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七章 打算

第七章 打算


                (我还是坚持更新了,今天我没有断更,谢谢你们还爱我,哈哈。,)

“这个当然没问题!静姝就你最好了,不像某些人,小肚鸡肠还很没素质。”

楚梦琪说完不屑的看了夏天骐一眼,夏天骐也懒得搭理那个臭女人,这时候便见他拿起一个苹果从椅子上站了起:

“我先去了。”

“不送!”楚梦琪说完对着夏天骐的背影做了个鬼脸。

“你怎么跟个小孩子似的,天骐其实人很好的,但你们俩怎么就这么水火不容?”

赵静姝还真是有些好奇,楚梦琪和夏天骐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以至于两个人互相看不惯,只要一说话不是讥讽就是抬杠的。

听到赵静姝问起这个事,楚梦琪也没隐瞒便将他们在无人区,以及在道观发生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出。

赵静姝听后也没觉得有什么,真正说起这两个人无非就是性格不合,因为之前互相看不惯,所以渐渐的这种互相看不惯便成了习惯。

楚梦琪见赵静姝对他和夏天骐的事很感兴趣,不由坏笑的问道:

“静姝,你该不会是喜欢那个臭无赖吧?我怎么感觉你对那个臭无赖的关心和别人不一样?”

“天骐不是无赖好吧,另外我哪里有对他和对别人不一样?不要乱说。”

“哎呦呦,还真被我说中了。我和你说静姝,那个臭哦不,是夏天骐,他真不是一般的猥琐,所以你可得多留个心眼,免得被他占了便宜。”

“两个人在一起哪有那么多心眼要留,再说了我们眼下也根本不考虑那种事情,就是纯粹的朋友,大家在一起开心的生活,有困难一同面对,一同解决,这我就很知足了。”

赵静姝说起她和夏天骐的关系,倒也不像之前那般羞怯了,更多了几分释然。

毕竟未的事情,又有谁能说得清呢?

她不想让夏天骐有太多的负担,同时也不像让她自己太累。

楚梦琪听后撇了撇嘴,不是很懂的说道:

“感情这东西乱糟糟的,我一个道观出的,反正是搞不明白,也理解不了。要是再过几年我还是没碰到我的意中人,我就上山做尼姑去。”

“你可得了吧,一天天的就会胡说。”

“哈哈,我当然是胡说的,我才不要当尼姑”

夏天骐听着门外的两女叽叽喳喳的没完,他不禁无奈一笑,他烦楚梦琪归烦,但是楚梦琪有时候倒也真能说到点子上,起码比起刚吃饭的时候,他的心情明显要好了许多。

尽管已经不再让自己受到原则的束缚,但是夏天骐眼下还是抱着能尽量克制自己的食人欲望就尽量克制,实在不行他就找几个人渣解渴。

说起造成他当前这种情况的罪魁祸首,便是他当时融合的那只鬼婴。

想要吃人,想要杀戮,说一千道一万都是受那只鬼婴的影响。

鬼婴是一个能够成长的鬼物,在当时鬼婴就已经表现出了很可怕的能力与潜力,尽管在被他融合后消失了,但真正意义上说,鬼婴并没有消失,因为他们合二为一了,鬼婴就是他,他也是那只鬼婴。

所以鬼婴的成长需要吞食血肉,所以他在破例吃掉猴子和肥佬后,鬼婴的吞食能力才彻底被他激活。

吞食就和短距离瞬移一样,都是他现在所能使用的技能,但这技能的使用却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或者说,想要让这两个技能变得更强,他便需要大量的血肉用于鬼婴的成长。

这在之前是同他原则相悖的东西,但是在他想明白是自己的原则重要,还是家人朋友重要后,他则已经在考虑,这个原则是否可以摒弃,或是变为有选择的。

比如只拿那些危害社会,杀人狂之类的坏人为食,再比如说是拿一些冥府的敌人为食等等。

像随随便便滥杀无辜,恃强凌弱,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他是打死也不会做的,因为不管原则变不变,最起码的道德底线还是要有的。

尽管他已经在思考这个问题了,但是他却并不打算立马去做,毕竟这种东西如果真的能够克制,就像烟瘾一样是能够戒掉的话,那对他说是再好不过的。

所以再不确定这一点之前,他绝对不会真正的去实施。

另外,他心里面其实也还抱有一丝,鬼婴的吃人问题是可以被解决的。

毕竟在他的推测中,他的爷爷是属于经理,乃至是高级经理一类的大人物,或许他爷爷可以帮他解决这个难题,所以从好的方向去想这个事,他还是可以看到希望的。

就是不知道,这个希望距离他多远,想要触碰到它还要等多久了。

夏天骐想了一会儿便感觉有些烦躁,他用力的揉了揉太阳穴,便打算躺在床上睡一会儿,但就在这个时候,便听见赵静姝的声音从门外响了起:

“天骐方便我进去吗?”

“进吧静姝。”

听到夏天骐的答,赵静姝才推开门走了进,随后又再度将房间门关上了。

看着像是有话要对他说的赵静姝,夏天骐笑着说道:

“静姝你以后想进就直接进,用不着搞敲门那套。”

“谁知道你有没有裸睡的习惯。”

赵静姝说完嘿嘿一笑,便也靠近夏天骐坐下,之后她面露严肃的问说:

“天骐,你现在是不是控制不住想要吃人的欲望了?”

“你这个问题让我很难答啊。”

夏天骐觉得他已经被赵静姝看穿了,摊开手苦笑了一声。

见被自己猜中了,赵静姝低头想了想,随后又说道:

“天骐,我了解你,知道你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你不齿变成像猴子他们那样,为了让自己能够变强不惜坏事做尽,不择手段。

你不是他们,之所以你应该明白我在说什么,那种欲望的产生不怪你,说起你不过也是受害者罢了,你没有必要为了这种事情自责,也没必要去考虑太多。

我们都知道那不是你真正的想法。”

“我知道你们都不嫌弃我,但是我却很嫌弃我自己,如果我放开自己的这种欲望,那么我和食尸鬼又有什么分别?

我知道你想对我说什么,我不会放任自己,我会尽可能的控制,除非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