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三十六章 无比尴尬的冷月

第三十六章 无比尴尬的冷月


                被冷月黑着脸说了一句,夏天骐和沐子熙都不再吵了,沐子熙小心翼翼的将那瓶白的恢复药水装进了衣服的口袋里,至于夏天骐则拧开瓶盖直接喝了进去。

重新恢复健康,夏天骐活动了一下手脚,心中不禁再次感慨这恢复药水的好用,要是没这个东西,怕是他在这起事件中就只能找个地方躲着了。

“操场上马上就没人了,我们再待下去目标太大,无论是鬼物,还是诅咒里的邪恶力量,它们通常习惯于对少数人展开攻击。”

沐子熙在说完这番话后,还特意看了眼冷月,生怕自己再被冷月否定,好在是冷月听后也附和的点了点头,简短的说道:

“今晚我们小心,现在去吧。”

冷月说的去,无疑是指到他们各自的宿舍,夏天骐看了冷月一眼,之后则有些好笑的说道:

“冷神,我现在非常好奇,你到底是去男生宿舍还是女生宿舍。”

听到夏天骐这个问题,冷月不由再度黑起了脸,也没答夏天骐,冷哼一声便径直朝着女生宿舍所在的方向走去。

看到冷月渐渐走远,沐子熙叹了口气,对正在点烟的夏天骐说道:

“你说人的命一样吗?就是不一样,冷月就可以去女生宿舍睡觉,我们就只能去男生宿舍。然而最气人的是,冷月还不想去女生宿舍,而我们则恨不得一辈子住在女生宿舍里。”

“你说这些都没有用,你还不想变成猪头呢!”

“草,这个梗我看你是没完了。”

沐子熙也不想再和夏天骐待下去,夏天骐嘿嘿笑了笑,便也拍拍屁股跟着沐子熙走去了男生宿舍楼。

晚上9点多,宿舍楼并没有熄灯,无论是男生宿舍还是女生宿舍,几乎都在洗漱,或是在闲聊天。

冷月站在女生宿舍楼的门外犹豫了好一会儿,直到宿管大妈冷着脸让他赶紧进去,他才硬着头皮上了楼。

早在班级上课的时候,他就已经得知了他所在的宿舍,位于5层楼梯口右手边第二间。

每走上一层,冷月便会看到一些穿着很少的女生,或是拿着盆子,或是拿着水壶在走廊里穿梭,冷月对此视而不见,脚下生风的直接上到了5楼。

推开宿舍门,四人间的女生宿舍被收拾的很整洁,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清香,三个只穿着内裤的女生,正各自躺在床上背着英语单词。

三个女生长得都很普通,看到冷月进后,便见其中一个短发女生笑声和他打招呼道:

“方茹你怎么这么晚才?”

“在操场上走了走。”

冷月强挤出笑容了一句,便没再说什么,不过等他坐在床上后,便又觉得女生就洗漱,他如果就这么躺下多少有些奇怪。

所以冷月也只好逼着自己,也在地上找了个盆子,心里面万般不情愿的走出了宿舍。

因为洗漱室和厕所是连着的,所以冷月这边低着头刷牙,后面就有排队上厕所的女生,这也让他很是难为情,当他洗漱完出的时候,整张脸都变成了红色。

他尽管很难会被美丽的女性吸引,也不会说对谁生出所谓的幻想,但是一群十几岁的少女,春光大泄的在他面前晃悠,他脑袋其实也是嗡嗡的,只想立马睡觉,然后第二天一早赶紧离开这里。

低着脑袋,就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不敢看那些女生,冷月做贼般的快步走进了宿舍。

放下盆子,冷月也没有脱衣服,就这么直接躺在了床上。

在三个女生的眼里,冷月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女孩子,所以完全不觉得冷月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三个人在背了会儿单词后,便都放下课本,也开始出去洗漱。

“方茹,你今天洗澡了吗?”

睡在冷月下铺的一个女生,这时候敲了敲冷月的床铺。

冷月不敢看她,下意识的摇了摇头道:

“没有。”

听到冷月还没有洗澡,那个女生顿时欣喜的说道:

“那真是太好了,洗浴间那里的灯坏了,昨天就一闪一闪的我害怕,正好你也没洗,咱俩一起去吧?”

“我那个”

女生的一句话顿时让冷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我今天就不去了。”

冷月也不知道该找什么原因,所以只得纯粹的拒绝说。

“原你大姨妈了啊,哎,那看只能我自己去了。”

女生的话令冷月很是崩溃,可以说他从小到大都没这么尴尬过,想要冷着脸反驳,但是想到自己现在就住在女生宿舍里,所以也只能选择沉默。

“那你陪我去好不好,张霞和丽丽还要背课文,她们不一定陪我去。就一小会儿,我冲个澡就出。”

女生是反复的磨叽冷月,最后硬是将冷月拉了出去。

接近晚上10点钟,还有半个小时就会熄灯,女生拉着冷月直接到了洗浴间的门外。

“我在这里等你。”

女生想让他进去等,但是冷月这却是说什么都不会进去,没办法,女生只好自己进去。

事实上这种事情根本就没必要找冷月出,因为洗澡的女学生很多,所以根本不存在一个人洗会害怕的情况。

听着里面哗哗的水声,冷月直接退到了走廊一侧的墙壁上,这时候走廊里已经没有多少学生在穿行了,想都去各自的宿舍休息了。

一般的高中都不存在洗浴间,但是像这种全封闭高中,一个月到头只放假一天,只能有一天能家的学校,自然不可能不设立洗浴间。

洗浴间都是免费洗,热水提供到10点15分,过了这个时间就不会再有热水了,一般情况下里面都会挤很多人。

冷月当然不了解女生的一些情况,所以他并不觉得只看到几个学生进去有多么奇怪。

而在洗浴间里,和冷月住在同一个宿舍的女同学,此时则正站在出水的喷头下面,一边向后抚着头发,一边感受着时冷时热的水流。

地上的积水顺着凹槽,由高至低的流着,寥寥的几个女学生气氛压抑的洗着,或是在打沐浴露,或是在洗头发。

简单的洗了洗,冷月这个女室友便要开始洗头发,但就在这时候,她却突然郁闷的发现停水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