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二十七章 过程

第二十七章 过程


                重新恢复常态后,夏天骐若无其事的对着仍处于惊骇中的曲优优二女说道:

“正常人是无法杀死它的,但就如他们刚刚看到的那样,我并不是一个正常的人。”

夏天骐说完这句话后,心里面顿时有觉得古怪起,微微停顿了片刻后又说道:

“总之,你们应该有所觉悟,除了我们,这个世上再没有任何人能够救你们。”

“我相信你们。”

尽管对于夏天骐那种恐惧的感觉仍在,但这却并不妨碍曲优优视夏天骐为救星。

看到曲优优的表态,夏天骐满意的点了点头,至于董凤彩,尽管从之前就一直处于里雾里的,但是在被夏天骐厉鬼化吓到后,心里面也已经相信了夏天骐和赵静姝的不一般。

董凤彩家里的面积很小,所以夏天骐几人并没有选zé 留下,而是让董凤彩这几天先去曲优优家里,等到什么时候这起事件结束了,再考lu 搬回。

到楼下,曲优优和董凤彩站在一边,夏天骐和赵静姝站在距离她们稍远些的地方:

“武婷婷和她男朋友我就不去找了,眼下既不知道他们到底去了哪里,也不知道能不能在他们被杀前找到,所以与其将过多的精力放在他们身上,倒不如看紧曲优优和董凤彩。”

夏天骐不想管武婷婷和大伟的死活,找不到他们只是一中的一个方面,至于另外一个方面,则是对于像武婷婷这种人,他根本就是懒得管。

在他看武婷婷和她男朋友一定是感觉着,这件事或许真的和曲优优当时对他们说的一样,他们早晚有一天也会被那个杀人的鬼东西盯上。所以才会在得知了李龙被杀后,连夜坐车逃离了绥棱市。

这种做法显然是盲目且愚蠢的。

因为他们连威胁他们的东西是什么都还没有弄清,到底有没有办法解除危险也不知道,发现不妙就下意识的想要逃走,单纯的想要通过逃避的方式解决困难,对于这种类型的人。夏天骐觉得只有用“愚蠢”两个字才能形容他们。

赵静姝也知道夏天骐的脾气,当然她也更清楚他们参与事件,并非是慈善机构做好事,专门是为了救人才的。

灵异事件对他们说,简单说就只是一份工作。

每一个人做工作,都无非是为了满足两个条件。

绝大多数人是为了养家糊口,还有一小部分人是单纯的热爱,但无论是出于哪一种原因,其出发点都是为了自己。

是自己想要吃饭。是自己有所爱好,而不是说做这件事能给其他人带多大的好处,带多大的方biàn 。

他们参与事件就是这样,其出发点根本就不是为了解决被事件卷入的人,而是为了活命,为了获得荣誉点进行强化自身。

至于救人之类的,说白了就是顺手而为的事情,做了不会有任何方面的加成。不做也不会有任何方面的损害。

只是他们绝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出于人性善良的一面。才会尽可能的帮助被卷入事件中的人活命而已。

但如果碰到的是像武婷婷这种让人讨厌的,他们则根本懒得管,因为谁都不是圣人,自然不会去管自己讨厌的人。

“他们那种人就是死了也活该,倒是你要多加小心,尽管这种话显得有些老套。但眼下我也就只能和你说说这些了。”

“其实静姝,我一直jue得你的能力早晚会有用武之地的,我因为是鬼物体质的原因,所以我们无法配合,但如果冷神在这儿。你绝对有办法将他的实力在原有的基础上在提升一大截。”

夏天骐始zhong 有一颗,想要将他们几个人打造成一支真正的团队,在团队里各司其职,彼此互补,这样在事件中的效率一定事半功倍。

只是他们眼下并没有办法成为这种队伍,除非等到他晋升成高级主管,才能开启打造团队的权限,等到了那时候,他就可以将敏敏,赵静姝,冷月他们全都拉进这个团队里了。

想这样的话,他们无论参与什么事件都可以一起,也就不会出现现在这种,各自为战,相互担忧的情况了。

当然了,他想归想,但是到底能不能实现,这个多少还要指望于他们自己的运气。

毕竟这灵异事件不是他说了算的,别看着他们几个人每次都能安然的从事件中回,那是因为他们每个人的实力都不弱,都各有各的优点。

还有着太多太多他们看不到的人,成了事件中的炮灰,惨死在了事件中。

如果哪天有人一去不复返,永yuǎn 都没有回,他恐怕也不会太过吃惊,因为事件就像是人的命运一样,你只能跟着命运的轨迹走,却无法做到完全掌控它。

“反正不管怎么样,你变得越强越好,这样我就有靠山了,其实我一直都觉得,躺赢是人生中最高的境界。”

赵静姝很是看好夏天骐的摆了摆他,夏天骐看着赵静姝已经及肩的头发,不禁有种恍然的感觉:

“你说人的适应能力真的是太强了,刚认识你的时候你还是短发,现在尽管也是短发,但是却要比那时长上许多,可是因为习惯了,所以我甚至有种刚认识你时,你就是现在这副样子的错觉。”

夏天骐说完,赵静姝便故作神秘的问道:

“你知道这种现象说明了什么问题吗?”

“什么问题?不是适应能力吗?”

“当然不是。”赵静姝摇了摇头。

“那是什么?”

“这其实说明了人类是一种只在意结果的动物。”

说到这儿,赵静姝便又特意解释了一句说:

“如果过了一年后,我的头发变得更长了,而我以后一直以长发示人,你就会下意识的认为,我本身就是个长头发的女人。

人们在爱情上也好,在生活上也好,无论过程多么美好,只要结果是坏的,那么过程中的所有美好便都会被忘记,然hou 被感情失败,人生是被所定义。

就像我们参与事件一样,无论我们活过多少次事件,无论我们最终能够晋升到哪一步,只要是中途死掉了,我们就会被定义为失败者。

然hou 被彻底遗忘。”(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