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二十八章 无解

第二十八章 无解


                正常情况,夏天骐这时候应该想也不想的逃走,因为显然班级里的学生都不正常,更何况他现在就是个普通人,在鬼物面前根本没有丝毫的抵抗能力。,

但是他却强行镇定下没有动,而是在继续观察着,原因无他,只因为他怕这是诅咒搞出的花样。

如果其他人没跑,他反倒跑了,那显然会暴露自己的身份。

所以他故意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目光不时落在班级各个同学的身上。

这样观察了没多久,正当夏天骐觉得已经没事的时候,便听女同桌突然叫他一声:

“丁小钱,帮我把这个吃的传给邢丽雯。”

听到同桌叫自己,夏天骐下意识转过头去,结果顿时看得他头皮发麻,只见他那个同桌直接从桌里掏出一个塑料袋。

塑料袋里血淋淋的,里面装着人的耳朵,以及眼球等恶心的东西。

“丁小钱?接过去啊。”

“哦。”

夏天骐在短暂的惊愕后,便麻木的点了点头,继而结果这个小袋子,站起身子将它直接放在了前面人的课桌上。

“你怎么对我这么好。”

前桌的女同学打开口袋,从中拿出一颗人眼放在了嘴里,夏天骐甚至能够听到眼球被咬爆的响声。

那个女同学一边有滋有味的咀嚼着,一边和他那个同桌聊着天:

“高三五班的一个男生挺帅的,等晚上的时候我们去把他杀掉吧,我觉得将他的人皮剥下挂在我宿舍的墙上会很不错。”

“好啊,不过他的人头不能给你,我还要留着等喝光他的脑浆后,留着养花。人头花你见过没,开起真是特别的漂亮。”

两个女生的对话,听得夏天骐是毛骨悚然,一幕幕极为血腥的画面不受控制开始在他的脑海里浮现。

他心里面已经多少有些动摇了,他还要继续待在这里吗?

夏天骐死死的咬着牙齿,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很平静,两个女生也没有人在意他,在恶心的交流一番后,前桌的女生便将头转了过去。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夏天骐这边还没有从惊吓中完全缓过,便见讲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站着一个男同学。

男同学像了疯了一样的大叫着,接着又有十多个男同学跑到了讲台上,将之前那个男同学扯着胳膊,拽着腿的抬了起,继而十几个人相互用力拉扯,直接将这个男同学的四肢扯了下。

鲜血瞬间飞溅出了好几米远,夏天骐即便坐在靠后的位置,课桌上都溅到了一些。

夏天骐抿了抿有些发干的嘴唇,即便是他的心理素质,这时候也有些打怵了。

如果这个班级里只是单纯的出现几个森然的场景,那么倒还不会有什么,可照这个趋势下去,很难说不会发生一整个班互相残杀的情况,如果真要是到了那种时候,他即便想逃走,还能逃得掉了么?

在事件中,每一个选择都可能关乎生死,所以每一个看似简单的选择都会变得极为艰难。

夏天骐内心里挣扎了一会儿,便直接趴在了桌子上,摆出一副要睡觉的模样。

毫无疑问他最终还是选择继续在班级里待下去,因为他觉得如果自己什么不做,都会被诅咒杀死的话,那么他就算从班级里逃出去也没用,该被杀还是会被杀死。

夏天骐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趴了多久,直到他听到一串悦耳的下课铃声响起,他才揉了揉太阳穴缓缓的从坐直身子。

然而这时候在看班级里的学生们,之前出现的种种尸体,血腥的场景则通通没了踪迹。

坐在最后排的那两个男同学依旧在嬉皮笑脸的扯着淡,她前桌的女同学一边吃着一种叫做猫耳朵的零食,一边在看着青春小说。

夏天骐挥手擦了擦额头上渗出的冷汗,站起后心里面则长长的松了口气,刚才那一切到底是不是幻觉他不好说,但是单从现在这种情况看,他当时没有选择逃走无疑是明智的。

从班级里走出,夏天骐顿时有种重见天日的感觉。

他快步跑下了楼,发现冷月和沐子熙已经在楼梯口等他,见到他后,沐子熙一开口便问道:

“你刚刚有遭遇什么吗?”

听沐子熙这么问他,他就已经猜到了,沐子熙他们之前一定也和他遭遇了同样的事。

“不知道是幻象,还是什么。你们应该也遇到了吧?”

“嗯,应该是幻象,看这个诅咒很厉害啊,不断的搞出幻象迷惑我们,我们现在能力全无,单凭肉眼是很难分辨到底是真实发生的还是幻象。

好在是我们都没有冲动,不然若是逃了,恐怕立马被诅咒除掉。”

听到沐子熙的叮嘱,冷月和夏天骐都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这时候冷月想了想,淡淡的说道:

“我建议你们最好不要抱着太大能够解开诅咒的希望,尤其是像这种诅咒。”

“为什么?我记得我们在对付鬼咒的时候,它所制造的那个诅咒我不是就解开了吗?”

夏天骐觉得连鬼王的诅咒都能被解开,更别说是恶鬼的诅咒了。

“鬼咒是鬼王的念头,它可以代表鬼王的强大,但是却不等于是鬼王。”

“鬼咒?”沐子熙听后有些好奇的问了一句:

“鬼王施放的诅咒吗?”

冷月没有答沐子熙的问题,而是又对之前的问题解释说:

“当时那个鬼咒在威力上已经难及恶鬼,所以它为了保存独立的意识,所以分离出一部分变成了诅咒。

所以那个诅咒的威力尽管也有,但和恶鬼施展的诅咒则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因此我当时才会说诅咒是可以被解开的。

如果换成这种由恶鬼施放的诅咒,我当时恐怕并不会说。

因为这种诅咒对于我们现在说,几乎就是无解的。”

“没那么夸张吧,如果恶鬼的诅咒是无解的,那岂不是”

沐子熙虽然在对灵异事物方面也有一定程度上的了解,但是他懂得那些东西,和冷月这种百科全相比则完全是小巫见大巫。

冷月之所以会主动开口说这个话,主要是沐子熙太过相信他们能够找到解开诅咒的办法了,所以他才会说这出真相。

“我说的无解,是指恶鬼的诅咒对于我们这个级别的人说的。还是放弃去主动寻找解开诅咒的念头吧。”

冷月打断了沐子熙的话,给出了他的建议。(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