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五十八章 喘息(求月票)

第五十八章 喘息(求月票)


                这个人的身份显然不是一家娱乐城的老板这么简单,因为他从江镇的语气中便能感觉到,江镇很惧怕这个男人。

夏天骐不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会掺和进,但不管怎么样,这却是他们眼下唯一能够抓住的机会,并不是因为他们认识,而是因为这是他们能否活着逃离的唯一机会。

“你还认得我吗?我们在娱乐城见过的。”

夏天骐也不管对方愿不愿意搭理自己,他这时候便像是老熟人许久未见一样,激动的对着仍坐在围墙上的男人手舞足蹈。

本以为对方能够想想,但让夏天骐无比绝望的是,年轻男人在看了他一眼后,摇了摇头说:

“没什么印象了。”

年轻男人的话令夏天骐感到绝望,但听在江镇的耳朵里,却让他心里面暗松了口气,因为这就说明了,夏天骐他们与对方并不是一伙的。

见对方根本不想理睬他,夏天骐咬了咬牙依旧上赶着说道:

“求求你救救我们,只要你救了我们,以后无论什么事情我都答应!”

夏天骐这番话说的并没有水分,因为救命之恩,在他心里确实是无以为报。

年轻男人听后露出了一副饶有兴致的样子,既没有答应也没有说不答应,只是对着正面色发青的江镇讥讽道:

“以恶鬼级别的实力,欺负几个厉鬼级别的小鬼,这貌似不大好吧?另外,要不是我今天有些失眠,你对面那个混蛋就会复活一只鬼王,到时候你们跑了,便又是我的事情。

所以你能听懂我的意思了吗?”

年轻男人尽管说的淡风轻。但是这番话却足以令在场的所有人震惊,因为这就代表着,那个看上去吊儿郎当的年轻男人,是一个能够和鬼王掰掰手腕的人,其实力可想而知。

江镇尽管为人狂傲,但是这种狂傲也是分对谁。事实上就是不用那年轻男人暗示,他也能够隐隐感觉到对方不是他能够招惹的。

心里面暗骂着为什么会半道杀出个变态,但是嘴上江镇却只能咬牙切齿的应和着:

“我已经明白了,我现在就离开,现在就走。”

“嗯,走吧,要知道你的职业是什么,到底谁才是你的敌人。”

年轻男人的话显然带有警告的成分,江镇连连称是。在警告的扫了一眼夏天骐等人后,他则很是心有不甘的离开了别墅。

猴子死了,小五仍处于昏迷中,至于吕汝南则早早的就不见了踪迹。

见到对他们而言十死无生的危机,竟被年轻男人随随便便几句话就化解了,夏天骐顿时有种做梦的错觉,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帮我一把。”

冷月颤抖的想要从地上站起,夏天骐一把将冷月拉起。随后二人则踉踉跄跄的到年轻男人所在的位置,很是感激的说道:

“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我们这些人都已经变成死尸了。”

“你们别误会,我可不是特意过救你们的,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我就住在隔壁别墅,而你们则吵得我睡不着觉。”

年轻男人说的很认真。仿佛事情的真相就是他刚刚说的那样。

冷月有些无言以对,但是夏天骐却仍在感激说:

“无论怎么样,结果都是你化解了我们的危险,或许我们的能力在你的眼里一文不值,但是以后如果有需要。只要你一句话,我夏天骐定会万死不辞!”

“那你给我留个电话。”

“呃”

年轻男人的话令夏天骐有些发懵,本以为对方不会鸟自己,但竟真像以后会用到他们一样,让夏天骐将自己的手机号说出。

夏天骐本想说自己的通讯号的,但是仔细一看对方的两只手腕,他则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因为对方的手腕上根本就没有荣誉表!

荣誉表是公司职员的象征,他记得他爷爷都有戴着,但是这个人却显然没有,难道他不是冥府的人?

可不是冥府的人,又为什么会如此强大呢?

夏天骐对于这个娱乐城老板,脑海里又升起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老老实实的将手机号给了对方,对方记下后则打了个哈欠,看样子是打算离去了,不过临走前却又想到了什么,便见他转过头,对着冷月警告道:

“我警告你不要随便解开封印,你应该知道将那个东西放出,会给这座城市带多大的麻烦。”

年轻男人说完,夏天骐便示意冷月听话的答应一声,结果冷月的答却多少有些打脸:

“如果碰到相同的事,我还会选择这么做的。”

“你要是这么说,我就无话可说了。”

年轻男人也没生气,倒是有种觉得冷月这么想是对的意思,他在冲着众人笑了笑后,便再不废话的跳下了围墙,从众人的视线中消失了。

绝代走后,夏天骐和冷月他们也顾不上说什么,便赶忙去看沐子熙和楚梦琪的情况。

谢天谢地,两个人尽管气息微弱,但多少还留下一口气在。

因为害怕江镇去而复返,所以夏天骐他们也没敢再继续待在这里,忙带着几个伤员离去了。

与此同时,对面的一栋别墅里。

一个绝美的女子,穿着睡裙不紧不慢的从楼梯上下,对着刚刚进的年轻男人问道:

“那边是个什么情况?”

“冥府之间的争斗,并且厮杀的还挺激烈。”

“不是我说你,你管这闲事干什么,冥府间的争斗又不是一天两天了。”

“我感觉到了鬼王的气息,自然要去看看,不过这一趟过去的还挺值,我记得那天我和你说的,那个感觉上很像我的小子吗?

我刚刚又看到他了,并且为了报答我,还将他的手机号给我了。”

年轻男人说到这儿,则坏笑的看了那女子一眼,又臭屁的说道:

“你绝对想象不到这小子的名字有多猥.琐。”

“什么名字?”

“夏天骑。”

“这有什么可猥.琐的?”

“这还不够猥.琐?现在就是夏天,所以我也要骑你。”

走了很长一段距离,夏天骑才叫了救护车,将伤势较重的几个人送去了医院。

当然了,他和冷月自然也在重伤的行列之中,冷月的腹部被穿了个血洞,他身上也有很多处骨折,至于沐子熙楚梦琪他们,则比他们的情况还要严重得多。

尽管他们这次救人的目的达到了,但仅就这个过程说,他们真是失败的彻彻底底。(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