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四章 自食其果

第四章 自食其果


                “刘龙?”

听到刘龙的叫喊声,陶景瑞和解醇莱有些惊喜的停下脚步,冲着鬼楼方向喊问道:

“刘龙,你在哪儿呢?”

“救我,我就在鬼楼里,快点儿想办法救我!”

刘龙就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拼命的喊叫着。

“你是怎么进去里面的,我们根本就没有看到入口啊?”

陶景瑞和解醇莱已经意识到刘龙并不是在耍他们玩,而是真的被困在了鬼楼里,但是他们两个却也没办法,别说他们不敢进去,就是真敢进去眼下也没地方可进。

“我也不知道怎么事,我进的时候还有,但是当我想出去的时候就突然消失了,这真的是鬼楼,我现在手机没电了,什么也看不到,这里好像真的有鬼,我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我身边。”

刘龙的话在这此情此景里,听起格外的令人毛骨悚然,陶景瑞和解醇莱这时候更是害怕起,声音也变得异常颤抖:

“你别别胡思乱想,既然出口不见了,你现在也什么都看不见,你可以试着往二楼走,我看二楼有窗户,你可以踢碎窗户跳下,高度并不是太高。”

陶景瑞发现这栋居民楼每层的间隔并不是很大,二楼的高度大概在3米左右,以刘龙的身体素质跳下想连崴脚都不会。

居民楼里,刘龙的后背死死的贴在透发着阴凉的墙壁上,陶景瑞的话给了他很大的启示,现在出去的路已经没了,他想要出去理应往楼上走走看看,就如陶景瑞说的那样,完全可以踢碎玻璃跳出去。

这么一想,刘龙顿时变得激动起,也不再犹豫,忙从地上站起,张着手臂朝着记忆中楼梯的方向摸去。

刘龙一点一点的在黑暗中摸索,期间,他则时刻注意着四周的动静,因为就在几分钟以前,他曾经听到一串像是指甲在墙壁上抓挠的声响。

那声音距离自己很近,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会不会是一只猫,亦或是一只恐怖的厉鬼?

刘龙尽量不让自己在胡思乱想,他在摸索了一会儿后,终于是找到楼梯的所在,随后小心的踩着台阶,一步一步的走了上去。

“踏踏踏”

冷汗不停顺着刘龙的脸颊留下,他每向上迈出几步,都会下意识不安的朝着身后的黑暗望去,因为那种被人跟在身后的感觉实在是太强烈了,强烈到即便他此时的手机有电,想他都不敢对着身后照去。

“住在这栋楼里的大爷大妈,爷爷奶奶们,我错了,我不该进打扰你们的清净的,你们不要难为我,我发誓,等我离开这儿,我给你们烧纸钱,烧香。”

刘龙一边颤抖的说着,一边双腿发软的迈着台阶,不多时,他脚下便有些踩空的一个踉跄,当他再度控制住身体站稳的时候,他原本黑暗腐蚀的视线里,竟出现了些许微弱的光亮。

有些不相信的揉了揉眼睛,刘龙站在一楼半的楼道平台上,透过沾满灰尘的窗子朝着外界看去,他看到了正不安等在外面的解醇莱以及陶景瑞。

见状,刘龙顿时激动的朝着窗前跑去,继而大喊道:

“我在这儿!我在这儿!”

听到他的叫喊声,待在外面的两个人都下意识用目光寻找起,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黑的缘故,以至于任谁都没有发现刘龙此时所在的位置。

“你在哪儿啊?没什么事吧?”

解醇莱和陶景瑞谁都没打算报警,毕竟作为一个学生,都打心底里觉得找警察会很麻烦,并且很可能会被学校知道。

更何况他们报警的理由也不大合乎常理,总不能说他们有一个同学被困在鬼楼里出不了吧,警察肯定会以为他们是在恶作剧,然后不予理会。

“我现在能看到你们了,我就在一楼半的窗前,现在就踢碎玻璃离开。”

刘龙算是应的说完,便咬着牙牟足劲的朝着窗玻璃踢去,然而在这个过程中,却又再度生出了诡异的变化。

便见原本透明的窗玻璃,突然变得犹如镜子一般,光洁如玉,将刘龙那张黝黑的面容映衬的十分清晰。

“这是什么?”

刘龙的动作微微停顿了片刻,但是因为心里的不安与焦急,所以他还是狠狠一脚踢到了那块突然变作镜子的窗玻璃上。

“咔嚓!”

伴随着一串玻璃碎裂落下的脆响,一股股吹得刘龙感到头皮发麻的冷风通过窗玻璃的缺口灌入。

刘龙赶忙蹲下身子,打算从失去玻璃的窗框中离开,可他才刚刚蹲下身子,原本伸手不见五指的楼道里竟然突然亮起了微弱的黄光。

感觉到身后出现的光亮,刘龙下意识头看去,便见在那暗淡的光亮之中,竟直挺挺的站着一个女人。

女人背对着他站着,距离他最多不超过半米,一双细长的手十指摆动个不停。

“鬼鬼啊!”

刘龙被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后的女人吓得惊叫一声,已经蹲下去的身子也拼命的钻出了窗子,只是下一瞬,他的双眼则不受控制的睁得很大,因为原本在他身后的女人,竟突然出现在了窗外。

而这一次,他终于看清楚了这女人的脸。

那是一张布满着狞笑,塌陷的眼眶中闪烁着紫红色血光的凶狞鬼脸!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突然划破死寂的夜空,也听得等在外面的解醇莱和陶景瑞打了个哆嗦。

“刚刚那叫声?”

陶景瑞不大确定的对解醇莱问道。

“我也听到了好像是刘龙的声音。”

两个人说完都艰难的咽了口唾液,随后无比忐忑的望向面前那被黑暗所笼罩的居民楼。

点点暗淡的灯火犹如鬼火般飘闪起,一个满脸挂满血浆的女人,正趴在一扇窗前,冲着他们狠厉的鬼啸。

“鬼鬼啊!!!”

待见到那只狰狞的女鬼后,陶景瑞和解醇莱便在惊呼中,拼了命的朝着远离鬼楼的方向逃去。

鬼楼渐渐隐于无形中,再度露出一片宽敞的空地,仿佛从没有人过,也从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一样。

只剩下一声自男人无奈的叹息,仍久久荡在这夜色里,不肯消散。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