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二十八章 怀疑

第二十八章 怀疑


                “我们需要了解的更详细。”

没等副所长复,夏天骐便先一步说道:

“你这上面只是说了今晚发生的事情,但是并没有说明,你丈夫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不正常的,你在他开始生出变化的这段时间里又做了什么。

这些你都没有说明对吧?”

听到夏天骐的话,副所长的面色不禁变得难看起,因为这明显是夏天骐在暗讽他们在询问上的粗心。

因为夏天骐的语气很强硬,所以本就惊魂不定的女人,更是被吓得打了个哆嗦,放在桌面上的双手不受控制的在颤动着。

夏天骐给女人时间平复,所以他这时候并没有再催促,大概了过了差不多有3分钟,才听女人声音有些尖锐的说道:

“大概在一周前,我突然发现他的身上出现了一股很臭的味道,那股臭味不是汗臭味,更像是什么东西腐烂坏掉的味道。

我当时也没多想,还以为是他的衣服上蹭上了什么东西,所以便让他将衣服脱掉,我也好给他洗干净。

但让我有些意外的是,当他将身上的衣服脱掉丢给我后,他反倒觉得那股臭味变得更浓郁了。

直到我贴近他闻了闻,才终于确定,那股臭味是自他的身上。

于是我赶紧让他去洗澡,但是等他洗完,那股味道却依旧存在。

但奇怪的是,这股臭味就只有我自己能闻到,他却完全没感觉,反倒说我的鼻子出了问题。

我也没太搭理他,洗完衣服,我就去我那屋睡觉了。”

女人说到这儿,夏天骐打断她问道:

“你们两个难道不睡一起吗?”

“我们两个其实已经分开睡半年多了。要不是顾及到我们父母,早就离婚了。”

女人和他丈夫的感情显然很差劲,也直到她说起这件事,夏天骐才明白为什么在女人的脸上只能看到惊慌,而看不到任何伤悲了。

因为她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的丈夫变成什么样,或者说如果她丈夫死了,她正好有理由可以再找。同姚智和蒋小波那边的情况,全然是相反的。

夏天骐对于女人的家事没兴趣,便示意女人继续说下去。

“本以为他身上的味道过几天就会消失,但让我难以忍受的是,那股恶心人的臭味不但没消失,反倒是变得更加重了。

满屋子都是臭味,让我恶心的甚至无法在家里待下去,因此我还我妈家住了一晚上,但是我父母以为我和他吵架了,便不停劝我,我没办法只好又了。

结果第二天晚上,他就和发疯似的对我说,说他也闻到了那股臭味。

他说他可能是患上了什么传染病,想要让我陪他去医院看看,我们两个现在虽然关系很差,但是我还是陪他去了,但是令我感到奇怪的是,医院里的所有医生都闻不到他身上的臭味。

结果检查了一圈也没查出什么,他第二天也依旧去上班,但是下午便突然了,说还要去医院查查看。

我便又请假陪他去其他医院检查,但依旧什么也没查出。

他的精神变得很糟糕,将所有的火气都发泄到了我的身上,我们大吵了一架,便谁也不搭理谁了。

我开始在网上找房子,打算搬出去,而他则也不去上班,就在客厅的沙发上裹着被子躺着。

没多久,他的身上便开始出现紫红色的斑块,到后长得满脸都是,我那时候就已经开始害怕了,害怕他是得了什么传染病,但因为可怜他,所以才一直在家里,给他做个饭什么的。

之后他的话渐渐开始变少,直到昨天晚上他突然哭着对我道歉,说对不起我什么的,反正说了很多,像交代遗言似的。

我见他这样,便开始联系他的父母,因为他老家不是这儿的,所以他父母过最少要2天的时间,本以为等他父母,我就能将这个烂摊子交出去,结果,他今天竟然想要杀死我。

如果不是我跑的快,这会儿可能已经被他掐死了。”

女人看样子并不认为他的丈夫变成了一只僵尸,而是认为他丈夫得了一种怪病,并且是在神志清醒的情况下想要杀死她。

夏天骐觉得这女人脑子恐怕是缺了一根弦,换成是聪明的人,怕早就已经搬出去了,哪里会怀疑自己的丈夫得了传染病,还坚持待在家里不肯走的。

既不管不问,还一直在家里面承担风险的耗着。

夏天骐这时候看了站在他身旁的副所长一眼,发现副所长正在给他打眼色,看样子副所长也在怀疑这女人的精神是否有问题,说的话让人很难理解。

“你们有派人去她家了吗?”

听夏天骐问他,副所长忙点了点头答说:

“接到她的报案就派人过去了,但是只在小区对面的快餐店里找到她,至于她的丈夫则没有找到。

我们看了监控录像,但是监控录像不知道受了什么干扰,画面完全是花的。

这一点和之前我们在接到报案后,查当时的监控录像一样,每一次,监控录像都是白花花的一片。”

说到这儿,副所长不禁咽了口唾沫,有些毛骨悚然的说道:

“这件事说起也挺邪性的。”

夏天骐没有理会副所长说的废话,想了想又对那女人问道:

“你们最近一次一起吃饭是什么时候?我的意思是说,你们外出去吃饭。”

“陪他出去看病的两次都是在外面吃的。”女人很确定的答道。

“在他身上没有出现那股味道之前,你们最后一次在外面吃饭是什么时候?在哪里?”

“这个?我记不大清楚了,没有半个月也得有10天了,我们一般很少会出去吃饭,尤其是我们两个人。”

“那你更应该记得才对,毕竟一次出去吃饭的次数很少。”

夏天骐根本不给女人想不起的理由,又耐心的问道:

“你好好想想,这个很重要。”

见夏天骐必须要让她想出,女人也只好点头答应,待她想了一会儿后,不大确定的说道:

“好像是我家附近的一家特色菜馆,也好像是东柳街的火锅店,应该就是这两个地方,因为我们都习惯去。”(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