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十二章 隋金喜(求月票)

第十二章 隋金喜(求月票)


                夜幕垂落,翔凤乡四处灯火辉煌,很多小孩子奔跑在平坦的土路上,彼此嬉笑的闹着。

这时候一户院落很大的人家里,突然走出一个人,这个人五十多岁,站在院门前不停在“咳咳”的咳嗽着。

这个人叫做隋金喜,是翔凤乡的村记,为人比较朴实,三十多岁的时候被派到这里,一干就是二十年的时间。

期间村长更换个几次,但是他的位置却屹然不动,用他老婆的话说,他这辈子也就赖死在这儿翔凤乡了,是升也升不下去,掉也掉不下。

事实上他老婆也的确说的没错,他这个人比较安逸,有不喜欢阿谀奉承巴结领导那一套,所以每次都是他活干的最多,但是捞到好处,受到表扬的却都是别人。

他也不在意这些,因为他觉得只要心里面问心无愧就好了。

随着近几年翔凤乡的旅游业越做越好,他也面临着人生可以说是最后一个升迁的机遇,是在这里养老,还是往上再爬一爬,是他最近一段时间都在头疼的事情。

不过更让他头疼的,还是他那个不学无术,三天两头在村子里惹是生非的儿子。

按说年龄也已经不小了,今年整26岁,三年前在村里找了个知达理的姑娘结了婚,但是没过两年,就外面有了其他女人,事情闹得沸沸扬扬,让他的老脸都没处放。

他是打也不听,骂也不听,连同几个狗肉朋友,天天胡吃海喝,不务正业。

家里的妻子一个人看孩子,经常找到他们老俩口抱怨,不是拿钱给这个女人花,就是和那个女人搞暧昧,每次他听到儿媳的话都恨不得将他那个不争气的儿子给打死。

但是心里面是这么想,可虎毒还不食子呢,他最多也就训斥几句,但显然起不到什么作用。

该玩玩,该喝喝,依旧不务正业,不求上进。

他之前从没想过找找关系,将他儿子办进镇里面去上班,但是眼看着这小子不务正业,越越变本加厉,他也终于是落下老脸,找了当年和自己一起公事过,现如今早已飞黄腾达的“老朋友”吃了顿饭,是又求又保证的,这才将他儿子送进了镇里面工作。

倒不是说希望他儿子以后混的怎么样,只想着能有点儿正事,别再不学无术就好。

事实上在之前一段时间里,他都觉得自己这个选择是正确的,因为他儿子在进入镇里上班后,个人作风上明显有了好转,以前和他一起吃喝的狗肉朋友,也很多都不联系了。

一个月四五次家,对妻子孩子也相当呵护,不再像以往那般连吼再骂。

尽管他儿媳还是会抱怨,说一个月只能四五次不放心,但是他也只能先安慰着,并承诺等孩子大点儿了,就在镇上买套房子,两个人直接搬过去。

本以为儿子的事情再不用操心,他可以安心的想想自己的事,但好景不长,就在一周前,他儿子却突然从镇里跑,随后就将自己锁在了家里,无论谁去叫都不开门。

他起初还以为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便给镇里打电话问了问,结果一问差点儿没讲他气死,因为他儿子已经把镇里的工作辞了。

当时真的是气的他发疯,直接找两个年轻小伙子撞开了门,随后他便闯进去想要好好修理修理这个败类儿子,但让他没想到的是他的儿子竟然自杀了。

这件事直接让他卧床了好几天,妻子也因为这件事住了院,儿媳妇带着孩子了娘家,整个家都因为儿子的死彻底散了。

除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伤痛之外,最让他无法理解的,则是他儿子的死亡原因。

尽管有看到他吊在屋顶上,但是经法医检验,他儿子早在上吊前就已经死了,至于死亡的原因则是心脏麻痹,并且看上去也像是惊吓过度死的。

但这样一,就出现了一个难以解开的谜题,如果他儿子早在上吊前就死了,那么又是谁将他吊上去呢?

当时屋门是锁着的,里面一点儿声都没有,除了他儿子再没有别的人了,根本不可能有人在他儿子死后,在弄成上吊自杀的样子。

另外,他儿子为什么会突然辞掉镇上的工作,并且还要将自己锁在家里,这也是一个无法解开的谜题。

没人知道他儿子那几天去了哪里,又经历了什么。

他有找镇里的一个当官的警察,让他安排人查一查,结果也没查出个所以然,镇里同他儿子公事的那些人,也都说他儿子在离职前都显得很正常,并没有看出像是受到刺激,或是精神不正常的样子。

而今天是他儿子的头七,他也打算去墓地看看,给他儿子烧点儿纸钱。

拿着一兜子纸钱,有些踉跄的走去了翔凤乡埋死人的坟地,过程中碰到了很多乡里乡亲,尽管那些人对于他儿子的突然死亡没有表露任何一丝同情,但是对他,表面上的尊重还是有的。

他也不怪这些人,毕竟他儿子之前是什么德行,又干了什么他很清楚,说起最终落得个这么下场也是咎由自取。

不过他这个做父亲的也有很大的责任,养不教父之过,他如果在儿子小的时候不是溺爱,而是严厉管教的话,也就不会有日后这么多事情。

“哎,孩子到那边就老实点儿吧,今天你看看我,看看你妈,然后就走吧。你妈因为你这一病不起,我这老毛病也犯了,罪责在我,如果我能在你小的时候多陪陪你,多管管你,你也不会这样。

晓阳和孩子去她娘家住了,我们最对不起的就是他们一家,不过我还活着,以后有一份力气就使一份力气。

你平时就大手大脚的花钱,这省着点儿,一切重新开始吧。”

隋金喜说着说着,也不禁声音颤抖老泪纵横。

“你妈妈有病,不能看你,你也别怪他,走吧孩子,走吧”

隋金喜一边颤抖的念叨着,一边将袋子里的纸钱丢进火中,很快便化为了阵阵烟灰。

失魂落魄的离开坟地,隋金喜又剧烈的咳嗽起,不过没咳嗽两声,他便心有所感的转过身去,朝着远处的坟地看去,便见那里飘忽着阵阵火光,像是有人在烧纸。

正是他儿子的坟头。(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