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二十二章 变脸

第二十二章 变脸


                听到夏天骐的话,和他一桌的女同学已经快要憋不住笑了,而此时此刻正站在他桌前的那个中年教师,则是被气的一脑门黑线,愤怒的咆哮道:

“你不是丁小钱,你是活祖宗,班级里真是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中年教师的话顿时令班级学生哄笑起,随手抓起夏天骐课桌上的一本,中年教师一连朝着桌上很拍了三下,对着学生们吼道:

“看戏呢?是不是都看戏呢,把老师当小丑了是不是,就这么好笑吗!

看看你们现在的成绩,看看你们现在的学习状态,就这还想着考大学?赶紧收拾东西滚家放牛去吧!”

中年教师越说越难听,不过夏天骐则是一点儿也没听进去,因为从他确认自己是那个“丁小钱”后,他的心思就已经不在这里了。

如果他猜想的不错,这起事件应该就是按照沐子熙分析的那样发展的,在他们刚迈进学校的时候,梁若芸遭到恶鬼的偷袭,被送进了异空间里,而他们这些人则被卷入了诅咒。

想原本的班级里应该会有一个叫做丁小钱的学生,就是不知道这个学生是请假家了,还是说已经被那恶鬼给杀死了。

总之,在这所被诅咒的学校里,他理所当然的被当成了丁小钱,一个高二五班的学生。

如果他是这样的话,那么其他人想也应该和同他差不多,估计都在其他班级里。

想到这儿,夏天骐的表情不禁变得古怪起,他们这些人倒还好,毕竟20岁出头,同高中生也没差个几岁,装学生倒也能装出,但是像徐天华这种大叔级的人物,如果再坐在班级里被教师训,那画面就太有意思了。

想到徐天华摆着张死人脸被班级教师训斥的狗血淋头的模样,夏天骐不禁笑了出。

接着,他便感觉脖领子被人给提了起,恶心人的吐沫星子再度飞到了他的脸上:

“你真是不要个脸了,说你你竟还笑得出,给我滚去走廊站着,什么时候中午放学什么时候走!”

就这样,夏天骐被硬生生的从班级里给赶了出。

站在班级外的走廊,看着偶尔有人走过的画面,夏天骐倒真有一种到高中时光的感觉,那时候他因为总打架闯祸没少被赶出去罚站。

尽管高中的忆是充满青春气息的,是美好的,但夏天骐眼下显然没有心思味这个,他需要尽快确定其他人在哪儿才行。

沿着走廊,夏天骐到了隔壁班级,露出一双眼睛朝着班级里看了看,随后夏天骐便又去了下一个班级。

一连将整个高二年组的班级看了一遍,夏天骐也没有发现冷月等人的身影。他习惯性的从口袋里拿出香烟,但随后他则又放了进去,毕竟他现在的身份是一个学生,要是因为抽烟被赶出学校可就得不偿失了。

心里面想了想,夏天骐便又往楼上走去。

将楼上完全转了一遍,夏天骐也没有看到冷月等人的身影,这也让他心里面很是不安,不知道冷月他们不再学校里又会在哪儿。

好在是楼下他还没有去过,所以倒是还存有一线可能。

一层接一层的找,夏天骐的额头渐渐露出了冷汗,这时候已是到了教学楼的一层。

从楼上下,刚要开始找寻,夏天骐便见一个小胖子被一脚从班级里踹了出,险些了个狗吃屎。

夏天骐被这胖子逗得够呛,但也没在意什么,则又继续挨个班级搜寻起,直到将整座教学楼都搜了一遍为止。

但是却并没有看到哪怕一个熟人。

没有看到冷月,没有看到沐子熙,就连徐天华和那两个新人主管也没有。

“该不会就我一个人在学校里吧?”

夏天骐想了想觉得学校里除却教学楼外还有食堂,还有老师办公室,冷月他们也有成为老师的可能。

正想着跑出去看看,夏天骐便听到身后响起一个声音,他下意识头看去,竟发现叫他的人是那个刚刚被老师踹出的小胖子。

“你叫我?有什么事吗?”

小胖子狐疑的看着夏天骐,犹豫了一下继而试探性的说道:

“团队事件?”

听到“团队事件”四个字从这个小胖子的嘴里说出,夏天骐顿时惊讶的张大了嘴巴,随即反应过对那小胖子问道:

“你是谁?”

“沐子熙。”

小胖子想了想说道。

“你说你是沐子熙?”

当听到小胖子说自己是沐子熙的时候,夏天骐顿时没忍住笑喷了出,因为这小胖子不但身材很圆,并且长得也是相当猥琐,一双眼睛还没有黄豆粒大。

“有这么好笑吗?看你笑的那个贱样,一定是夏天骐了。”

没等夏天骐说明自己的身份,小胖子已经猜到了。

“你真是沐子熙啊,怎么变成这样了哈哈不行了你在让我笑会儿。”

“能不能别笑了,你现在的样子也好不到哪去,长得和缺水的黄瓜似的。”

沐子熙见夏天骐一直笑个不停,也不爽的吐槽了他一句。

两个人到这一层的厕所,随后一人点燃一根烟吸了起:

“我觉得我自己的样子没有变,衣服也还是之前的衣服,但是别人看我现在正穿着校服。”

夏天骐摸了摸衣兜里的香烟打火机,以及他的工作证,这就是他进这里之前穿的衣服。

“应该是诅咒改变了我们这方面的认知,不过这种改变多少让我有些担心。”

沐子熙对此显得有些担忧,不过配上他现在这张肥脸,则充满了莫名的喜感。

夏天骐不敢再看沐子熙,因为他真怕控制不住自己,给沐子熙一记结结实实的飞脚。实话讲,长得这么挨揍的模样,他有史以还是第一次碰到。

“你担忧什么?我们的样子只是在对方的眼里改变了而已,又不是本质上的改变。”

“你说的尽管没错,但是这种情况却潜藏着一种危险,那就是你并不能确定站在你面前的人,真的就是这次参与团队事件的人。

像工作证这些东西,诅咒既然能让你在我眼里变成一根烂黄瓜的模样,那么也能让我看到你并不在的工作证。

所以单从视觉上,是没办法分辨真伪的。”(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