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二十一章 第二个

第二十一章 第二个


                这一次和前几次不同,因为张乐能够清醒的意识到自己正在梦中,而不似之前那样,都是在临近醒的时候才意识到。

尽管同样的场景他已经经li 过多次了,但是他却仍jiu 无法让自己的心绪变得平静,反而比以往任何一次进入梦中还要挣扎心悸的多。

令人胆寒的敲砸声很快就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串由远及近,且落地沉重的脚步声。

脚步声的频率很快,听上去很像是外面的人正朝着他所在的屋子冲过。

张乐在不受控制的惊叫了几声后,他的目光则注yi 到了什么,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起。

他看到那扇微微开启着一丝的房门,它上miàn 的玻璃竟然不见了!

并且他记得清楚,早在上次他做这个噩梦的时候,门上的玻璃便被一柄发黑的铁锤砸碎了。

张乐不知道这对他说意味着什么,因为正当他觉得自己快要想出的时候,一张有着尖锐下巴的男人面孔,便猛地从门外探了进。

当看到这个男人的瞬间,张乐再度被吓得大叫起,因为男人的头上赫然存在着一个碗大般的血洞,甚至他都能清楚看到,那正不断从中渗出的血!

这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鬼!

“这是梦,这一定是梦!”

张乐拼命的大叫着,令他难以呼吸的心悸完全包围了他,但是任凭他如何挣扎,他都完全没有半点儿醒的意思。

而那张从门外探进的脸,挂在上miàn 的狞笑则开始变得越加明显起。

“咯吱……”

房门被那个恐怖的男人推开了,继而它迈着沉重的脚步走了进,并且在他的右手上。还拿着一并足以令任何人胆寒的锤头。

一步一步的靠近着正在拼命挣扎的张乐,张乐在挣扎无果后,则开始哭喊道:

“你别过,不要过!”

但是他的话显然起不到任何作用,因为那个男人已经到了他被禁锢的床边。

男人低下头,尖锐的下巴仿佛足以刺穿张乐的脖子。而张乐则睁大着双眼,无法抗拒的嗅着自死亡的味道。

出于本能的,张乐又开始新一轮的叫吼,至于那个男人则发出一串让他毛骨悚然的笑声。

随后,男人高高的举起了手中的锤头,在张乐无比惊恐的注视下,锤头猛地砸下,在他的人头上留下了一个森然的血洞。

鲜血伴着脑浆霎时向着四周飞溅,张乐的眼睛依旧死瞪着。身子则在不停痉挛着,但已然没了呼吸。

晚上8点钟,夏天骐曲优优三人走进了一家休闲饮吧。

这个时间饮吧的人不多不少,夏天骐随便找了个能够容纳几个人的座位坐下,便叫服wu 员要了一杯冰水。

至于赵静姝和曲优优则一人点了杯拿铁。

曲优优已经按照夏天骐的吩咐,约武婷婷他们这家饮吧碰面,她在电huà 里也没有说什么事,只是说事情很重要。他们一定要准时赶过。

而事实上无论是董凤彩还是武婷婷,对于她所谓的这个重要消息都不感兴趣。因为比起这些,她们其实更吃惊于她竟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出院。

曲优优从电huà 里两个人的反应中,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这种吃惊,而这则让她很难释怀。因为就连她最好的两个同学,最好的两个姐妹竟都觉得她是精神病,不相信她。

当然了。其中也包括她的父母。

“只有4个人?死掉那个人的男朋友没有联系到吗?”

当听曲优优说,一会儿会有4个人过时,他不禁问了一句。

“马良超的男朋友我们都不熟,就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只是知道那个人长得挺胖。家里是开什么厂子的,很有钱。”

马良超实事求是的说道。

“你这两天还有梦到些什么吗?”

“没有再梦到其他人,就只是梦到我自己不停被那个恶魔纠缠。”

这已经是夏天骐第三遍询问这个问题了,因为曲优优预感到了马良超的死,所以他也寄希望于曲优优在这起事件中具有这种预感死亡的能力,但显然她并不具备。

三个人喝着杯子里的东西,等待了大概有15分钟,便见武婷婷和她的男朋友大伟,以及董凤彩推门走了进。

“这边。”

看到他们进,曲优优这时候站起,冲着三个人挥了挥手。

“优优!你竟然真的出院了,怎么样,现在没什么事了吧,真是太好了!”

看到曲优优不像有什么问题的站在那儿,董凤彩和武婷婷顿时快步跑了过去,随后齐齐的抱住了她。

“嗯,我已经没什么事情了,之前让你们担心了。”

曲优优也没有再去强调自己并没有精神问题这件事,反正这两个人在心里面都是觉得她是有问题的。

曲优优将心里面对于武婷婷二人的抵触压下,当看到就只有董凤彩一个人过,而没有看到她的男朋友李龙后,她不禁疑惑的问道:

“凤彩,李龙怎么没有过,我不是让你一定要带着他一起吗?”

“我们两个已经没有关xi 了。”听曲优优问起李龙,董凤彩显得有些黯然神伤。

“什么叫做已经没关xi 了,你们两个不是一直很好吗?”曲优优尽管已经想到了,但是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因为董凤彩和李龙一直都相处的很好。

“我们已经分手了,就这样了,算了不提他了,优优你出院为什么也不跟我们说一声啊,我和大姐白天的时候还研究着明天请天假去看你呢。”

“我也没想到自己还能再从里面出,没想到老天开眼,让我遇到了恩人。”

曲优优的话听得武婷婷和董凤彩有些莫名其妙,但从中都能够感受到曲优优对于她们两个的不满。

“这3个人都是和这件事有关的人对吧?”

夏天骐这时候点燃了一根香烟,看着同样在疑惑看着他的武婷婷3人说道。

“优优,他们两个是?”

“他们两个是我的恩人。”曲优优很是诚恳的说道。

“恩人?”武婷婷和董凤彩听曲优优这么说,他们则更加觉得莫名其妙。

“剩下的就让我说吧。”

夏天骐打断还想再介shào 他们的曲优优,这时候将靠在沙发的身子稍稍坐直了一些。(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