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五十四章 拼死抵抗

第五十四章 拼死抵抗


                “我知道你们是救人的,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只有我们保证能够活下去,才能将那个小子顺利救走,否则一切都是空谈,这么浅显的道理难道还用我说吗!”

楚梦琪对于夏天骐的语气有些不爽,毕竟她完全是出于好心才这么说的,但夏天骐却显然错会了他的意思。一

赵静姝看了一眼楚梦琪,又看了一眼夏天骐,这时候在旁说道:

“天骐我身上还有两瓶你上次给我的术法药水,你身上那瓶先留着,毕竟我不参与战斗,主要在一旁照顾敏敏。”

夏天骐下意识想要拒绝,但是沐子熙这时候则也一旁开口说:

“这位附魔师美女说的很有道理,毕竟现实摆在这儿,我们一会儿肯定是要拼命的。”

听到沐子熙的劝说,夏天骐才终于对着赵静姝点了点头,赵静姝随后对着沐子熙和楚梦琪一笑,便快步跑去了刘言敏那里。

吕汝南的目光一直死死的盯着赵静姝,目光中阴毒闪烁,显然不会让赵静姝和刘言敏躲在那边。

正所谓强大的实力能够碾压一切,这一点在江镇这里便得到了很好的体现,因为他明明已经看出了众人正在商量着对付他的办法,但他却表现的很有耐心,一副任夏天骐他们去布置,去商讨对策的样子。

反正无论怎么样,对面这些人都将会被绝望所吞噬。

“这别墅对于我们说只许进不许出,所以一定要找到阵眼并破坏它,而阵眼十之**就在吕汝南的身上。

所以我们的首要目标是吕汝南,想办法从他手里得到阵眼才是真的。

至于对抗江镇,这个实话说我们的胜算几乎为零,所以想要活命。想要我们这次的目的不落空,我们唯一的出路就是破坏阵眼,之后则分散逃走生死有命。”

沐子熙说出了他的打算,显然是对抗江镇为虚,找到阵眼并破坏才是实。

“我同意他的想法,我们现在只能这么做。”

楚梦琪听沐子熙说完。她立马附和着点了点头。

“你们还有什么打算吗?”

沐子熙见楚梦琪没什么意见,他这时候则看向夏天骐和冷月。

夏天骐和冷月都没什么意见的点了点头,见状,沐子熙才又说道:

“那好,既然大家都没什么意见,那我们就按照这个策略实施。

接下我们两个想办法尽量能够把江镇困住,夏天骐这里面你速度最快,所以抓吕汝南就交给你了。”

将冷月和夏天骐的任务分配完,沐子熙才看向楚梦琪说道:

“你作为我们的后手。相当是急救人员,哪里有需要你就支援哪里。”

“嗯,这个我能做到。”

四个人各司其职,各有分工,沐子熙转头看向正待在别墅院门边的赵静姝,不过赵静姝却并没有看他,而是在全神贯注的喂刘言敏术法药水。

收目光,沐子熙对夏天骐说道。我们需要那个附魔美女的帮助。

夏天骐点了点头,随后他则用通讯器给赵静姝发语音说道:

“静姝。帮沐子熙和冷神附魔。”

吕汝南见江镇并不着急出手,他迟疑了一下后问道:

“江老大,你有什么打算吗?”

“神算子,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放心吧,另外。你难道不觉得看他们做着无意义的挣扎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吗?”

“是比较有趣。”

尽管不想让江镇再拖下去,但是他又没办法命令江镇动手,所以只能沉着脸等待着。

相比于吕汝南,猴子的脸色更是狰狞无比,沐子熙不但干掉了他那三只厉鬼。更是断掉了他的一条手臂,他虽然也有能够恢复的术法药水,但是他现在却并不想用,因为看着这条断臂,感受着自伤处的痛感,会让他更加兴奋于接下沐子熙的下场。

江镇见赵静姝偷偷摸摸的正在给冷月和沐子熙附魔,他嘴角不由翘起了几分,不屑道:

“他们还真以为仅凭一个连厉鬼级别都不是的附魔师,就能和我抗衡了,这些没脑子的蠢货。”

江镇或许是感觉自己被夏天骐他们小瞧了,这时候也不再继续等下去,便见他再度打开了手上那把红色雨伞,随后缓缓的举起了起。

见江镇那边有所动作,沐子熙和冷月在相视一眼后,便各自开始了施法。

绽放着五彩光芒的毛笔拿捏在手上,沐子熙以天为画卷,以地为画轴,周身散发金光阵阵,虚空中,一幅蒸笼地狱之景隐隐浮现,其中旋着凄厉鬼啸之音,阴风肆虐狂卷。

沐子熙宛若神明,周身金光流转,持笔五彩绚烂,但他虚空中由他创作出的“画作”,却好似地狱之景,充斥着黑色与猩红,令夏天骐等人内心震惊无比。

再看冷月那边,双手连连打着繁复的手诀,嘴上伴有令人听不懂的吟唱。

缓缓睁开双眼,冷月的眼中射出两束银色的光束,他停下手诀,从怀中拿出数十张黄色纸符,随后扬手高高的扬起。

数十张纸符形成龙卷狂舞,两束银光融入,便见一座银色的球笼悬于半空,轻颤着发出阵阵音鸣。

因为他们的对手是江镇,所以无论是冷月和沐子熙,都不惜透支而使出了全力。

两个人在施法速度上都很快,短短几秒钟,两个威力浩然的咒术便已然成型。

看到上空一座蒸笼地狱,以及一座银光囚笼缓缓压下,吕汝南和猴子都惊惧的睁大了眼睛,显然都感觉到了莫大的危险。

倒是江镇仰头望着上方缓缓下压的两大咒术毫无惧意,便见他随意的丢出手中的红色雨伞,轻喝一声道:

“死亡吞噬!”

伴随着江镇的声音响起,原本缓慢升空的雨伞突然在空中一顿,继而红色雨伞上不停有血液滴落而下,眨眼间便在地面上汇成一条翻腾的血河。

血河从中间断流,随后自两端倾斜而上,竟形成了一张巨大的血口,直接朝着上方压的那两个咒术吞去。

冷月和沐子熙粗喘了一声,随后,二人则一个提剑,一个提笔,直接杀向了江镇。(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