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二十三章 第三个

第二十三章 第三个


                “刚刚还看你们吵得很凶,话说的还很绝,怎么这会儿却又替他们求情?”

夏天骐发现曲优优还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或者说她并是一个心狠的人。

“或许换成是我是她们,说不准也会像她们不信任我一样吧,再者说了,她们以前对我都很不错,我爸妈都不信任我,又何况是没有血缘的朋友。

所以我求求你们也帮帮她们,如果她们相信这是真的,一定会非常恐惧的。”

“我们会竭尽所能的,这一点你不用担心。”

赵静姝这时候点了点头,给了曲优优一个承诺。

“大姐,大姐你等等我。”

董凤彩一边叫着气冲冲走在前头的武婷婷,一边跟着大伟快步的追着她。

被董凤彩和大伟追上,董凤彩又气喘吁吁的劝道:

“大姐你就别生优优的气,优优肯定不是故意那么说,她是什么人我们都很了解。”

“你们说是我成心和她较劲吗?咱们这几天哪天不在担心她,可她呢?反倒是觉得我们不信任她,我们很不够意思。

另外我刚刚有说什么吗?我就是让她确认自己没什么事了再出院,这也是为她的健康着想啊!”

“这些我都知道,可能优优在里面确实很不好过,另外,也搞不准是我们都想错了。

尽管这事听上去有些诡异,但我现在多少有些信了。”

“行,你们就信她,别信我,是我想害死你们行了吧。”

武婷婷说完,便一把甩开了董凤彩,看架势倒也有和董凤彩一刀两断的意思。

“我不是那个意思。”

董凤彩没武婷婷这么一甩,也委屈的哭了起:

“你说这叫什么事啊,因为这个烂事,好姐妹好姐妹做不成。男朋友男朋友也没了,我怎么就这么倒霉”

董凤彩一边说一边抽泣的哭着,或许是想到董凤彩还没有从失恋的阴影里出,武婷婷的难看的脸色这时多少有了几分缓解,也是觉得自己刚才的话有些难听了,叹了口气对董凤彩说道:

“我刚才也是生优优的气,你别往心里去。”

两个女人的事情。大伟作为男人肯定不好开口,直到两个人的情绪都有所平复。他才作为第三方劝道:

“优优刚刚经历那种事情,情绪上也都不稳定,咱们这边心情也都不大好,所以吵两句也都是正常的。朋友嘛,在一起肯定有闹矛盾的时候,等大家都冷静下,想想其实也都没什么。

过两天我们将优优找出,喝点儿啤酒,吃点儿饭。这个隔阂也就解开了。”

“我才不想见她,以后她过她的,我过我的。”

武婷婷依旧嘴硬道。

“你要是真能做到和曲优优一刀两断,那也就不是你了,人家一口一个大姐大姐的叫着,你作为大姐连这点儿包容的肚量都没有?

妹妹嘛,难免会做一些让姐姐不高兴的事情。但是你当姐姐的总不能和妹妹斤斤计较,是这样没错吧?”

大伟很清楚她这个女朋友是个什么样的人,如果不再道理上说清楚,让她觉得自己这边也确实有错误的话,她保不齐真的会和曲优优一刀两断。

好在是他的劝解有了作用,武婷婷这并没有再说什么。犹豫着点了点头。

见武婷婷没什么事了,大伟则又突然想起了什么,对董凤彩问道:

“你和李龙就因为那么点儿小事就分手了?你不觉得很不值当吗,李龙那人也挺好的,你就是平时太不给他面子了,对你好归对你好,在家里怎么着都行。但是在外面还是要给男人一些面子的。”

大伟在说这番话的时候,武婷婷不太高兴的瞪了她一眼,显然她平日里也属于不给男人面子的典型。

“我也不想分手,可是话都已经说出去了,他肯定是不爱我了,也不说找我。”

董凤彩说起李龙,又忍不住哭了起。

“他不找你,你就不找他?再者你也别想的那么悲观,说不定李龙不找你,是因为还没有消气,毕竟分手是你提出的,并且还是因为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换成是谁谁都会气的不行。

等过两天消气了,就该打电话找你了。”

“真的吗?李龙还会找我吗?”大伟的话令董凤彩黯然的眸子一亮,心情也一下子好了很多。

大伟当然不知道李龙还会不会和董凤彩和好,但是他肯定不能断了董凤彩的希望,所以只能肯定的点头说:

“这个肯定没问题,我是男人,我了解他。”

见大伟这般肯定,董凤彩也相信的笑了起,不过还是有些担心说:

“李龙这几天也不知道死去哪里了,要不我还是给他打个电话问问吧。”

董凤彩说着,便从包包里拿出手机,想要给李龙打过去,但就在这时候她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

电的是一串陌生的号码,她疑惑的按下接听键,便听手机里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好,我是柳区派出所的,你应该认识李龙吧?”

“派出所?嗯,我我认识他,我是她女朋友,请问李龙怎么了?”

半分钟后,董凤彩的手机直接摔在了地上,至于她也两眼一番的晕了过去。

从医院出已经快晚上10点了,董凤彩眼睛红肿的厉害,至于武婷婷和大伟看上去也同样心情压抑。

李龙死了。

柳区派出所的人之所以给董凤彩打电话,其目的就是让董凤彩过去认尸。

然而无论他们在的路上如何祈祷,但再见到李龙那张熟悉的脸时,所有的希望便都彻底破灭了。

李龙躺在停时间里,脑袋上被砸出了一个碗大般的血洞,他的脸上没有多少痛苦,或者说比起痛苦,他那张充斥着死气的脸上所流露最多的则是恐惧。

毫无疑问,在杀之前他正因为某种事物,亦或是某个人的出现而充满惊恐。

同样的死法,同样是那天晚上的人,董凤彩因为正沉浸在男友惨死的痛苦中所以并没有觉察到什么,但是大伟和武婷婷的脑海里,则都不禁想起曲优优之前对他们的提醒。

一个张着尖尖下巴,脑袋上又一个碗大的血洞,手持着一把大锤头的男人。

不,曲优优管那个男人叫做恶魔!(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