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一章 南沙滩

第一章 南沙滩


                南沙滩是临近着南海的一座小岛,四季如春,原住民靠海吃海,早时候以出海打渔为生,但随着近几十年的发展,这里早已经成了游人旅游观光的好去处。。

原住民有很多也已经放弃了老一辈人的传承,发展起了旅游事业,从打渔变成了开钓鱼馆,开饭店,做导游,专门服务于外的那些旅游者们,让他们能够真正的体会到南海滩的风光,以及独特的人文文化。

连传统的渔民们都发现了新的商机,就更不用说那些投资商了,靠近海边的一处高地上,建起了一座座能够享近风光的海景别墅。

因为这里地势较高,不用担心被潮水吞没的事情,所以没了这层风险,这里的海景房单价,最便宜的也要在10万一平。

站在落地窗前,望着不远处那一片浩瀚的蓝色,嗅着屋子里自海洋的气息,夏天骐向上提了提他的大短裤,颇为感慨的说道:

“这是好人,好景,好风光啊。”

“好景好风光我能理解,但是你这好人指的是什么?”

赵汇丰坐在餐桌前,很有耐心的在翻动着烤炉上的海鲜,觉得差不多了,便抓起一把事先已经调配好的烧烤料撒了上去。

问着烤海鲜的香味,夏天骐也不再继续望着风景装比,忙屁颠屁颠的跑了过,一屁股坐在了餐椅上:

“怪不得人们总是将沙滩和美女放在一起,外面沙滩上的美女可真是不少,你和我说实话,这是不是你选择在这里定居的原因?”

夏天骐有些臭屁的说完,赵汇丰便伸手拍了一下夏天骐的脑袋:

“废话!要是这里毛都没有,我倒不如老老实实在宣城市待着。”

见赵汇丰也露出一副色眯眯的表情,夏天骐顿时秒懂了,趁着赵静姝在楼下洗澡还没有上,夏天骐忙又坏笑着问道:

“人家都说当老板的,睡女人就像呼吸空气一样简单。你单身了这么多年,别告诉我你一直都守身如玉。将你寂寞的时光都奉献给了你的双手。”

“这种话是做小辈能问的吗!”

赵汇丰听完夏天骐的话后,一张并不怎么显老的脸瞬间就绿了,忙头看了看楼梯。见赵静姝还没有上,他才松了口气的说道:

“能不找吗我,我又不是有那方面缺陷,只是静姝那时候还太小,我怕她知道了没法接受。所以一直都是在暗地里进行着。”

“哈哈,我就知道是这样。”

夏天骐听后顿时笑喷了出,但很快他便强憋笑意,一副非常理解的样子说道:

“男人嘛,尤其还是一个成功的单身男人,泡泡妞很正常。”

“我是正常,可你小子要是敢背着我女儿泡妞,我知道了非和你拼了老命。”

“呃”夏天骐听后顿时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赵汇丰说完也有些后悔,忙改口说:

“当然了,我是说如果你以后和我女儿好了的话。

不过我们有言在先。你好与不好的,都不能把我的事告诉我女儿,要不然有你的好看!”

赵汇丰说的非常狠,夏天骐听后连连点头表示不敢,随后也不再说什么,忙戴上手套,将快要烤糊的海鲜从烤盘上拿下。

尽管烤海鲜的香味并不让他感到恶心,但是当夏天骐试着吃了一小口烤鱼后,他则差点儿没有直接吐出,因为赵汇丰坐在这里。所以他也只能装作若无其事的硬生生咽了下去。

“我去趟洗手间。”

跑到卫生间里,夏天骐对着便池干呕了好一会儿,因为只吃了一小口,所以他也没吐出什么东西。但是胃里翻江倒海的却很是难受。

打开水龙头接了点水漱口,夏天骐这才又去了客厅,而这时候赵静姝也已经从楼下上了。

看到夏天骐从卫生间里出,赵静姝立马就明白了是怎么事,待夏天骐坐下后,赵静姝则突然拿出了两个苹果。放到了夏天骐的面前。

赵汇丰看到赵静姝竟然拿了两个苹果给夏天骐,他不禁疑惑的问道:

“这一桌子海鲜美味呢,给天骐苹果干什么?”

“那个我最近减肥,另外食欲也不太好。”

见夏天骐吞吞吐吐的样子,赵汇丰尽管心里面觉得奇怪,但也没有再问什么,只是嘴上嘟囔了一句:

“你们现在这些小年轻啊,真是搞不懂。”

一顿丰富的海鲜盛宴,夏天骐就只是吃了两个苹果,赵汇丰或许是早就吃够了,所以也没吃多少,倒是赵静姝大虾扇贝的吃了好多。

吃完了饭,赵汇丰便打发着夏天骐和赵静姝出去走走,显然是有意为他们两个创造机会,夏天骐明知如此,但心里面却一点儿也不反感,毕竟和赵静姝在一起本就是件很舒服的事情。

沿着沙滩向着海边走去,路上他们看到了不少手牵手的情侣,有说有笑的或是走在他们的前头,或是在亲昵中被他们超越。

夕阳沙滩,海风吹拂,夏天骐觉得这是他自从加入公司以,在心情上最为惬意的一天。

“等以后有机会了,真应该带敏敏和冷神也过玩完。”

“他们了吗?”

“还没有,不过也应该快了吧。”

夏天骐之前有联系过冷月和刘言敏,但是二人的手机都处于无法接通的状态,在通讯器上给他们发消息,他们也都没有复。

就在夏天骐和赵静姝享受着难得的惬意,肩并肩的漫步在金沙滩上的时候,距离他们不是很远的环海公路上,一辆中型的巴士车缓缓的停了下。

“到地方了,你们顺着这条路再往下走走就是海景别墅。”

司机这时候站起身,对着身后的游客指了指不远的一排别墅道。

“终于到地方了,坐的我的腰都快断了。”

“睡觉的都别睡了,到站了。”

车上一共坐着9个人,有男有女,最大的也不过30岁出头,大多数都是二十几岁的样子。

张春雪背着包,睡眼惺忪的从车上下,脚刚刚落地,便又想到什么似的缩了,转过头对着司机问道:

“你到时候还接我们是吧?”(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