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三十章 无法预料

第三十章 无法预料


                夏天骐低着脑袋,将英语课文打开后竖着放在了课桌上,这样做起码能够遮挡一些,他此时无比苍白的脸色。

从后,他便一直在思考着那两个学生,以及之后进去厕所里的那些学生,他们到底是遭遇了什么,以至于有两个学生被杀,余下的学生们像是失忆了一样,又再度返。

说起,尽管冷月和沐子熙都有对他解释过诅咒,但是对于诅咒的表现形式,这两个人却都没有任何提及。

他之前以为诅咒的表现形式,就像当初那个鬼咒所弄出的诅咒一样,但随着冷月否掉了他的认知,再加上他们自从进这所学校后,所遭遇的种种,他对于这个由恶鬼所制造的诅咒,真的就像一个普通人那样,完全没有半点儿的头绪。

鬼咒是鬼王的一个念头所生,这个可以理解为是意念,这一点也被现实中的很多人解释为鬼魂的由。说意念太强的人,在死后依旧会对磁场进行干扰,因此才会发生一些像是闹鬼的情况。

这个说法是真是假,夏天骐并不关心,只是他觉得意念这个东西是无形的,就像是水一样,会随着环境的变化而变化。

既能变成液体,又能变成固体,甚至是气体。并且如果将水放在杯子里,它就是杯子的形状,如果用力的搅动它,或是拍打它,它就会出现漩涡,它就会出现流动的波纹。

所以如果借助水理解的话,那么鬼咒是可以以任何形态出现的。

鬼王的意念攻击是鬼咒,而恶鬼的意念攻击便是诅咒。

恶鬼没有鬼王那般强大,所以他所施展的诅咒不可能会像鬼咒那样具备着自主意识。

鬼咒拥有自主意识,所以它在作为鬼王的一种攻击手段施展出后,它便可以根据目标的不同情况,从而变化出不同的形态进行攻击。

这个若形象点的解释,就像是智能导弹一样,发出去后会根据目标的一些动作而做出改变,从而实现打击的目的。

而诅咒则应该更像是半智能导弹,尽管也会根据目标的变化而变化,但是这种变化却非常有限,并不一定会起到打击的作用。

按照这个思维一想,夏天骐突然觉得他对于诅咒貌似理解一些了。

如果诅咒是没有形态的话,那么在这所学校内,便真的是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诅咒会不停变化着形态,不会所谓的逻辑,因为诅咒的攻击目标是他们,可他们隐藏在学校里,这让诅咒很难做到精准,所以只得像瞎猫碰死耗子一样,这边打一下,那边一下的。

看似是有规则,有目标,可实则却属于狂轰乱炸。

他也直到现在才真正明白,冷月为什么会说诅咒是无解的,因为从他们被卷进诅咒,便证明他们无法抗拒这股意念力量。

这股意念力量尽管无法定位到他们,直接将他们杀死,但是他们也没办法干掉一个连形态都没有的东西。

意念不断在学校里狂轰乱炸,短时间内,他们或许还能够侥幸逃脱,但如果长此以往的下去,他们肯定会随着学校的覆灭而被杀掉。

想明白了这些,夏天骐觉得这对他自己而言,既是好事,也是坏事。

好的原因在于他不会再像之前那样,完全就是摸着石头过河,但是坏的原因,则是他在想清楚后,发现他更是对此没什么办法。

总结起,他接下要做的就是一句话,小心一切。

因为在这所被诅咒的学校里,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每个学生都可能变成诅咒的眼线,诅咒因为没有自主的意识,所以难以精准到他们,但是它却会对可疑的人,会可疑的人群进行摧毁打击。

随着放学的铃声响起,夏天骐犹如行尸走肉一般随着班级里的学生一起出了班级。

“钱哥,等等我们啊。”

夏天骐刚走出班级,便听到身后有人叫他,不用头他都知道还是上午那两个贼眉鼠眼的同学。

不过这夏天骐并没有无视他们,而是尽量装出一副他这个身份本该有的样子,说道:

“看你们那一脸的贱样,说吧,想干什么?”

“我们能干什么,先一起去食堂吃个饭,然后宿舍打牌,左右老班他们今天开教职员大会,晚自习就不会上了。”

两个人看样子早就打算好了,晚上要翘晚自习宿舍打牌。

夏天骐可不想几个人待在宿舍里,因为那无疑会让自己最大程度的暴露,是绝对没有混在人群里安全的。

但是这两个学生既然都找他了,他也不好拒绝,于是想了个办法说道:

“宿舍里多没意思,我们就在班级玩就是了,反正班主任也不会。”

“关键班级里有监控啊,在班级里打牌岂不是找死。”

夏天骐倒是忽略了班级里还有监控的事,他既没答应也没说不答应,只好敷衍一句说:

“看我心情怎么样吧,先去吃饭。”

与此同时,高三七班的班级里。

班级里的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只剩下十几个学生或是做着试卷,或是收拾着课本。

进入高三的学生,会呈现出两种截然相反的状态。

一种自然是有希望考上不错学校的学生,他们会更加努力学习,更会感到高考日益逼近的压力。

至于另一种则是成绩较差的学生,这种学生对于高考并不会有太大的感觉,相反,他们会觉得反正都要高考了,就要离开学校了,料定老师不敢再拿他们怎么样。

所以高中会分实验班,以及普通班级,像高三七班就是一个典型的普通班级。

六十多人的班级里,还知道学习的一只手都数的过,剩下的绝大多数都是学校坐班的,要么看小说,要么睡觉,要么玩手机。

“李阳?想什么呢,走啊去吃饭啊?”

一个吊儿郎当的男学生,从前排到最后一排,对着正望着窗外发呆的一个瘦高个学生说道。

“什么也没想,现在去吧。”

李阳冲着那个叫他的男生干笑了一声,随后便也起身离开了座位。(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