃的响声。

接着便见一个他非常眼熟的人,贼头贼脑的从门外走了进,对坐在木椅上,正听着广播的老妇女问道:

“喂,大婶,醒醒,还有空房间吗?”

老妇女睁开眼睛,看着进的这个人露出满脸的莫名其妙,语气很不好的答说:

“没有!有毛病。”

“不是你怎么事,没有就没有呗,你干嘛骂人啊!”

老妇女白了那人一眼,随后从木椅上站起,去了里屋。

“这**老娘们!”

这人仔细的看了看,发现从门外进的这个人根本就是赵安国,只是让他很是不解的是,赵安国为什么还要问那个老妇女,旅馆还有没有房间了呢?

正当他想要喊住赵安国的时候,赵安国那边已经推开旅馆的挂帘走了出去。(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