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十八章 误解

第十八章 误解


                “是你们叫我们的?要对我们说什么事?”赵晓爽看了张春雪和刘昌美一眼,面露古怪的问道。。

至于其他人则没有说话,只是同样用一种令张春雪很不舒服的目光,在看着她们。

刘昌美没敢说话,张春雪在组织了一下语言后说道:

“将大家叫到王经理的房间里,是因为我和小美发现了一件非常可怕的真相。”

“可怕的真相?”众人听后再度感到一头雾水。

“尽管听起很不可思议,但是事情的真相就是这样,我们原本一起这里的人,其中有4个人都莫名的失踪,然后又莫名的进4个人替换掉了他们。

胡晓光,郑九龙,程欣,以及童庆迪。”

听到张春雪提到的这4个陌生的名字,王滨不认识的说道:

“你说的这4个人我并不认识他们,另外你刚刚说的那些,我也完全不相信。”

王滨说的很直白,事实上他早就觉得张春雪的精神有问题了,因为早在玩游戏的前后,张春雪就让他很感到莫名其妙。

“小雪说的都是真的,我可以作证。我们刚刚已经打电话给人事经理确认过了,这次旅行的人里,根本就没有吕阳他们几个,他们是混入我们当中的。”

“怎么连你也变得这么奇怪了?”

王滨懒得再听下去的打断了刘昌美的话,至于其他人也都面露怪异,显然将刘昌美和张春雪的话当成了天方夜谭。

对于这种情况,无论是张春雪还是刘昌美都有些发懵,她们尽管有想到众人会不信,但却没想到竟会完全不在意。

“怎么,今天是愚人节吗?还是看我们太闲,故意想讲个怪谈给我们听?”

李俊峰说着,便从烟盒里拿出根香烟叼在嘴上,在点燃后则打了个哈欠说道:

“要是你叫我们就只是想讲个怪谈的话。那我先去了,我看外面这大雨也没有停的意思,再没有什么天气比下雨天更适合睡觉了。”

李俊峰说完便要离开,刘昌美急的不行。忙叫道:

“你现在不能走,我们还没有说完。”

说着,刘昌美则不安的看了一眼张春雪,但是张春雪却低着头,显然就连她自己也失去了信心。

“那个如果你们不信的话可以打电话给人事经理。”

刘昌美突然想到了这一点。

“打什么啊打。这大雨下的手机一格信号也没有。”赵晓爽这时候也已经快听不下去了。

“如果你们在编故事,或是想要搞什么恶作剧出的话,我劝你们还是不要那么无聊的好。”

王滨的话说的有一些难听,刘昌美听后顿时愤怒的叫道:

“我们并没有无聊的搞恶作剧,也没有编故事,我们说的都是真的,为什么你们就不相信我们!”

“我们为什么要相信你们,你们说的哪里有一点值得相信的地方?”

王滨看着被气的不行的刘昌美冷笑了一声,然后大义凛然的说道:

“你们说的那些扯不扯淡暂且放到一边,要我们相信可以。你们拿出证据,证明你们说的是真的。”

“要证据当然有,小雪把你手机上的照片给他们看看。”

“没用的,他们会说那几个人只是路人,就和早些时候的你认为的那样。”

张春雪摇了摇头,觉得即便将她手机里的照片给他们看也是起不到什么作用的。

见张春雪自己已经放弃了,刘昌美很是不爽的抱怨道:

“我就说没必要找他们的,结果怎么样?”

“合照!对,还有合照。”

张春雪这时候恍然想到了他们到达南沙滩的第一个晚上,在别墅的门口让郑九龙拍的那张合影。

“只要你们看到那张合照。就什么都清楚了。”

张春雪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说道:

“照片就在相机里。”

“公司的相机我记得在秦凯那儿。”李俊峰这时候说道。

“那你去拿吧。”

“没问题。”听到王滨的吩咐,李俊峰便要打开房门出去,但在出去前。张春雪却特意叮嘱说:

“不要告诉他我们是为了看里面的照片,就说是拿拍照。”

李俊峰出去后,王滨不耐烦的坐在床上,看着张春雪和刘昌美说道:

“别说我们不相信你,现在一切都按照你说的做了,也希望你们的闹剧可以就此收场。我们是一个公司的。能一起工作本就是缘分,眼下还能一起出旅行,我觉得这种缘分更应该被珍惜才对,而不应该有那么多偏见。”

“你误会我们了,我们才没有对公司的同事有偏见,关键是他们根本就不是我们的同事!我们连他们是谁都不清楚。”

刘昌美觉得自己受了很大的委屈,明明是好心提醒,结果到头却惹得一身的不是。

张春雪没有说话,而是等待着李俊峰拿着相机,事实上她心里依旧是完全没底,因为相机竟然在对方的手上,那么他完全可以将照片删掉。

所以那张照片眼下还在不在都是个问题。

心里面正想着,便见李俊峰拿着相机推门走了进,随后将相机交给了张春雪道:

“你自己找吧,看看能不能找得到。”

张春雪没有说什么,开始仔细的在相机里翻找起,然而反复找了好几遍她都没有找到他们的那张合影,可见早就被那个叫做秦凯的人删掉了。

“那张照片被删掉了。”

“好了,这场闹剧到此结束。”

王滨毫不留情的给张春雪和刘昌美下了逐客令,李俊峰和赵晓爽则也喜闻乐见的离开了。从王滨的房间里出,张春雪叫住打算上楼的赵晓爽对她提醒道:

“小心那个女人。”

“神经病!”

赵晓爽以为张春雪是在咒她,不由狠狠的瞪了她一眼,随后则嘟嘟囔囔的上了楼。

对于刘昌美说,人生最大的郁闷就是在于好心好意却被误解,她发泄般的挥了挥拳,然后对着正不知道在想什么张春雪说道:

“这你该死心了吧,好了,他们既然不信,那我们就不管他们了,我们自己先离开这儿。”

张春雪没说什么的点了点头,之后两个人则到了楼上,在收拾好各自的行李后,匆匆的下了楼。(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