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十三章 糟糕透顶(求月票)

第十三章 糟糕透顶(求月票)


                姚智不知道蒋小波的情况,如果发展下去会不会变得和张彬一样。

只是有一点他心里面却很奇怪,那就是为什么只有他能够闻到张彬身上的那股尸臭味,然而办公室里的其他同事却闻不到。

想不通这个问题,也找不到这股尸臭味到底是怎么出现的,姚智有些烦躁的摇了摇头,便也丢掉已经快要烧到手的烟头,快步的返了办公室。

当他到办公室的时候,张彬已经收拾好东西要离开了,看样子之前已经是和领导打过招呼了,姚智祝福的看了张彬一眼,无论是出于同事的感情,还是出于对未蒋小波的担忧,他都希望张彬能够找到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

“有需要给我打电话。”

在和张彬擦肩而过的时候,姚智又补充了一句。

心不在焉的坐在自己的工位上,望着窗外有些刺眼的太阳,姚智身心俱疲的趴在桌子上,打算趁着领导这时候不在,睡一觉恢复些精神。

事实上自打他闻到蒋小波身上的那股臭味开始,这些天以他就没睡过一个好觉,即便睡着了也会被噩梦惊醒,一个晚上会醒很多次。

趴在桌子上没一会儿,姚智便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姚智便有些难受的坐了起,眼皮就像是被胶水粘住了一样,无论怎么睁也睁不开。

手机在电脑旁嗡嗡的震动个不停,姚智迷迷糊糊的拿起手机,甚至没有看电人是谁,便按下接听键喂了一声。

“老公你在哪里?”

蒋小波的抽泣声很快从手机里传了出,这也让还想再睡一会儿的姚智瞬间便精神了,忙睁开眼睛担忧的问道:

“怎么了?”

“臭味我身上有一股恶心的臭味”

蒋小波仍在哭着,情绪显得很不稳定。

“别着急,我现在就过去找你,你是在公司还是在家?”

姚智心急如焚,真是越怕什么越什么,他之前还在祈祷着蒋小波不要变得和张彬的情况一样,结果眼下便听到了这个糟糕的消息。

这件事他根本没办法解决,或者说,他现在能做的就只是去找蒋小波,并尽可能的让她的情绪稳定下。

“我已经家了”

手机的另一端,蒋小波已经泣不成声。

“我知道,我现在就打车去,你在家等我。”

挂断了蒋小波的电话,姚智甚至都没有找领导请假,便直接拿着自己的公文包火急火燎的跑出了办公室。

在楼下拦了辆出租车,因为不属于车流的高峰时间,所以没一会儿姚智便赶了家里。

当他的时候,蒋小波正趴在卧室床上在“呜呜”的哭着,屋子里充斥着令人作呕的尸臭味,活像是正趴在床上的人并不是蒋小波,而仅仅是一具腐烂了不知道多少天的尸体。

蒋小波并不是一个内心坚强的女人,相反,她的内心相当脆弱,完全是长了一颗玻璃心。

忍着阵阵令人作呕的尸臭,姚智快步的到床边,继而一把将蒋小波抱了起。

蒋小波已经完全哭成了泪人,脸上的妆容也已经哭花了,看她楚楚可怜的模样像是受了很大的委屈。

“宝宝不哭,宝宝不哭,不就是身上臭一点嘛,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请几天假,老公陪你去医院看看,很快就会恢复的。”

“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我会得这种怪病我以后该怎么办啊”

“别想太多了,老公又不嫌弃你,再说了这也不算是什么大事,上医院瞧瞧就能治好。”

姚智说到这儿,心里面也觉得与其这样安慰蒋小波,倒不如抓紧时间去医院看看。因为像蒋小波和张彬这种情况,他真的是闻所未闻,完全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怪病。

用手擦了擦蒋小波脸上的泪水,姚智把蒋小波扶下床,过程中他则发现蒋小波的脖子上,长了一块紫红色的斑块。

看到这块紫红色的斑块,姚智心里顿时“咯噔”一下,不禁又用力的揉了揉眼睛,仔细的看了看,结果他并没有看错,蒋小波的脖子上确实长了一块紫红色的斑块。

“你在看什么,我脖子上长了什么东西吗?”

蒋小波知道姚智要带她去看医生,所以这时候倒也不再哭了,看着正一脸怪异盯着她的姚智,有些疑惑的问道。

“没什么都没有。”

姚智并没有说实话,事实上他也不确定长在蒋小波脖子上的斑块到底是什么,或者说,他并不敢往那个最坏的方向去想。

接下的一下午时间,姚智都在带着蒋小波在同流市最大的医院里挂号排队,但是让他和蒋小波都感到绝望的是,医生并没有诊断出蒋小波有什么问题。

包括从蒋小波身体里散发出的阵阵尸臭味,给她看病的医生也没有闻到。

过程中,有好几次姚智都想让蒋小波撩开挡在她脖子上的头发,让医生辨别一下长在上面的紫红色斑块,但最终他还是没有说出。

从医院出,就像是前两天的自己一样,蒋小波对于诊断的结果绝望至极。

尽管医生说闻不到她身上有什么怪味,但是姚智能够闻到,她的一名关系很好的同事也能够闻到,最重要的是她自己也能够闻到,并非常确信味道就是从自己身体里散发出的。

蒋小波并没有再哭,只是一路低着头往前走,也不让姚智打车,看上去大有一种心灰意冷的感觉。

看到平时活泼可爱的蒋小波,竟突然变成现在这样,姚智也心疼的犹如刀绞,但为了能让蒋小波开心一些,他也只能强挤出笑容,故作一副没什么的样子,对蒋小波安慰说:

“别太担心宝宝,这家医院看不出,我们换一家医院看就是了。”

“哪有你说的那么简单,中心医院已经是同流市最大的医院了,连这里都看出,还哪里能看出,难道去那些小诊所吗!”

蒋小波越说越大声,直到再度情绪崩溃的哭了起。

姚智张了张嘴,还想要再说些安慰蒋小波的话,但却不知道为什么,话语就像是卡在了嗓子眼一样,怎么也说不出。(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