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三十七章 恶魔

第三十七章 恶魔


                三个人前脚刚迈进屋子里,后脚房门便“通”的一声关上了,这也将本就心里没底的三人吓了一跳,尤其是跟着中年男人的那两个相对较老的男人,显得最为恐惧。小说,

“事情不妙,门怎么自己关上了!”

其中的一人下意识的从怀里掏出几张咒符,至于另一人的手上则突然多出了一个紫红色的葫芦,皆充满警惕的停在原地,如临大敌般的看着那道刚刚关闭的大门。

“这是封鬼的阵法,出现点儿怪事岂不是很正常,不要像普通人那么一惊一乍的好吧。”

中年男人对此则没什么太大的感觉,毕竟这里就算真有什么厉害的鬼物,也肯定被阵法困的死死地,最多也就像刚刚那样,弄出点儿动静吓吓他们而已。

被中年男人说了一句,另外两个人倒也没反驳什么,只是依旧是那副警惕十足的模样。

客厅里黑漆漆的,窗帘被严密的拉合着,中年男人的目光在客厅里扫视了一圈,嘴上不禁呢喃说:

“怎么看起这里还像是有人住的样子?”

“说不定这里就是有人在的,不要再耽误时间了,赶紧找到阵眼,然后我们离开。”

身后这两个人说白了,就是中年男人雇佣的保镖,他们对于阵法的事情完全就是外行。

“交给我吧。”

中年男人点了点头,随后他快步到窗前,一把将窗帘拉开。

然而就在这时候,他却听闻身后突然传出一声惨叫,他下意识到看去,便见一颗人头朝着自己飞,一并飞的还有几滴有些温热的血珠。

人头落地,随后滚向了一边,而那具失去头颅的身体,则也在这时候失去平衡般的摔在了地上。

三个人。眨眼睛便死掉了一个。

“啊!”

不但是中年男人不知道那人是怎么死的,就连站在死者身边的老者,都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老者惊悚的叫了一声,便下意识朝着门边逃去。中年男人张了张嘴想要喊住他,但是还没等发出声音,自门边的厨房里便突然窜出一道血影。

老者心有所感的转过头去,但还没等他看清楚那血影是什么东西的时候,他的脑袋便也已经飞出了很远。

特意找保护自己的人。在眨眼之间就变成了两具尸体,中年男人顿时被吓得魂飞魄散,下意识便朝着距离他最近的一个房间逃去。

然而,他刚刚才迈出一步,便见那个房间的门前突然冒出一个女人。

女人周身散发着血红色的气息,眼中闪烁着紫红色的光芒,俨然是一只恶鬼!

中年男人自知自己根本不是恶鬼的对手,但是为了活命,他也只能拼拼看了。

但是那女人却根本没有给他丝毫出手的机会,只见它轻轻的抬起一只手臂。随后在空中一顿,中年男人的脑袋就像是被某种力量操控了一样,用四溅的鲜血在空中画出一道坠落的抛物线,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不知道过去多久,房门突然又被人打开了,夏天骐的爸爸背着公文包从外面进,然而客厅里已然没了之前的痕迹。

厨房里,夏天骐的妈妈愉悦的探出了头:

“了?”

“嗯,今天有点儿事所以加了会儿班。”

“”

曲优优的家里。

时间已经接近凌晨,尽管夏天骐让曲优优和董凤彩正常休息就行。但是因为之前听了武婷婷和大伟被杀的消息,她们是既不敢睡也睡不着了。

甚至就连离开夏天骐,待在卧室中的胆量都没有,所以三个人便都坐在沙发上若有所思。

谁也没有找个话题聊天。夏天骐闭着眼睛一直在想着,鬼物会以何种方式出现。

时间就这样一点点的走着,不知不觉间便到了凌晨4点多。

在无声的等待中,董凤彩和曲优优都熬不住困的睡着了,反观夏天骐则目光炯炯的在巡视着整间屋子,他有一种强烈的直觉。或许那个鬼东西已经了。

睡梦中,董凤彩和曲优优猛然惊醒。

醒后他们发现自己依旧是坐在沙发上,只是让他们感到无比胆寒的,是坐在她们身边的夏天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那个恶魔!

那个恶魔犹如锥子般的下巴微微动着,它的手里依旧握着一个锤头,稀疏的头发无法遮盖住它后脑的血洞,曲优优和董凤彩甚至能够嗅到一股腐臭的味道。

二人的神智此时都极为清楚,但是她们却一动也不动,就连张开嘴巴都做不到,就像是被定住了一样,就只能像现在这般无比惊惧的看着它。

曲优优不知道她现在究竟是在做梦,还是说这就是现实,她的内心在不甘的挣扎着,但是身体却完全失去了掌控。

那个恶魔缓缓的转过头,将一张布满狞笑的脸完全的对准了她,随后则一点点靠近了过。

“我可以不杀你,但你要帮我做一件事”

曲优优猛地睁开眼睛,同董凤彩一样身子直挺挺的从沙发上坐了起。

夏天骐一直在注意着曲优优和董凤彩,二人醒后,董凤彩便惊魂未定的惊叫起,至于曲优优则表现的要相对冷静。

“你已经醒了,就不要再叫个没完了,冷静点儿!”

夏天骐对着董凤彩冷冷的说了一句,随后他则对正若有所思的曲优优问道:

“刚刚你们梦到什么了?”

“我看到了一个长着尖下巴的男人,那个男人的脑袋上有一个很大的血洞,它就坐在这个地方,我一动也动不了,我当时还以为是真的呢,真以为你不见了呢。”

董凤彩声音颤抖的说道。

夏天骐听后象征性的点了点头,又对曲优优问道:

“你和她梦到的一样吗?”

曲优优看着夏天骐,在犹豫了片刻后摇头道:

“前面一样,但是后面不一样。”

“哦?你梦到的是什么?”

“那个恶魔想让我帮它做一件事,它对我承诺,只要我帮它做了这件事,它就不会杀我。”

曲优优说到这儿,董凤彩和夏天骐的脸上都露出了奇异之色。(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