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十七章 王老三旅馆

第十七章 王老三旅馆


                对于夏天骐要暂时住在王老三旅馆的提议,众职员都没有任何意见,其实就是不用夏天骐说明什么,绝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在这里落脚,而不是分开寄宿在那些村民的家里。

夏天骐完全是自己说了算,所以在对众人说出他的打算后,便直接让赵安国去办理住宿的事情,余下的人等在旅馆外面,或是在抽烟,或是在低语聊着什么。

大概过去有2分钟,便见赵安国一脸古怪的从旅馆里走了出,嘴上嘟嘟囔囔的到了夏天骐的身边。

见赵安国有些神神叨叨的,夏天骐则有些疑惑的问说:

“嘟囔什么呢,让你去办理住宿的事,办明白了吗?”

“不太对劲啊。”

赵安国一脸茫然的看着夏天骐,随后摇了摇头又自语了一句。

“什么不太对劲?别大喘气,一句话说明白。”

夏天骐有些不耐烦的催促道。

“我刚才进去办理住宿的事情,结果收钱的老妇女跟我说旅馆已经住满了,然后还用一种特别奇怪的目光看了我一眼,那目光真的很邪性。”

赵安国说到这儿,脸上的表情立马变得丰富起,又是呲牙咧嘴,又瞪眼吐舌。

“你给我滚一边去,好好说话,用不用我直接将你的舌头给扯出。”

夏天骐有些受不了赵安国这夸张劲,脸色顿时冷了下。

“前辈别生气,我真的没和你开玩笑,因为我走的时候,还听那老妇女嘀咕了一句,说今天怎么一下子了这么多人。

我也没搞明白是怎么事,本还想再问问那老妇女的,但是转个身的工夫人就没了,所以我就出了。

再说了前辈,你也知道我脑袋并不灵光,也不敢胡猜瞎猜,所以赶紧出和你说说这事,以免这间旅馆里有古怪。”

“行,我知道了,我现在进去看看。”

赵安国就是典型大智若愚的那种人,他的思维或许并不算敏捷,但是识人办事却相当有一套,可谓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好手,这也是为什么他能凭着一般的实力,一般般的头脑,坚持道现在的原因。

会说话,会办事,所以无论好人坏人,都愿意在事件中拉他一把。

夏天骐深知这是赵安国的长处,当然了,这也是他比较喜欢赵安国的原因,就是因为赵安国说的话听得顺耳,甭管人说的是真是假,起码听着不反感。

赵安国见夏天骐打算进去看看,他则立马安静了下,其他职员见夏天骐和赵安国在这边相互低语,目光也一直有意无意的撇过,尽管都觉得夏天骐作为一个主管,没什么理由阴他们什么,但是想到事件中的鬼物行踪不明,夏天骐为了尽早找到鬼物,难说不会让他们这些小兵去趟雷,他们对此也相当的惶恐。

可惶恐归惶恐,要是夏天骐真的这么做,就让他们去趟雷,他们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根本没有任何拒绝的余地。

别说在这种团队事件里,原本就有下级必须要绝对服从上级的规定,就是没有,以夏天骐在众人中的绝对实力,也断然不会有人敢违背。

对于职员们各异的目光视而不见,夏天骐摆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随后脚步轻缓的走进了旅馆里。

他倒要看看这家小破旅馆里,到底会藏着什么古怪。

走进去后,夏天骐便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清香,这股味道并不是香水,反倒像是某种绿植发出的。

在屋子的地面上摆放着很多盆绿色的植物,夏天骐也认不出这些植物都叫什么,索性也不再去瞧,直接绕过了那些绿植,由于他的个子太高,在走过的时候,脑袋还不小心撞到了上头吊挂着的风铃。

“叮铃叮铃”

夏天骐抬起手将风铃稳住,便对看不见人的屋子叫道:

“有人在吗?”

“谁啊?”

夏天骐这边话音还没落下,便从里面的一个小隔间里,走出一个拿着扇子的中年妇女,边扇着风,边啃着黄瓜。

“你好大婶姐,我是咱这儿旅游的,之前在网上查了查,貌似这里就只有这一家旅馆可以休息,所以过看看。”

夏天骐皮笑肉不笑的对着那个中年老妇女说着。

“几个人啊?”

中年老妇女将最后一段黄瓜塞进嘴里,便一屁股坐在用枝条变成的椅子上,在椅旁的小木桌上拿起一个有些褶皱的小本子,仔细的翻看起。

“我们一共12个人,我看咱这屋子不少,应该差不多。”

“屋子肯定是有,现在也不到旺季,大部分都空着呢,还有11间。”

中年老妇女说完,便抬头看着夏天骐问说:

“住吗?我这儿的房间都大,床也大,两个人挤挤其实也行。”

“行吧,那就给我开11间房。”

“好嘞,你让他们把证件什么的都给我,我这就给你办手续。”

“咱这儿村子里,住个店还用这么费事吗,我们交个押金,付个房费不就成了吗?”

听到夏天骐询问,中年老妇女则摇了摇头说道:

“那是以前了,现在可不行,村长和村记抓得严,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放进村里的。”

中年老妇女说完,便有些怀疑的对夏天骐问说:

“怎么,你们该不会是偷渡过的吧?”

“偷渡?大姐你可别搞笑了,你这四周都是大山,我们要真是偷渡过的还不得被大山撞死。”

夏天骐被这个中年老妇女逗得不行,反观对方倒也只是笑了笑,甚至都不觉得尴尬:

“反正只要把你们的身份证给我看看就好啦,别的事情我也不清楚。

身份证,押金,房费,押金就收你们1000块钱,房费是1间房1天100块。”

“这些都没问题,不过我刚刚有个朋友过问你,你怎么告诉他没有房间了呢?”

夏天骐并不在乎老妇女管他要多少钱,他在意的是这个看似其貌不扬的村里妇女,为什么会和赵安国说没有房间了。

“你哪个朋友?什么朋友?男的女的?”

中年老妇女听后有些发懵的睁大了眼睛,摇了摇头表示并不知道。

“就在我进之前,一个个子差不多到我肩膀,脑袋有些尖的年轻男人,你没印象吗?”(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