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三十五章 夏天骐的尴尬

第三十五章 夏天骐的尴尬


                辞别了赵汇丰,夏天骐赵静姝打车到了机场。

在机场附近陪着赵静姝吃了顿饭,过程中夏天骐用通讯器呼叫了楚梦琪,想要将事件解决的消息告诉她,但是楚梦琪那边应该是正在事件中,所以并没有接听。

联系楚梦琪虽然没联系上,但让他感到惊喜的是接到了敏敏的电话,敏敏已经先他们一步到了福平市,催促他们也抓紧时间去,不然他一个人别墅也没意思。

将敏敏已经去的事情告诉赵静姝,赵静姝听后也显得很开心,毕竟对于他们这些人讲,最好的消息莫过于是报平安了。

过了安检,从登机口上了飞机,夏天骐和赵静姝坐下后便都有一种做梦的感觉。

因为他们恍惚觉得,时间又到了前一天,他们当时就是像现在这样坐在这儿,尽管过程不同,但是结果却都是在飞机上。

“要是外面在下点儿雨就更像是时间倒流了。”

夏天骐望了一眼窗外,颇为感慨的说道:

“尽管这一次的事件我没费多大力气就解决了,但是这却是以往我经历的众多事件中,比较让我毛骨悚然的一次事件。

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遗忘吗?”赵静姝看着夏天骐不确定的说道。

“对,就是遗忘,这个词汇真是越想越恐怖。”

“的确很恐怖,我一个侦查科的女同事,就曾和我说起过她和她前男友的一段往事。

她说她和前男友异地恋了3年,后两个人相聚又爱了4年,她那时候觉得自己永远都会爱着她的前男友,会嫁给他,会非常幸福的过一辈子。

但是最终,她们却因为一件事分开了。她也不再爱他,很快就找了其他男人。”

“你说这个和我们讨论的这个貌似不太搭边吧?”

夏天骐有些猜不透赵静姝想说什么。

“其实很搭边,只是另外一种遗忘的形式而已。你难道不好奇他们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不再相爱的吗?”

赵静姝这次也难得的向夏天骐卖了关子。

“说说看,我觉得应该是件不得了的大事吧。”

“怎么说呢,这件事既是大事,也不是大事。”

赵静姝有些难以启齿的抿了抿嘴,之后才说道:

“是因为我这个女同事怀孕了,但是她却没办法留下这个孩子,因为他们现在还不具备抚养一个孩子的能力。所以两个人在商量后便将这个孩子打掉了。”

“这个是男方不想要这个孩子吗?”夏天骐听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不。我这个女同事也觉得他们没办法抚养孩子,因为他们的工资当时连自己都养不活。所以打掉孩子是明智的。

但是当这个孩子打掉后,当她虚弱的从手术间里出,她便觉得自己不再爱她前男友了。

无论他们之前经历过多少坎坷,无论她的耳边是否还记有多少海誓山盟,在那一刻,她便发觉她已经不爱那个男人了。

随后,他们开始吵架,很多以前她不在意的,能够忍让的。能够包容的东西,从那儿之后非但无法包容不说,她更会心烦的乱发脾气,任何一丁点小事也会在她的眼里被无限放大。

就这样,两个人再也受不了彼此,7年的马拉松式的恋爱彻底画下句点。”

赵静姝平静的将这件事讲完,她便对正在若有所思的夏天骐说道:

“其实我那个女同事。早在她从手术间里出的那一瞬,就已经彻底遗忘了他们的爱情,而之后原本她觉得是她白马王子的人,却成了一个她怎么看怎么讨厌的陌生人。”

“这个的确是有些很可怕。”

夏天骐听后心里面也有些震撼,尽管他没有经历过男女间的感情,但是他却经历过友情变作陌生。就像是他和曹金海一样。

大学那几年他们无话不说,就像是寻觅了千年的知己,觉得以后当他们毕业了,他们肯定还会在一起,一起创业一起打拼,等老了以后一起下个象棋,一起扯个淡。

但是现在。他们就像是两个陌生人一样,他不知道和曹金海说什么,曹金海也不知道和他说什么,就仿佛他们以往经历的那些全都被遗忘了一样。

“遗忘是人类的天性,人类害怕的,恐惧的,反感的,其实就是人类本身所拥有的,只是这些东西藏得很深,不易被发觉罢了。”

“是啊,我很多时候就是这样,总爱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去说别人,事实上仔细想想,我和那些我十分讨厌的人几乎没什么区别。

我讨厌的装比的,然而我自己却很喜欢装比,我讨厌话多的,但偏偏我自己的话就很多,我讨厌腹黑的,但事实上我也有些腹黑。

有些事情我能够接受我自己做,但却无法接受别人也这么做。这可能就是人类最丑陋的自私吧。”

夏天骐这番话说的有些艰难,因为这就是他身上所具备的东西,但好在他是一个懂得改变的人,并不会自以为是的坚持本就是错误的东西。

“自私是人类最丑陋的一面,而遗忘则是人类最可怕的一面。

天骐,你有一天会不会突然变得不认识我了,突然就把我这个人给忘了。”

赵静姝咬着嘴唇,惹人怜惜的看着夏天骐。

“我怎么可能会把你忘了,我对飞机发誓绝对不可能。”

连忙解释了一句后,夏天骐不禁对赵静姝叮嘱说:

“静姝,我这个人是很信命的,更相信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信仰的力量。所以你以后一定不要在说这种话了,一定要往好了说。”

“哈哈,我就是怕你以后认识其他美女了,以后变得更厉害了,就不理我了,就把我忘了。”

“拜托,我又不是那种见色忘义的人,再说了,等我牛比了你也肯定牛比了。”

夏天骐心里面感觉怪怪的,突然觉得有些话应该和赵静姝说清楚了。

“静姝。”夏天骐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

“你想说什么?”赵静姝被夏天骐突然变作严肃的表情搞得有些忐忑。

“其实”

夏天骐本想和赵静姝挑明,以免赵静姝误会什么,不过想到赵静姝的聪慧,他突然觉得根本就没必要挑明,因为赵静姝一定能够猜到他是怎么想的。(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