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二十九章 不能说的……

第二十九章 不能说的……


                冷月可能在分析事件的能力上有所不足,但要说对灵异事物的认知,以及了解上,恐怕冥府之内还没有几个能比得上冷月。

而冷月一般情况下是很少主动发表意见的,所以他眼下既然这么说了,便一定是有着几分把握,所以夏天骐这里是完全不存在任何怀疑的。

“对于诅咒的认知,我确实知道的不是太多,可如果按你的说法,我们现在的情况岂不是相当糟糕,就只能祈祷着梁若芸那边脱困救我们了。”

冷月听后并没有在说什么,不知道是默认了沐子熙的这种猜想,还是说他也不确定是不是这样。

夏天骐见两个人的阴沉着脸,他心里面倒也谈不上郁闷,毕竟纯粹只能逃的事件,当他还是新人的时候早已经见怪不怪了。

倒是冷月,想应该第一次有这种完全被动的经历。

“反正走一步算一步吧,我们在这里愁眉苦脸的也没用,兴许事态没我们想象的那么糟呢。”

夏天骐并没有将事情想的那么糟糕,说白了,就是比这儿还要糟糕的情况他也经历过,要是不乐观点,一心想着诅咒是无解的话,那么不用等诅咒拿他们怎么样,他们自己就挺不住崩溃了。

上课的铃声很快便又响了起,夏天骐三人在彼此相视一眼后,便又老老实实的到了各自所在的班级。

在接下的两节课里,班级里再也没有发生任何诡异的事情,因为没有出什么事,所以夏天骐也懒得再下楼找沐子熙他们,因为他觉得沐子熙和冷月怕是也不会出。

一连坐了两节课,这也给夏天骐憋的够呛,所以待第三节下课铃一响,他便快步的走去了这一层的厕所里。

因为出的比较早,所以厕所里并没有几个人在,夏天骐也没管会不会有老师在这儿蹲点,便从烟盒里拿出一根烟叼在嘴上,然而还没等他点燃,便见十几个学生突然冲了进。

夏天骐原本并没有在意什么,只是给这些急于解决的学生倒了个地方,自己则到了通风窗的下面。

将香烟点燃,夏天骐深吸了一口,继而长长的吐出一串烟雾。

进进出出的学生们都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夏天骐,显然是觉得像夏天骐这么有恃无恐的在厕所里吸烟,根本就是一种找死的行为。

夏天骐对于学生们的目光不予理会,一根烟很快便他吸光了大半,正当他要丢下烟头转身离开的时候,便听正在方便的两个学生很大声的说道: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明,真的,刚刚真是吓死我了。”

听到“神明”两个字,夏天骐刚刚迈出去的腿不禁又收了,转头看去,说话的是一个身材很矮小的学生,看他的侧脸,正神情夸张的对身旁的学生形容着。

“哪的神明,我看你这政治是白学了,不知道这是一个唯物主义的世界吗?”

另外一个学生提上裤子,很是不信的说道。

“卧槽,我骗你干什么,我刚刚跟着我们班主任去办公室,结果他前脚刚进去,等我后脚再进去的时候,他就消失了!”

“你少在那儿唬我!”

对于矮学生的话,另外一个学生只觉得对方是在故意编故事骗他。

“我敢发誓,我讲的绝对是真的,并且最让我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当时我们班主任的办公桌上,有一本不停的在自己翻动着,墙壁上也出现一个人的影子。”

“你确定是在和我讲神明,而不是给我讲鬼故事吗?”

“反正是真的就对了,毕竟我相信这世上有神,不相信世上有鬼。”

“你就继续编吧,下节课就是你们班主任的课,我看要是他跑过上课的。”

两个人边说边往厕所外走,夏天骐犹豫了一下,便对那两个学生叫了一声:

“你们两个等一下。”

听到夏天骐的叫喊,两个学生都下意识的转过头,不过还没等夏天骐开口询问,便见其中一个学生的额头,就像是瓷器在遇冷后突然加热时的情况一样,竟突然出现了一条裂缝。

血液开始顺着他额头的裂缝流出,学生或许是感觉到了额头上传的痛感,他抬手摸了摸,可接着,他整张脸都像是碎裂的瓷器一样,上面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缝,学生痛苦的捂着他那张碎开的面孔,待惨叫一声后,便彻底倒在地上不动了。

“啊!”

另一个学生被吓得惊叫了一声,下意识便朝着厕所外逃去,然而他刚刚迈出一步,他整个人便直接变成了两半,鲜血溅满了四周。

夏天骐面色难看的站在一边,不知不觉间他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打透了,因为他完全不知道,也想不明白这两个学生为什么会突然被杀。

难道这又是像在之前班级时那样,属于诅咒生出的幻象吗?

还是说这两个人在之前曾有做过什么,或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无论是哪一种可能,夏天骐都不敢再待下去了,趁着这时候没人进,他赶忙越过地上那两具死相凄惨的尸体走了出去。

他前脚刚出去,后脚便又有一群学生进了厕所,之后便听里面发出一声惊叫,刚刚进去的那些学生全都被吓得魂飞魄散的跑了出。

“死人了!死人了!”

这些学生们大声的喊着,但是还没等他们喊叫几声,他们便都无一例外的安静了下,随后竟然又像是憋不住尿似的,重新跑了厕所里。

这样无比诡异的一幕,令夏天骐的心脏不安的狂跳起。显然这些刚刚还被吓得要死的学生,在想要将厕所里有人被杀的事说出去的时候,有一股莫名的力量不但令他们放弃了这个念头,更是让他们完全遗忘了这段事情。

或许,那两个之前惨死在厕所里的学生,此时也已经消失无踪了。

夏天骐暗自庆幸自己刚刚什么都没有做,不然还不知道会发生么什么事情。

四肢僵硬的到班级里,夏天骐只觉得比起他刚刚离开时,班级的温度要下降好多,仿佛这里并不是用以学生们上课的班级,而是一处保存尸体的冷冻室。(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