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三十六章 潜入

第三十六章 潜入


                回到卧室里,董凤彩抹了一把眼泪,很是不安的对曲优优说道:

“优优我好害怕,大姐他们都死了,我们……我们会不会……”

“别那么乌鸦嘴,大姐他们会死是因为他们根本不信我,但是我们不会有事,因为有人在保护我们。

你要对你自己有信心,如果连你自己都觉得活不下去死定了,那就是神仙了也百搭。刚才夏先生的话你好好想想,不管他说话是好听是不好听,都是为了能让咱们活下,所以不要不往心里去,更是不要记恨什么。”

“我知道了优优,其实我觉得夏先生还是很好的人,只是有些凶。”

尽管曲优优和董凤彩进了卧室,但因为卧室的门是开着的,再加上夏天骐的听力不错,所以她们在说什么他听得是一清二楚。

夏天骐笑了笑,说起他早已经不是刚进公司的那个逗比青年了,从一开始的模仿冷月高冷,到现在经li 的事件多了,对他人生命产生的那种漠视,很多时候他是没感觉的。

因为总会有一种,你死了就死了反正和我也没什么关xi 的想法在。

但是如果回到他没有加入公司前,恐怕就是看到有人要跳河,他怕是都会下水去救人,就算没有下去救人,但是心里面也多少会可惜,好端端的为什么会想不开。

可放到现在,他肯定连眼皮都不会眨一下,心情好了可能过去阻止一下,要是心情不好则根本不会在意。

他一直很讨厌自己在心态上的这种冰冷转变,因为如果人人都和他一样,像他一样只对自己身边的人在意,那么这个世界也就彻底的完蛋了。

这其实是一个很现实的事情。每个人都觉得应该对自己好,对自己身边的人好,外人什么的都是外人。但是如果理性一点儿去考lu ,每个人都自私,那么这个世上也就没有信任了。

人永yuǎn 是盲从的动物,说白了就是少数服从多数。多数决定真理。

一旦绝大多数人觉得自私是对的,不敢信任别人是对的,那么所有人便都会有样学样,因为你善良一点,就会被当做异类。

这也是为什么他在刚认识冷月的时候,会觉得冷月无论什么人都救的做法很脑残,会骂他圣母,骂他没有点儿判断能力。

但事实上冷月并没有错,错的人其实是他自己。错的是这个社会现实。所以错的成了对的,并且站在高高在上的位置,以自己的错误去抨击正确。

当然了,他现在尽管明白了这个道理,但是他依旧不会像冷月那样,依旧会按照他以往对于善恶的判断,去判断这个人他是否应该相信,又是否值得自己去帮。

而像曲优优这种你帮她。她能念你好的人,说清楚了就是知道感恩的人就很值得帮。不说什么知恩图报,以死相许的,起码发自内心的说你几句好话,心里面也舒坦。

夏天骐是不想再变得淡漠下去了,因为他现在不能吃正常的食物,本身又是鬼物体质。难听点儿说从头到脚已经不像人类了,如果连心性都变的极端冷漠,那么他又与鬼物有什么分别呢?

所以他绝对不能忍受自己丧失人性,不是说他不想让自己变坏,而是他不想让自己变鬼。

从曲优优家的冰箱里拿出一个冰镇西红柿。夏天骐又嘴里没什么滋味的吃了起,这些西红柿并不是曲优优家里本就有的,而是曲优优在得知了他喜欢吃西红柿后,特意叫外卖给他送的,足足有三十斤西红柿,倒是够他吃上几天得了。

曲优优和董凤彩对于他每天吃西红柿都很不理解,但是他在她们眼里本就是个奇怪的人,所以尽管都很不解,但是却任谁都没有开口问他。

非但如此,就连一些除鬼师的事情,乃至是他是怎么知道她们被鬼物盯上的,曲优优都没有问他。

不过就算是曲优优问他了,他也不会说什么,毕竟知道太多鬼物的事情,对她们而言也不是好事。

就在夏天骐摩拳擦掌的等待着那鬼物出现的时候,他远在北安市的家里,三个人正鬼鬼祟祟的站在他们家的门外。

“感觉到了吗?就是这里。”

一个中年男人兴奋的指了指门内,手上捧着一个阵盘。

“确实是这里没错,要不是这阵法快要崩坏了,我都不知道这里竟然还存在着一处大凶之地。”

另外两个人虽然也很兴奋,但是却都有所忌惮。

“布置这个阵法的人是咱们所惹不起的,他将这栋楼完全隔离现实,只在外面留有一条出入现实的途径……”

“都了,你还什么这个那个的,你养鬼需要怨气让你的小鬼成长,我们需要鬼气修补和打造我们的法器,一举三得,就算得罪个大能又能怎么样。

再说了,看这阵法崩坏的样子,一看就是没人管的弃阵,我们放心大胆的破坏就是。”

中年男人越说越兴奋,刚要破门而入,但却被身后一个白须老者拦住了:

“这种大凶阵里肯定封困着什么恐怖的鬼物,你确定我们能够对付?”

“我现在真有些后悔叫你们过,我又不是白痴,当然不会直接破坏阵法,只是将阵眼拿出,因为这种阵的全部都在阵眼,得到了阵眼就是得到了我们想要的东西。

所以我们不是搞破坏的,我们是偷东西的,鬼物被封在镇里它怎么对付我们?等我们偷了阵眼逃出去,就算它能够脱身,可外面还有一层结界罩着它呢,等它破坏了结界出,我们早就不再这儿了,到时候它愿yi 杀谁就杀谁,愿yi 杀多少就杀多少,总有人会对付它。

所以你们现在还担心吗?是不是可以不要再废话了?”

“行吧,跟着你赌这次了。”

两个人咬着牙点了点头,领头的中年人从怀中取出一张咒符,待见他将其贴在门上后,便喝到:

“开!”

之后,他则一把将房门拉开,三个人相继走了进qu 。(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