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二十九章 最后两个

第二十九章 最后两个


                “这个刘昌美和张春雪应该已经和你说过了才对,正因为你不相信,所以她们才会逃走的不是吗?”

夏天骐从烟盒里拿出一根香烟,见状,王滨忙从口袋里摸出打火机,示好的帮夏天骐点燃了香烟,吸了一大口,长长的吐出烟雾,夏天骐又继续说道:

“如果你对我说的话感到困惑,完全可以等到明天去问张春雪她们,至于今天则不行。,”

“警察同志我现在有些迷糊,你刚刚说的那些到底是什么意思?”

王滨越听越迷糊,眼下甚至已经开始觉得莫名其妙了。

“等明天,你自己去问张春雪和刘昌美,到时候你或许就明白了。”

见夏天骐并没有对他解释的意思,王滨也没有在多嘴的去问,只是一个劲的在点头应着。

直到夏天骐说出他今晚会留在这里过夜,王滨才有些难办的开口说:

“那个警察同志,并不是我不想留你在这儿,只是这别墅并不是我的,连我们这些人都是借宿在这里的。

再者说了,张春雪和刘昌美既然都了,你看看是不是”

王滨的意思很明显,就是不想让夏天骐待在这儿,想让夏天骐尽早离开。因为就像他刚刚说的那样,事情起因是因为附近派出所接到一起报案,说别墅里死了人,所以才会有夏天骐这儿调查情况,并在过程中发现了张春雪和刘昌美的失踪。

不过眼下刘昌美和张春雪已经了,别墅里又没有人出事,所以在王滨心里自然觉得夏天骐已经没有再留下的必要了。

毕竟事情的真相已经很清楚了。

夏天骐当然能够猜到王滨是怎么想的,所以他这时候突然笑了一声,随后对王滨说道:

“王先生,恐怕你还不知道自己当前的处境,这么和你说吧,根据我们警方的调查,当初和你一起过这儿旅游的一行9人。仅剩下的人就只有你,以及张春雪和刘昌美。

我想你应该能够明白我说的意思?”

“警警察同志,你你别开玩笑,我们当初一起的那些人都在呢。怎么可能只剩下我们三个了,你这说话实在是太逗了。”

“你看我像在开玩笑的样子吗?”夏天骐脸上的表情瞬间冷了下。

王滨被夏天骐那副冰冷的目光吓得打了个寒颤,从嘴巴里发出一声艰难吞咽唾液的声音,表情顿时变得惊恐起。

“今天晚上我会待在别墅里,如果有什么情况。尽量喊出,或是弄出足够大的动静,我会及时听见并赶的。

还有就是,除了我以外,无论是谁敲门都不要理会,发现不是我,就大叫着喊我过就行了。”

“我还是无法理解你的意思。”

王滨仍是一副听不懂样子,或者说,他打心底里就不愿意接受这个真相。

只愿意相信自己相信的,会想尽一切去否定自己不相信的。这无疑是绝大多数人的天性。

夏天骐发现无论是这王滨,还是楼上的张春雪和刘昌美,这三个人在这一点上简直是一模一样,真不愧是一个公司的同事。

不过王滨既然不愿意相信,那么他也没必要再说什么了,毕竟他找王滨的目的,说白了就是为了提醒王滨小心,再者就是向他传达自己今晚会留在这里。

所以不管王滨接受与不接受,起码在他这边说目的是达到了。

“总之你按照我叮嘱的话去做就好了,有事大声喊我。我先上楼了。”

夏天骐留下这句话,便直接转身出了房间,随后,自楼上口传过一串快步上楼的脚步声。

王滨站在门口愣了有一会儿。随后他则按照夏天骐走时叮嘱的那样,将房门关上并且反锁上,若有所思的坐在了床边。

“出吧。”

王滨坐下后也不知道在和谁说话,因为房间里无论怎么看都只有他一个人在。

事实上也的确没有其他声音应,王滨的眉毛不禁挑了挑,便见他这时候起身站了起。随后蹲下身子将落在地上的床单掀了起。

床单被王滨掀开的刹那,便见吕阳的脑袋缓缓的从中探了出,脸上依旧满带着阴郁。

“之前的那个警察又了,还和我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

王滨说完后,本以为躲在床下面的吕阳会爬出,或是好奇的询问些什么,然而吕阳却依旧躲在床下完全没有出的意思。

王滨看了一眼表情不大对劲的吕阳,随后也绷起脸问道:

“你到底有什么秘密要告诉我,现在说吧。”

“你过。”

吕阳诡笑着对王滨说道。

“让我过去干什么,你赶紧出!”

“不,那个秘密就在这里,你靠近过才看得到。”

吕阳越说脸上的表情便越加诡异,王滨尽管觉得吕阳怪怪的,但是想到他和吕阳并不熟悉,吕阳既然特意过说有秘密要告诉他,应该不可能耍他才对。

这么一想,王滨便狐疑的蹲下了身子,嘴上又不禁问道:

“现在能说了吧?”

吕阳的表情突然变作狞笑,随后将脑袋缓缓的探到王滨的耳边:

“那个秘密就是你要死了!!!”

王滨甚至还没有反应过,便被吕阳一把拖了进去。

“咚咚咚。”

敲响了张春雪和刘昌美所在的房间门,夏天骐声音平淡的说道:

“是我,开门。”

听到夏天骐的声音,张春雪和刘昌美才应了一句,接着一串挪动物体的声音便随之传了出。

“太好了,你终于了,刚刚真是吓死我们了。”

张春雪将房门打开,便心有余悸的说道。

闻言,夏天骐不禁问道:

“怎么了?难道刚刚有人过敲门?”

“这倒没有,只是因为你不在这里,所以我们心里面没底。”

看了一眼被堵在门边的写字桌和椅子,夏天骐干笑一声道:

“看得出,你们心里面确实挺没底的。”

走进房间里,夏天骐刚要坐下,心里面便突然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他面色微变,甚至顾不得坐下便对刘昌美问道:

“你对王滨还有印象吗?”(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