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五十章 恐怖

第五十章 恐怖


                四辆警灯闪烁的车子,极快的从黑暗中钻出头,打破了城阳路一如既往的死寂。

在一座大院的胡同里,一辆承装着集装箱的货车安静的停靠在那儿,四两警察相继停了下,随后频发传出开启车门的响声,十几名警察在黑暗中缓缓的包围了这处厂房大院。

大院的门半开着,透过门缝朝着院内看去,里面的屋舍黑漆漆一片,四周听不到一丝声响,根本不像是有人在的样子。

“头,我看里面不像是有人在的样子啊。”

一名警察在看过院内的情况后,有些不放心的说道。

“闭嘴,没看到外面停了一辆车,院子里停了一辆车吗?这里这么偏,想要徒步走市里最少也要用去1个小时。”

领头的警察说完,便压低声音对身后的一众警察提醒道:

“一会儿都小心点儿,不排除里面的人对我们已经有所察觉的可能。”

提醒的话说完,领头警察便吩咐身旁两个警察打开院门,随后一众人便快步的冲了进去。

只是还没等所有人都进,跑在最前面的警察便不知道脚下拌到了什么东西,哎呦一声摔在了地上。

听到这声惊呼,警察们都下意识的举起了枪,对准了前方的黑暗。

“怎么了?”

“好像绊到了一块石头上,没事。”

“小心点儿!”

领头的警察听后有些责备的说了一句,随后警察们则一左一右,将两间屋舍完全的包围了。

也直到这时候,他们才打开手电,四名警察先后踹开两间屋舍的门,警告的冲了进去。

“不许动,警察!”

刺眼的手电,抖动的照在身前的四张死人脸上,两名警察甚至还没有反应过,四具直挺挺的尸体便相继爆开。

“啊!”

一声惊恐至极的叫喊声,突然从屋舍里传了出,领头的警察头皮发麻的带人冲进了这间屋舍,然而他前脚刚进去,后脚,两声凄厉的惨叫声,便从另外一间屋舍里传了过。

一并响起的,还有数声惊慌的枪响,显然是从在院子里那些看守的警察传的。

“鬼啊!”

不知道谁大喊了一声,院子里则再度响起了一串枪响,不过比之枪响的更刺耳的,则是数声凄厉的惨叫。

领头的警察傻傻的愣在屋舍的门口,既不敢进去,又唯恐退出会遭遇什么。

正待他举着枪犹豫的时候,突然感觉下角的地面一阵颤动,他下意识向后退出一步,接着,一只冰冷的手爪便从猛地探了出,随后狠狠的抓住了他的脚腕。

“啊!”

领头的警察惊呼的向身后倒去,连带着跟着他的几名警察都变得慌乱起。

两间屋舍都在这时候安静了下,唯独能够听到一串“嘶嘶”的响声,感觉上就像是有一条吃人的巨蟒,正在一点点从屋舍里爬出。

“该死,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领头的警察不停在拼命的挣扎着,但是那只手爪却越抓越紧,他甚至已经听到自己脚腕断裂的声音。

“帮忙快点儿帮忙!”

他大叫着寻求身旁人的帮助,但是他刚转过头,一大片滚烫的血液便迎面溅了过,与此同时,惨叫声再度刺破他的耳膜,立于他身旁的一个名警察,突然化为两半,硬生生的倒在了地上。

一颗挂满湿泥的人头,狰狞的从地面里钻出,随后它张大了嘴巴,拽动着领头警察的身体,想要将这名警察一口吞掉。

领头警察虽说很有经验,但是却从未见到过这种怪物,当即对着那颗鬼脑袋一连开了数枪,直到手里的枪支发出咔咔的空饷,但是那颗鬼人头却依旧毫发无损的,在拉近着同他的距离。

“救命!救命!”

原本混乱嘈杂的院落里,在短暂的喧嚣过后再度恢复了原本属于它的死寂。

院落的各处,十几具仍在抽搐的死尸,凄惨的躺在地上,两间屋舍的窗子上,溅满了犹如红漆般的血液,将这个被阴郁所遮盖的黑夜,勾勒的更加森然。

“他们没有过。”

屋舍里突然传出一个干涩的声音,随后,一个犹如腐尸一般,全身散发着腐烂恶臭的男人,缓缓的从屋舍里走出。

而在另一侧的屋舍里,则走出一个留着寸许短发的年轻男人。

在这个短发男人出后,便听他十分恭敬的对腐尸男人说道:

“想应该是他们已经猜到了我们会在这里等他,所以他们才会将这些警察弄过,既是试探我们,又是怀揣着侥幸的心理。”

说到这儿,短发男人有些不确定的看了那腐尸男人一眼,继而问道:

“老大,我们接下怎么办?同流市这个市场基本上已经废了,他们那些人应该是执行普通事件的冥府职员,目前还不清楚隶属于哪一个冥府,你看我们将这笔仇记下,还是”

“你觉得我都了,还会放过那几只小虾米吗?”

腐尸男人干涩的声音里透发着强烈的愤怒,可见这口气他根本无法吞咽下去。

“母僵的分身我已经培育很久了,为此还特意将你调过,以为你可以完成我的期许,结果,你竟然连丝毫预料都没有,便直接让那几只小虾米做掉了我的分身!”

听到腐尸男人怪罪的话后,短发男人顿时变得恐惧起,连连歉意的说道:

“这件事怪我考虑不周,我以为我做的已经够小心的了,不会被冥府发现,再加上那只母婴的实力也很强,所以”

“三个月的时间,我一共损失掉了3具分身,冥府的强大不是你我能够想象的,我即将要面临晋升经理的考核,绝不允许任何损害我实力的事情发生。

无论这些小虾米是哪个冥府的,我都要让他们上面的人知道,不要乱碰我的东西,更不要擅自踏入我的领域!”

短发男人一句话也不敢吭,只是不停在擦拭着不停从脸上渗出的冷汗,心里面可谓是恐惧到了极点,生怕对方一个不高兴,将他也变成一具僵尸。

“他们应该还在警察局里,逃不了多远,我们如果现在过去,一定能够抓到他们。”

短发男人在这时候,恰到好处的说道。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