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十三章 古怪

第十三章 古怪


                (新一个月继续求月票,还望大家鼎力支持,国度也会越写越好。)

隋金喜有些不确定的揉了揉他布满皱纹的眼角,再次看向坟地那边,然而这一次他看得真切,在他儿子的坟头前,确实是有一个人在烧纸。

“谁在那儿?”

隋金喜对此很是奇怪,因为他妻子虽然今天已经从镇里的医院了,但是整个人还没有完全恢复,难听讲说就连床都下不,不然也不可能就他一个人过。

排除了他妻子,就只剩下他儿媳妇了,可是他们之前有通过电话,他儿媳妇并没有要去烧纸的意思,至于他儿子的那些狐朋狗友则更是不可能。

站在原地想了想,隋金喜犹豫着又踉跄的朝着坟地走了去,打算离近一些看看到底是谁在那儿。

脚下轻轻的走着,没多久,隋金喜便停在了一颗槐树旁,站在这里几乎能对整片坟地一览无余。

因为现在不是什么节日,最近除了他家外村子里又没人出白事,所以就只有他儿子的坟头泛着飘忽着淡淡的火光。

只见他儿子的坟头前,一个模样50多岁的老者,正掩面身子颤抖的哭泣着。

那个人不是别人,分明就是他自己!

隋金喜见后不由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睛,因为那个人不可能是自己才对,因为自己就站在这儿,并且早在刚刚就已经烧完纸了。

“见鬼了,真是见鬼了!”

隋金喜心惊肉跳的想着,这时候也不敢再停留,赶忙转过身子快步离开了坟地。

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村子里挨家挨户都亮着灯,原本在村道上玩闹的孩子也已经被父母们叫了,狭长的小路上完全瞧不见半个人影。

一路都走走停停,脑袋不停的朝着身后望去,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面竟莫名有种被人跟踪的感觉,觉得如果自己就这样停下,用不了多久,自黑暗中便会走出一个人。

但想归想,他并没有选择停下脚步,而是一直走了家。

院门紧紧的关着,依旧是他走时的模样,他轻缓缓的推开,便听从屋子里传出一串串男人的叹息。

声音听起很熟悉,隋金喜不由皱起了眉头,不知道这个时间,谁会不和他打声招呼就进他的家里。

一步一步的朝着屋子里走去,叹息声渐渐变作了一串抱怨的低语,待听到这串低语后,隋金喜顿时像见鬼了一样愣在了原地,直至他甩手狠狠的给自己一个大嘴巴,他才面露清醒。

声音,他听到从屋子里传出的那串低语的声音,听上去竟那么像他自己。

隋金喜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因为他现在就站在这里,又怎么可能会在屋子里低语呢?

那么此时正待在他家里的人又是谁?

想到这儿,隋金喜从围墙边拿起一把铁锹,随后快步的冲进了屋子里。

然而当他进的瞬间,屋子里则顿时安静了下,之前那个如同他的低语声也方若是错觉一般,再也听不见了。

仔仔细细的绕着屋子走了一圈,隋金喜最终确定屋子里除了他妻子正在睡觉外,再没有任何一个人在。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还弄出幻视幻听了。”

隋金喜将铁锹放在一边,用力的锤了锤自己干硬的脑袋,觉得无论是在坟地上见到的那个自己,还是刚刚在院子里听到像是自己的声音,应该都是他产生的幻觉。

不然也没办法解释这一切,除非让他承认,这个世上还存在着另外一个自己。

坐在床边看着正在熟睡的妻子一会儿,隋金喜将被子弄了弄,便拿着他走之前就泡好的茶壶,一个人走去了院子里。

今夜很晴,天空上挂着点点璀璨的星辰,隋金喜喝了一口茶水,又忍不住剧烈的咳嗽起。

在经历了他儿子这次事的打击后,他现在也有些怀疑自己这把老骨头还能折腾到什么时候,翔凤乡这两年在旅游业的开发上确实做的有所起色,但也仅仅局限在起色而已,每年就10月份有点儿风景,且相对说十分单一,他和村长有关怎么开发旅游项目的问题上也有过很多次的商讨,但最终也没能商讨出什么。

倒是镇上见这边的旅游有搞头,从一直以的不闻不问,变成了隔三差五的催促,逼着他们这个村班子拿出个可行的提议。

很快一壶茶水便喝完了一半,隋金喜满脸愁的将茶壶送屋子里,便又有些踉跄的出了院子。

村长李尤的家距离他们家只有不到30米的距离,可以说出了门稍稍走出些距离就到了。

李尤要比他小个七八岁,今年刚刚50岁出头,不像他已经是快要奔6的人了,但尽管是要较他年轻一些,可在为人上除了溜须拍马,便不会其他什么东西了。

“李村长,李村长。”

隋金喜没有敲门,而是站在李尤家的院门前,冲着院子里沙哑的唤着。

“谁啊?”

不多时,便听院子里响起了一个浑厚的声音。

“是我,老隋。”

隋金喜应了一声,本以为对方能很快的出给他开门,但是他足足在外面等了好一会儿,都没见有人出。

正当他打算再喊两声的时候,便听身后有些突兀的响起一个声音:

“老隋,在家我门口干什么呢,既不叫门也不敲的,这黑天下火的怪吓人的。”

听李尤的声音竟然从身后响了起,隋金喜顿时被吓得一个激灵,身子就像触电一样转过去,便看到李尤那张面色发红的脸,正在渐渐的变得清晰起。

“你怎么从这儿过的?”

隋金喜见到李尤竟不在家,不禁大为惊讶。

“我去王老三家坐了坐,和他聊了聊开小旅馆的事情。”

隋金喜没有听李尤说什么,而是让李尤不太明白的问道:

“你家里还有别人吗?”

“有啊,你弟妹在家呢,怎么了?”

“没什么,我刚才叫了几声门,隐约有听到你的声音,还以为你在家呢。”

“不可能听到我的声音,我下午就走了,这才,你肯定是听错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