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十九章 再添

第十九章 再添


                走出别墅后,张春雪拉着她的行李箱,充满不安的又头望了望正在被雨水冲刷的别墅,不知道为什么,尽管她已经从中走出了,但覆在心中的阴霾却依旧挥之不去。,

“你还在磨蹭什么啊,雨太大了,我们赶紧走!”

刘昌美走了一段距离后,才发现张春雪没有跟过,不禁转过头冲着已经被浇湿的张春雪大喊了两句。

“我这就过去。”

听到刘昌美的呼喊,张春雪点了点头,便拉着她的行李箱快步跑了过去,耳朵里满是外界那有些扰人的雨声。

张春雪和刘昌美的离开,看似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但事实上,在别墅二楼的小厅里,有4个人正直挺挺的站在落地窗前,在透过被雨水模糊的落地窗,满带恶意的注视着正在雨水中狂奔的二人。

天气预报上只说是一场雷阵雨,但事实上这却是一场不折不扣的大暴雨,还没进入晚上,天色便已经完全黑了下。

沉重的乌不见散去,电闪雷鸣轰隆作响,令闷在房间里的赵晓爽有种迎接世界末日的感觉。

“这该死的天气还有完没完了,真是的!”

赵晓爽用被子捂住脑袋,在床上烦躁的翻滚了两圈,之后便又发泄的大叫了起,直到她觉得累了才停下。

以这种方式发泄了一会儿后,赵晓爽将脑袋露出,开始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房间里有些潮湿的空气,但显而易见的是,她丝毫没有觉得自己的心情有任何好转。

正当她想要在发泄一轮的时候,便见房门缓缓的被推开了,徐晓冉脸色阴郁的从门外走了进去。

看到徐晓冉进,赵晓爽随意的问了一句说:

“干什么去了?”

徐晓冉没有答,只是摇了摇脑袋,之后便坐在了床上。

见徐晓冉没有想和她聊天的意思,赵晓爽脸色有些不好看的撇了撇嘴。也没再主动说什么。因为没什么事干,她也能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打算用睡觉熬过这段时间。

“你盖被子吗?”

赵晓爽觉得房间里突然冷了许多,当然也或许是她穿的很少的关系。因为她身上只穿了一件很薄的睡衣。

徐晓冉这次依旧是摇了摇脑袋,赵晓爽以为徐晓冉并不需要,便在躺下后直接夹在了腿上。

“喀喀喀喀喀喀”

然而她刚刚将眼睛闭起,便听耳边传进一串让她心发慌的磨牙声。

赵晓爽转过头看了徐晓冉一眼,但是徐晓冉却没有看她。依旧是背对着她坐着,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

见徐晓冉也不头,赵晓爽瞪了她一眼,便又重新躺了下去。

“喀喀喀喀喀喀”

就和之前的情况相同,她刚刚将眼睛闭上想要睡一会儿,那该死的磨牙声便又出现了。

房间里就她和徐晓冉,所以毫无疑问那种磨牙声是徐晓冉发出的,至于目的就不得而知了。

赵晓爽再次从床上坐起,面露愤怒的瞪着正背对着她坐在床上的徐晓冉。

然而像这样瞪了足足有5分钟,徐晓冉既没有转过身。也没有再发出那种磨牙声,赵晓爽本想张嘴说她几句,不过想到对方已经收敛了,便没有再找事的开口。

再度躺下,赵晓爽这特意的听了一会儿,房间里很安静,徐晓冉一动不动的坐在床边,背影看起颇有一股子诡异劲。

赵晓爽懒得再看徐晓冉,这时候便翻了个身,没多久便了睡意。可就在这时候,那该死的磨牙声便又响了起:

“喀喀喀喀喀喀”

“你好端端的磨什么牙啊!”

赵晓爽这一次终于是忍不住对徐晓冉咆哮起,但徐晓冉却依旧没有搭理她的意思,不过倒也不再继续磨牙了。

“有病!”

赵晓爽见徐晓冉不理会自己。也不和自己吵,她也只能愤怒的将被子蒙在头上,这样尽管是闷了点,但谁又知道那个臭女人还不会再发出那种恶心人的声音。

事实上她的这种做法也确实起了作用,因为将被子蒙住后,外界的一切声音她都听不见了。所以没一会儿她便睡着了。

这一觉不知道睡了多久,赵晓爽只觉得脚有些凉,她下意识的收了收脚,但随后却又觉得身子变得很沉。

有些迷糊的睁开眼睛,赵晓爽在黑暗中突然看到了两个血色的红点,她不知道那是什么光,在黑暗中一闪一闪的,时而出现又时而消失。

但就在这时候,一只冰冷的手突然抓在了她的手臂。

身体猛地打了个冷颤,赵晓爽顿时了个透心凉,原本迷糊的神智完全恢复了清醒。

也直到这时候她才看清楚,那两个不停在闪动的血色红点是什么,那竟然竟然是一双眼睛!

确切的说,那是徐晓冉的眼睛。

“你你”

被徐晓冉冰冷的手抓着,赵晓爽心中的不安上升到了极点,声音也不受控制的在颤抖着:

“你你怎么会在被子里,你想干什么!”

赵晓爽这句话说完,便见在她脚下的徐晓冉开始面露狰狞的爬了上,她本能挣扎着踢着想要爬上的徐晓冉,但徐晓冉却像是不怕疼一样,依旧在向她爬着。

“你到底要干什么啊,你给我滚开!”

赵晓爽挣扎着想要从被子里出去,但是徐晓冉却将她束缚的死死地,很快便彻底趴在了她的身上。

被徐晓冉压在身底下,赵晓爽顿感呼吸变得困难起,并且全身的力气也像是被抽干了一样,她再也使不出丝毫的力气用作反抗。

“喀喀喀喀喀喀”

徐晓冉的长头发垂在了赵晓爽的脸上,赵晓爽顿时什么都看不见了,但却能够感觉到那些落在她脸上的头发在不停的动着,并且一直有散发着恶臭的液体,在顺着头发落在她的脸上。

“救命啊救命!”

赵晓爽感受到了自死亡的威胁,她拼命的大叫着,寄希望于有人能够听到,然后冲进房间里将她救下,可事实上她的声音却正在变得越越小。

就在她的意识逐渐模糊的时候,她不禁想起了张春雪曾对她说过的一句话:

“小心和你住在一起的那个女人。”(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