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十三章 再起波澜(求月票)

第十三章 再起波澜(求月票)


                “优优那天晚上到底和你说什么?”

几个人的好奇心都被武婷婷给勾了出。

“我当时也就那么一听,具体的记不住了,大概意思就是说,她看到我们这些人都被杀死了,然hou 那个杀死我们的人,对优优警告说,不要将这件事说出,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优优说看到我们都被杀死了?”

董凤彩听后吓得手里的筷子都掉到了地上,倒是大伟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对几人安抚说:

“估计优优就是讲个故事想吓吓你,那天晚上我们都在她家,如果她能够看到,我们也应该能看到才对,但是我们当时都往窗外看了,窗外黑漆漆的一片根本就什么都没有嘛。

我说的是这样没错吧。”

“你说的确实是有道理,可是回想起优优当时被吓得那个样子,以及她当时吞吞吐吐的好像对我们隐瞒了什么,我倒是觉得像是那么回事。”

李龙倒是一直都觉得这件事不同寻常,但是他这边刚说完,便又被董凤彩浇了盆冷水:

“李龙你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天晚上你就说的邪乎,今天又这个样子,看以后不能让你再看那些恐怖小说了,免得你变得疑神疑鬼的。”

“这和我看恐怖小说有什么关xi ,你怎么就能确定这世上没有鬼,没有那些我们不了解的事物存在?”

被董凤彩三番两次的浇冷水,李龙也不再像之前那样尴尬的笑笑,这时候也表现的非常不满。

“你说这世上有鬼,你倒是找出一只让我看看啊!天天神经兮兮的,我们现在想的是怎么帮助优优恢复,你在想什么!”

“当然是把事情弄清楚。就算是你想帮助她恢复,你起码得知道她是为什么变成现在这样的吧,难道仅仅是因为马良超的死?

换成是你,你会被吓得发疯吗!”

眼见董凤彩和李龙越说越凶,武婷婷赶忙叫住他们两个,作为大姐的她打了个圆场道:

“都少说两句吧。事情还没讨论个怎么样,你们别在吵起。”

“她就是个神经病!”董凤彩说完很是不高兴的瞪了李龙一眼。

“是,我是神经病行了吧。”

李龙这时候从椅子上站起,之后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李龙!李龙……”

看到李龙气冲冲的走了,大伟也赶紧追了上去,武婷婷看着已经被气哭的董凤彩想说什么,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好,最终只得郁闷的叹了口气。

没一会儿,刚刚追出门去的大伟便也一脸无奈的走了回。显然是没有劝听李龙。

“行了凤彩别哭了,李龙也是为优优的事情着急,尽管想的和咱们不一样吧,但起码人家也尽心了。

他这么晚了也不会去哪儿,估计是一个人先回家了。”

又安慰了一会儿董凤彩,直到董凤彩恢复了些精神,武婷婷和大伟才打了辆车回去。

至于董凤彩则自己叫了辆车,心里面多少还是有些难受。觉得一向不跟自己争吵的李龙变了,变得不耐烦。变得不像之前那么爱她了。

胡思乱想的想了一路,直到出租车停下她才知道已经到家了,交过钱从车上下,前脚刚迈进楼道里,外面便下起了雨,嗖嗖的冷风也随之鱼贯而入。吹得董凤彩感到背脊生寒。

绥棱市最dà 的一家酒吧里,此时聚集着数百想要发泄着寂寞的男女。

其中有中年老板,有富二代,也有一些钓凯子,或是寻求桃色交易的年轻女性。

dj站在最高的舞台上。犹如一边打着碟,一边说着没有人关注的话。

张乐坐在最角落的一座卡台前,卡台上放置着十几个空酒瓶,有些肥胖的身子艰难的在椅子上挪了挪,张乐便又叫候在一边的服wu 生:

“给我瓶红酒。”

“还是您每次过总点的那种吗?”

“对。”张乐揉了揉已经开始抗议的眼睛,不耐烦的说道:

“快点儿上。”

“1999元,刷卡还是现金。”

张乐直接将钱包里的vip金卡丢给了服wu 生,将服wu 生打发走了。

毫无yi 问,张乐这儿并不是图开心的,而是纯粹的借酒浇愁。

他和马良超尽管在一起的时间不是很长,但是在他交往过的众多女人中,马良超却是除却初恋以最让他喜欢的一位。

同床共枕了差不多大半年,也从没有因为什么事情吵过,他甚至真的有想过,等自己玩够了就和马良超结婚。

但是谁曾想……竟出了这等让他措手不及的事情。

没有叫朋友,也没有叫女人,张乐一个人跑这里买醉,希望可以借着这里的氛围,借着酒精的麻醉能够尽快让他恢复过。

服wu 生上红酒,随后又将卡台上的空酒瓶撤掉,张乐也没有用杯子,直接抓着装酒的瓶子喝了一大口。

醉意越越浓,还没等这瓶红酒喝完,张乐便已经趴在卡台上睡着了。

服wu 生也没有叫他,毕竟像张乐这种客人他实在是见过太多了,如果他这时候跑过去将张乐叫醒,保不齐会被张乐臭骂一顿,搞不好还会挨打。

只是没过一会儿,服wu 生便发现张乐的情况有些不大对劲,因为他趴在卡台上的身子不停在剧烈的发着抖,并且抖动的频率与幅度也在越越大。

服wu 生咬了咬犹豫了片刻,害怕张乐真的出事,所以只好硬着头皮走过去,打算将张乐唤醒。

然而他刚刚走近,伸出的手还没有碰到张乐,便见张乐猛地从卡台上坐了起,继而身子一歪重重摔在了地上。

服wu 生见张乐醒了,忙跑过去看看他的情况,便见张乐的眼睛惊惧的睁着,即便已经醒过了,但是身体仍在打着哆嗦。

“张……张先生,你没事吧?要不我叫车送你回去吧。”

听到服wu 生的声音,张乐这才抬起脑袋,带有些茫然的看着他,服wu 生被张乐看得有些发懵,便又关心的问了一遍:

“张先生你怎么了?要不要我找车送你回去?”

“我自己能走,刚才做了个噩梦,真他妈吓死我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