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二十章 召集

第二十章 召集


                曲优优知道的事情就这么多,当夏天骐完整的听一遍后,他突然觉得曲优优也算得上是心理素质比较好的了,不然但凡换成个差的,怕是真的会吓成疯子。

不过会将她弄进这精神病院也没错,毕竟曲优优的精神也的确受了较大的刺激,只是这种像蹲监狱一样被关在这儿的做法,着实有一些过分。

见夏天骐处于思考中没有说话,赵静姝犹豫了一下对夏天骐说道:

“天骐,我们带她离开吧。”

“这个自然是没问题。”

见夏天骐答应,曲优优顿时又哭了起,只不过这次是喜极而泣。

“行了,你的眼泪还是留着等你彻底获救的时候再流吧。”

夏天骐很是讨厌女人流眼泪,因为每每看到,他都会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

情况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尽管夏天骐和赵静姝谁也不知道,这杀人的鬼物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但是鬼物杀人的模式他们却已然有所了解。

鬼物想必既拥有入侵人类精神的能力,又具能够杀人的备物理攻击。

在杀人前会想方设法令被害者的精神变得极为薄弱,这之后它则会现身出杀人。

被夏天骐不爽的说了一句,曲优优顿时不敢再哭了,说起自从见到夏天骐第一面起,她就很是惧怕,觉得在夏天骐的身上有和那个恶魔一样的气质。

等在外面的那个医生,或许是听病房里突然没动静了,于是便见他推开门看了看。待见到曲优优竟然被放出后,他则大惊失色的叫道:

“她她是怎么从床上下的!”

“我放她下的,这个人我们要带走。”

夏天骐的话不容置疑,根本不给那医生反驳的余地。

“即便你们是警察,你们也没有随意从这里带走病人的权利。”

“别叽叽歪歪的了,我去找院长说这个事情,你一个小卒子哪凉快哪待着去。”

丝毫不给那医生面子的说完,夏天骐更是完全无视了他。转过头对着赵静姝说道:

“走吧,我们过去和院长说说这个事。”

利用工作证,光明正大的将曲优优带出精神病院,夏天骐三人打了辆车直接到了曲优优的家里。

曲优优说先要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夏天骐和赵静姝也正好没有地方住,所以正好就先住在曲优优的家里。

坐在出租车里,曲优优一直在看着窗外,显然是最近一段时间的经历。让她对生命有了更高的认识。

至于夏天骐和赵静姝,则都********的在想着这起事件,任谁都没有说什么。

到了曲优优的家里,夏天骐发现屋子尽管不大,但是收拾的倒还挺整洁,曲优优一个人跑进房间里去换衣服,因为门玻璃是那种磨砂的,所以倒也能模糊的看到些里面的场景。

“你在干什么?是不是在偷看人家换衣服?”

赵静姝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夏天骐听后则转过头一本正经的说道:

“不,我其实是在欣赏艺术。人体艺术。”

“”

曲优优换完衣服后,又跑进卫生间里洗了个澡。

听着哗哗的水声,夏天骐又不禁有些浮想联翩,非常内涵的感慨说:

“又是一年春到,各种动物交配时啊。”

赵静姝听后鄙视的看了夏天骐一眼,没有让他在胡说八道下去,问了个正题说:

“接下你打算怎么做?”

“和另外几个被卷入事件中的人接触接触,起码得让他们明白自己当前的处境。”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这样的话如果鬼物攻击他们。我们也好及时的阻止。”

赵静姝比较认同夏天骐的提议,不过夏天骐却话锋一转说道:

“等我们见到那几个人后,之后的事情就交给我自己办吧,这个鬼物的能力很诡异。并且还是只厉鬼,你如果继续跟着我太危险了。”

“知道了,不过说实话,这种被保护的感觉并不是太好。”

赵静姝的语气有些懊恼,不过并不是针对夏天骐,而是不满于自己的实力提升太慢。

记得她刚认识冷月和夏天骐的时候。她们的实力还相差不是太多,起码都在一个级别上,可到了现在,她则明显能够感觉到有些跟不上夏天骐的脚步了。

“咱们的情况不一样,实力提升太快也不一定是好事,像我现在这样每次事件都要面对厉鬼,甚至是接近恶鬼的鬼物。

但你却不用,一般的鬼魅已经奈何不了你了,所以在存活上也更有保障。”

“但是我更想和你们一起参与事件。”赵静姝突然说了一句很小女人的话,这也听得夏天骐有些哭笑不得:

“这参与事件是为了活命,又不是玩游戏,只要能活命就行。”

赵静姝张了张嘴,正当她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便见曲优优从卫生间走了出。

夏天骐从下到上的打量了一眼穿着浴袍的曲优优,奈何曲优优包裹的很严实,另外也没什么亮点,所以夏天骐很快便移开了目光,只是让她快点换衣服,他还有事情问她。

曲优优换好衣服,甚至连头发都没有吹便从房间里走了出,整个人看上去也要比之前有气色多了,完全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看到曲优优过后,夏天骐直接对她吩咐道:

“现在交给你个事情做,将那天晚上你家参加聚会的人,一个不差的约过。”

说到这儿,夏天骐看了下曲优优家的大小,便又改口说:

“你看着找个大点儿的地方,你家有些太小,你只管约他们过就行,剩下的事情我说。”

从他老爸的公司离开后,张乐约了几个朋友去打台球,本想着晚上再去酒吧嗨嗨的,但是没打多大一会儿,他就又困得不行了。

所以也只能扫兴的离开台球厅,开车到了家里。

后,他的眼皮更是沉得快睁不开了,所以连外套都没脱,就直接栽倒在了床上。

很快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通通通”

耳边再度响起了一串剧烈的敲砸声,当张乐茫然的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再度进入到了那个噩梦中。

身体依旧被死死的束缚着,仅有一颗脑袋能够做到微微抬起。(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