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二十二章 诡死

第二十二章 诡死


                “咯吱”

房间门缓缓的被他推开,荣誉表上的光芒也跟着一并涌现了进去,将房间里的情形隐约的呈现出。

空荡荡的床铺,摆放在房间角落的木椅,这根本就是一个空房间。

李康迪简直快要发疯了,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其他人去哪了,他就尿个尿的工夫,怎么可能所有人都消失不见了。

但是如果他们没有消失,又怎么解释这一切呢?难道所有人都不想搭理他,都希望他死在外面吗?

李康迪垂头丧气的走进房间里,继而狠狠的关上了房间门,连带着整条走廊里都在荡着有些震耳的响声。

将房间门反锁上,李康迪便径直走到床边,继而重重的坐在了硬邦邦的床上。

低着头,两只手烦躁的挠着头发,李康迪呜呜的哭了起。

待在这样一种环境里真的让他很害怕,孤立无援,没有人会帮他,如果在这样下去他很有可能会死在这里。

“咚!”

就在李康迪情绪崩溃的时候,自床下突然传出一声“咚”响,这也将李康迪吓得直接跳离了床铺。

“谁谁在床下面?”

李康迪已经退到了房门边,然后用荣誉表上的电光朝着床下照去。但因为床单完全遮盖住了下面的空隙,所以李康迪什么都没有看到。

床下这时候又安静了下,李康迪犹豫的打开房门,但是刚想出去,自走廊的一端便急促的响起一串冲的脚步声,这也吓得他赶紧到了房间里。

床下面到底有没有东西他不确定,至于门外走廊里,在他关上房门后则也再没了声息。

他是留也不敢留,走还不敢走,就只能哆哆嗦嗦的贴在门上站着,全部的注意力都盯着床下。

时间大概过去了有2分钟,正当李康迪想动一动身子的时候,从床下面则再度传出了一串“嘶嘶”的响声。

听声音,就像是就像是有什么人在床底下爬着!

对,就是人在地面上爬,并且还能听到那种女人的长指甲,在地板上刮挠的刺耳声响。

李康迪的心脏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上,如果一会儿真有什么鬼东西从床下面钻出的话,那么他一定会想也不想的开门逃走。

尽管他也不确定,会在外面遇到什么,但总要比现在就被鬼杀死强。

床下面的声音越越大,距离李康迪也在变得越越近,李康迪难忍恐惧的大叫起,不多时,便见一颗女人的脑袋,突然从床下面伸了出。

是她!

当李康迪看到那个从床下面伸出的脑袋时,他真是完全都没有想到,因为正是给他们开房间的那个老女人!

老女人抬起它那张又老又黑的脸,一边朝他爬行,一边对着他狰狞的笑着。

李康迪转过身去,拼命的拉拽着房门,但是房门却像是在外面被锁上了一样,无论他怎么用力都拉不开。

而就在这时候,一只冰冷的手爪突然抓在了他的脚踝上,李康迪惊叫一声身子被重重的拉倒再地。

女人狰狞的笑声在这时变得越越刺耳,刺耳到近乎完全淹没了李康迪的惨叫。

赵安国看了眼荣誉表上的时间,发现距离李康迪跑出去上厕所已经过去了快5分钟了,他有些不放心的走出旅馆,但是在院子里找了一圈也没有发现李康迪的影子。

想了想他又用通讯器给李康迪打了个电话,但是通讯器里却直接显然无此号码。

赵安国并不知道通讯号是和职员的生命绑定在一起的,所以待听到无此号码后,他则立马跑了旅馆,问问王桑榆和陶金山,最后还是王桑榆告诉他说,如果打给李康迪显示无此号码的话,那就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李康迪已经死了。

“只有这一种解释。”

王桑榆说完后,陶金山和赵安国的脸色都变得极差,尤其是赵安国直接抽了自己一个嘴巴,气冲冲的骂道:

“我怎么就这么,非得坐在木椅上装比,就不出去盯着那小子,不然也不会出这种事情了。前辈那么放心我们,将这些人交给我们,结果他这才出去一会儿,就被杀了一个。

到时候,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向他交代。”

“亡羊补牢为时不晚,我们从现在提起二百分的注意,避免再发生同样的事情。”

陶金山也觉得这是一个能够引起夏天骐在意的机会,如果他能入了夏天骐的眼,不说夏天骐能够帮他解决事件,只要日后在他被第一第二冥府追杀的时候,能够做为他的救兵帮帮他就好了。

所以陶金山也很在意夏天骐交给他们的这个差事,也想尽一切努力将事情办好。

“说没用,接下我会派出两个纸人,在旅馆内外巡逻。

安国。”

王桑榆这时候叫了赵安国一声。

“到,有什么吩咐?”

“你现在挨个房间去提醒他们,无论去哪里做什么,都要我们这儿报备,咱们三个这两天也就别睡了,轮番值班,以免被鬼物钻了空子。”

“好,就这么办了。”

赵安国答应的很痛苦,不过临出前他则又想到了什么,不由停下身子不确定的对王桑榆问道:

“那李康迪被杀的事情,我们和”

“当然要和夏主管说,他见多识广,或许会因此想到些什么,我现在就将这件事告诉他。”

王桑榆并没有隐瞒夏天骐的心思,因为就像她刚刚说的那样,他们虽然都不清楚李康迪是怎么被杀的,但并不意味着作为主管的夏天骐不知道。

夏天骐按照旅馆的那个老妇女指明的位置,到了翔凤乡的村东,不过到了这里他则有些傻眼,因为这里一共有两间特别大的房子。

两间相隔有个20米,斜对着,夏天骐眼珠一转,觉得可能一间是村书记的,一间是村长的,毕竟村子里最大的就是这两个官。

夏天骐倒也没有再去问人,反正无论是村长还是村书记他都是要见一见的,最多就是在顺序上有所不同而已。

这样想着,夏天骐便直接到一间大房子的院门外,随后则有些扰民的敲砸起。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