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四章 不辞而别

第四章 不辞而别


                尽管这个决定是艰难的,是对夏天骐他们这些朋友不负责任的,但是眼下他只能这么做。。

无论夏天骐他们骂他自私也好,骂他也罢,总之,他已经决定离开了。

他要变强,他要让自己变得更有担当,这些朋友他是不会忘得,永远都不会忘,他希望有一天自己还能够。

还是他们这些人,看着他们一张张熟悉的脸,然后随他们怎么骂自己,他都会笑着对所有人说,对不起,我晚了。

刘言敏从怀里取出他早就准备好的纸笔,随后他颤抖的给众人写了一封信,眼泪不受控制的从眼角留下,落在了纸上,也模糊了上面的文字。

将写好的信放在床头柜上,刘言敏便捂着脸哭了起,毫无疑问他是真的舍不得这些朋友,但是这却是他所能想到的最有尊严的方式了。

他不是去自生自灭,而是想要更好的活着,想要更努力的活着。

他期待着,期待着与这些朋友们再相遇的那天。

所以为了再相遇,他选择了此刻的离开。

挥手擦了擦眼泪,刘言敏颤抖的给自己点燃一根香烟,随后他伸手拉开房间门,快步的走出了屋子。

刘言敏的不辞而别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晚上八点多,当夏天骐浑浑噩噩的从房间里走出的时候,刚好见到开门进的赵静姝和楚梦琪。

两个人手上拎着不少东西,有床单被褥,还有一些生活所需的小东西。

“你们这是又出去了吗”

看着一脸兴奋的二人,夏天骐无精打采的问道。

“你这不是废话吗,如果我们不出去,这些东西难道还是从天上掉下的

你这臭无赖就是不会说话,早知道就不该听静姝的给你买床单和被褥,反正你也脏惯了。”

楚梦琪不知道又哪根筋搭错了,夏天骐也没觉得自己说什么,楚梦琪便跟他杠了起。

“是静姝给我买的,又不是你,要是你买的我直接打开窗户丢下去。”

夏天骐懒得理会楚梦琪,楚梦琪刚要发作,话茬便被赵静姝接了过:

“你俩能不能别一见面就吵,天骐,关于这一点我可得说说你,梦琪毕竟是个女生,你作为男子汉就不能让让人家吗非得吵嘴。”

“关键我也没说什么啊,和你说静姝,你可千万别被她给洗脑了,她可精着呢一肚子坏水。”

“我怎么不对别人一肚子坏水,偏偏就对你还是你自己也不怎么样。”

楚梦琪得意洋洋的冲着夏天骐抬了抬下巴,夏天骐做了一个认怂的表情,也不再说什么,弯下腰去看了看二女都买了什么。

“西红柿,苹果,床单被罩,还有洗涤剂,拖把,洗衣粉”

二女几乎将所有生活的小物件都买了,好在是她们不是普通人,不然这么一大堆东西,就她们两个那小身板根本拎不。

“这个是给你的,这两套是给敏敏和冷月的,你给他们送过去吧。”

赵静姝将给刘言敏和冷月买的两套床单被套递给了夏天骐,夏天骐接过后,嘴上嘟囔一句说:

“敏敏那个贱人没准又睡着了,我过去看看。”

夏天骐说完便跑到了刘言敏的门外,随后他则用力的一连敲了几下:

“静姝了,赶紧死出”

唤了几声,没听到里面有动静,夏天骐试着推开卧室门,随即发现刘言敏根本不再房间里。

“出去了”

夏天骐有些狐疑的走进房间里,随后将赵静姝给刘言敏买的那套床单被罩丢在了床上,刚想转身去,余光一瞥便发现了那封被放在床头柜上的信。

一步到床头柜前,夏天骐有些茫然的将那封信拿起,不多时,他便身子一颤,目光完全定格在了信件的内容上。

“致:我最最重要的朋友们。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走了。尽管这种不辞而别很是恶心,我的这种做法也很不仗义,但是我仅能向你保证的是,我并不是自暴自弃的离开,而是为了更好的未,为了遇见更好的我而做出的决定。

我知道这很难被你们理解,但是我相信你们是能够理解我,也会尊重我的选择。

离开你们,离开这个口头意义上的团队,对我们说是一件极为残忍的事情,我很不舍得,不舍得你们每一个人。

我曾经一度以为,我活下去的理由只是单纯的为了复仇,为了除掉更多的鬼物,觉得自己什么时候累了,什么时候觉得杀够了,就找到一个偏僻无人的地方,自行了结生命。

但是在不久前,我的想法却发生了改变。

毫无疑问,是因为你们的出现,是因为你们让我再次感受到了家的温暖,让我再一次收获了对未的渴望。

我的生命再度有了意义,我想要活下去,我想要和你们在一起,永远。

但是我现在却没办法,因为我不想让之前的事情再度重演,无论是发生在你们的身上,亦或是我自己的身上。

我渴望能够变得更强,渴望有能力保护你们,但现在,显然我只是一个弱者,我只是一个被你们保护的小角色。

你们可以说我矫情,可以骂我脑残,但是,这却不可否认的是我的底线。

如果我再这样下去,我会变得越越懒惰,到最后想不但无法保护自己,更会连累你们。

于是我走了,我选择忍痛离开你们,不是后会无期,而是期望着再见。

所以我绝不会死,起码在我们再次相遇之前,至于你们也一定要努力,因为这是我们双方的承诺,一定要再次相遇。

到那天,你们可以打我,可以骂我,但一定是要你们所有人,一定。

祝福你们,想念你们,我的朋友们”

“刘言敏你个王八蛋,死贱人”

当看完这封信知道刘言敏不辞而别后,夏天骐则立马咆哮起,之后他则想也不想的给刘言敏打了过去,但是刘言敏那边却显示暂时无法接通。

之后他又不死心的用通讯器呼叫了刘言敏,结果通讯器却显示无人接听。

显然,刘言敏是和他们玩真的,并不是说说而已。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