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二十一章 学生

第二十一章 学生


                说到这儿,沐子熙看了一眼同样在听他说的冷月,接着说道:

“像他的师妹楚梦琪,所施展的瞬移技能,说起就很接近这种表现方式。 所以只要到了恶鬼级别,即便没有瞬移技能,一样可以通过鬼域实现。

当然了,像我们这种术法拥有者就不行了。”

夏天骐仔细想了想他在发动瞬移时的那种情况,的确很像是沐子熙说的这样。

“第二种表现方式,我刚刚已经说过了,将鬼域打造成一片空间,只在大小上进行单一的改变。

像冥府的年会的举办地安然街,那里就属于我说的这种形式,其实黄金写字楼也是如此,不属于幻境而是完全超脱于现实之外的空间。

至于第三种,便是利用鬼域打开异空间的大门。

异空间到底是什么,这个具体我也说不清楚,但想第二域第三域应该就是类似异空间的存在。毕竟在我们加入冥府后,有一点已经非常清楚了,那就是空间并不止现实这一处。

而梁若芸担心的,便是怕鬼物利用它的鬼域,将她送进异空间里。

这就像是飞船在未知的宇宙中航行一样,很容易出现迷航的情况。

所以一旦梁若芸被鬼物搞进异空间里,那么她想要再从里面出,便需要一定的时间。

而这段时间,我们就很危险了。

就像梁若芸刚刚对我们说的那样,她这边尽管牵扯了恶鬼的大量精力,但是诅咒这东西就像是我们平时做美梦一样,醒了尽管会感到很失望,但是以后还是能够在梦到的。

诅咒也是这样,恶鬼并不是说释放一次以后就再也释放不了了。只要给它一定时间,它依旧还能够释放出。

因为诅咒的原理,在我看就像是我们看得有关造梦的电影一样。

是恶鬼根据某些场景,某些变化一点儿点儿造出的,所以在用过后,它还需要一定时间再去制造。

但有一点和造梦不同,因为诅咒是真实发生的,并不是在我们的精神层面。”

“就像是做游戏一样,诅咒就是游戏规则,所有参与游戏的人都要遵守,否则就会被淘汰?”

“嗯,可以这么理解。所以在诅咒中,恶鬼的化身也会在里面,因为它需要随时出现从而去杀掉那些违反规则的人。

所以恶鬼并不会轻易释放诅咒,因为规则不但对人有效,对它也是有效的,它如果违背规则,也同样会被干掉。

如果这起团队事件真的会按照这个方向发展,那么我们想要完成这次事件,办法就很清晰了,无非就是两个办法。

一个是尽量的坚持,并且祈祷梁若芸能够在2天的时限内归,然后干掉恶鬼。再者,就是我们想办法找到诅咒规则的漏洞,从而让恶鬼自掘坟墓。

反正我是更偏向于第二种,因为这是我们能够尝试去做的。”

关于诅咒这块,夏天骐因为有过对抗鬼咒的经验,所以这些对他说倒是不难理解。但是眼下事件的情况尚未清晰,所以究竟该怎么办,还要等他们进入封锁区后再说。

但不管怎么样,第一次跟着梁若芸参与事件的感觉还是不错的,因为从梁若芸对他们说那么多便不难看出,梁若芸是真心希望他们能够从事件中活下的。

三辆出租车一路朝着最北边行去,开了大概有20分钟,梁若芸所在的出租车才停了下。

在他们的面前出现了一所封闭式高中,叫做管城第十三中学。

夏天骐他们从车上下后,心中都隐隐有些不妙,因为都在怀疑那只恶鬼就藏在距离他们不远处的这所高中校园里。

“领导,那恶鬼所在的区域该不会就是这座学校吧?”

沐子熙下车后急忙跑到梁若芸的身边问道。

“就是这里,范围对我们说很小。”

梁若芸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但这却更加让众人不安起,因为这么屁大点儿地方,恶鬼就是再怎么藏,也不可能躲过两天的时间。

所以他们一直在担心的结果,仿佛已经能够看得到了。

“走吧,我们现在进去。”

6名主管跟在梁若芸的身后,面露忐忑的到了校门口。

学校的电子门开着,门卫室里的门卫已然不知去处,众人都心生防备,暗暗做好了随时动手的打算。

倒是梁若芸毫无所惧,重新帮帮她的马尾,便直接走了进去。

夏天骐沐子熙冷月三个人在脚下稍稍一顿后,也硬着头皮跟了进去,毕竟都了,就是那恶鬼正张着大嘴等在门后,他们也别无退路。

但尽管心里面有所准备,已经料到了最糟糕的情况发生,但是当异变突生的时候,仍是打了众人一个措手不及。

夏天骐前脚刚迈进学校里,视线里便陷入到了一片漆黑的状态,前方传一声梁若芸的惊呼,但之后他则彻底失去了意识,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夏天骐再度恢复意识的时候,他有些懵逼的发现自己竟然正在一间教室里上课。

他刚想下意识站起,便感觉面前飞一物,他下意识抓在手里,打开一看竟然是一根粉笔头。

“丁小钱!你这反应速度倒是挺快,之前听你打呼噜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精神!”

讲台上,一个穿着白衬衫,头发发油的中年教师,正比划的对他吼着。

夏天骐并不知道那中年教师是在对他吼着,所以他这时候仍是一脸茫然的在打量着四周,直到那中年教师气冲冲的走下讲台,狠狠的拍了拍他的桌子:

“丁小钱,你是不是聋?你那是什么眼神,上课睡觉还有理了?怎么着,还想起打我?你还真是无法无天,没人能治你了呢!”

夏天骐从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他只是单纯的看了那教师一眼而已,结果便被喷了一脸吐沫星子。

四周的学生们都一脸的幸灾乐祸,仿佛早已经对这种事情见怪不怪了。

夏天骐隐约想到了一丝头绪,于是不太确定的对那中年教师问道:

“我是丁小钱?”(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