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五十六章 彻底爆发

第五十六章 彻底爆发


                男生宿舍楼里灯火通明,学生们之前被大雨浇得够呛,所以在跑宿舍后便都拿着洗漱用品跑去了洗澡间。

洗澡间里人满为患,甚至在走廊里拍了一条小长队。

排队的人要么在抱怨外面这该死的雨水天气,要么几个人凑近着脑袋,在无良的讲着一些不属于他们这个年龄段的事情。

走廊里闹哄哄的,洗澡间里的学生更是险些挤破脑袋。

好在是男生冲澡并不像女生那般磨蹭,洗个头,洗个脸,再打上沐浴露的速度都很快,所以尽管人多,但好在是不停有人洗完出。

“今天人怎么这么多,楼上的洗浴间难道没水吗,怎么高三狗也跑到咱们这一层了!”

这一层住着的都是高一的学生,尽管这一层的人也不少,但还从没有像今天这般挤过。不少学生都认出了其中有些是高二和高三的,不明白这些住在上面几层的人,怎么也会跑他们这边抢占喷头。

听到其中一名学生的抱怨,身边的几个学生都不爽的摇了摇脑袋,猜测道:

“估计是楼上的喷头坏了,要么就是停水,不然他们也不会下。”

几个学生正抱怨的说着,洗浴间里的灯则突然闪了一下,学生们下意识的望向头顶,便见原本弥漫着一层水珠的天花板,此时正在渐渐变作一片红色。

不,更确切的说,是正有暗红色的液体从天花板里渗透出。

“那是什么?”

学生一个个睁大了眼睛,直到他们感觉上面的液体“滴答滴答”的落在他们的头上,他们中才突然有人惊叫的喊道:

“血!天花板正在渗血!”

一个学生的惊叫,引发的则是整个洗浴间的恐慌。

一些胆小的学生也跟着喊叫起,随着洗浴间灯光忽闪的频率越加快速,原本还等在换衣大厅的学生们都纷纷大叫着逃出了洗浴间。

不过并非是每个人都是胆小鬼,其中就有一些学生根本就不觉得有什么,一边在心里面嘲笑着这些被吓破胆逃走的****,一边依旧在借着忽闪不停的灯光,好奇打量着那已经被渗透成红色的天花板。

“啪!”

伴随着一声轻响,洗浴间的灯光彻底熄灭了,四周顿时陷入到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状态。

“草,灯怎么坏了!”

没走的学生这时候都不由咒骂了起,出于习惯的张开双手,身子缓缓的朝着门边的方向移去。

过程中便听有人打着哆嗦问道:

“谁谁抓住我的脚了,赶紧松开!”

“前面的,这是谁的头发,都他妈贴在我脸上了!”

学生们的奇怪的叫声此起彼伏,但没多久,洗浴间里便先后响起了几个学生的惨叫。

黑暗中响彻的凄厉惨叫,终于令这些自诩大胆的学生们彻底陷入了恐慌之中,他们也不再缓慢的摸索着,而都开始在黑暗中横冲直撞,一个个就像是无头苍蝇一样。

然而诡异的是,他们在过程中竟没有撞到一个人,更没有一个人顺利的从洗浴间逃出去。

惨叫声依旧在被黑暗吞食的世界里此起彼伏,没有人知道黑暗中到底有什么,但是原本闷热潮湿的空气,却在极快的变得阴冷。

直至这里完完全全的变作一片死人的坟墓。

男生宿舍的6楼。

三个高三的学生一边甩着他们湿漉漉的头发,一边嘴上嘟囔着说道:

“早知道被浇成落汤鸡,我倒不如老老实实的待在班级呢,反正也没事干。”

“得了吧,班级有什么好呆的,睡个觉都伸不开腿。”

三个人边抱怨着边推开门他们所在的宿舍门,打开宿舍门后,其中一个学生下意识按下了墙边的电灯开关,但是却不见宿舍的灯光亮起。

“叭叭”

一连按了几次开关都不见灯亮,这也让三个学生意识到,可能是宿舍楼停电了,或者,是他们宿舍的灯泡坏了。

“草,别告诉我停电了。”

这个学生说完,便退到走廊里,接着他则到隔壁宿舍,也没有敲门便直接推开了这间宿舍的门。

宿舍里空空如也,不见半个人影,弥漫着一股阴惨惨的气息。

“看是停电了,隔壁宿舍的灯泡也不亮。”

这个学生说完便下意识的打算退出,但就在宿舍门关闭的刹那,他却隐约看到床铺下面,有什么东西突然间缩了去。

这个学生也没想太多,只觉得是隔壁宿舍的人躲在床铺下面,想要趁着他不备狠狠的吓唬他,所以他想了想便又重新走了进。

故意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嘴上呢喃的说着:

“这宿舍的人都去哪了呢?”

嘴上呢喃着,学生已经到了看似空荡荡的床铺旁,接着便见他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打开手电筒的功能,猛地蹲下身子对着床铺下照去,并大喊道:

“啊!吓死你们这些!”

只是男生的话还没说完,他便不知道在床铺下面看到了什么,一双眼睛顿时惊惧的睁得老大。

“鬼有鬼啊!!!”

男生大叫着想要转身逃走,然而还没等他迈开腿,一只干枯的手爪便突然间从床铺下伸了出,一把抓住了那个男生的脚踝,随后将他拖进了床下。

宿舍再度恢复到了男生进前的死寂,一个模糊的人影在黑暗中飘闪不定,至于床铺下面,则整齐的摆放着五颗血淋漓的人头。

而这些人头,则毫无疑问都是这间宿舍原本的主人。

恐慌与杀戮开始在男生宿舍楼的各个角落上演,所有人的命运都开始变得难以预测,耳边时时传进的雨水声,就犹如深夜里猛然惊响的鬼叫,在向这些无辜的学生们宣布着死神的临。

二楼的一间宿舍里,夏天骐几个人正相视无言的坐在床铺上。

地上丢满了烟头,即便开着窗户,混杂着雨水的冷风不断的吹进,狭小的宿舍里依旧给人一种乌烟瘴气的感觉。

“钱钱哥,不知道是我听错了,还是怎么样我听到走廊里走廊里有人在笑。”(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