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十五章 着手调查

第十五章 着手调查


                (咱们这个月是保六争五,这几天月票都是双倍,所以有票的一定要尽早投过,一笑这个月也会努力坚持3更,在拼上一个月。 )

凭赵静姝的聪慧自然是能够理解夏天骐的意思,夏天骐怕放不开手脚,赵静姝也害怕成为累赘拖夏天骐的后腿。

进入到绥棱市的市区后,他们第一站便到了绥棱市风城区派出所。

对风城区派出所的所长出示工作证,并说明意后,夏天骐和赵静姝在接下的调查中,获得了这里很大的支持与配合。

不过这起案子并不是发生在他们这个区,尽管能够在内部查到一些,但是具体的情况,这里的人并不知情。

最近一个月里,绥棱市出现的死亡案件,就只有唯一的一起。

这一期案件发生在兴福区,死者是一名24岁的女性,被发现时已经死亡。死亡原因是后脑遭遇重创致死,现场除了遍布死者的血迹和脑浆外,没有留下任何有关嫌疑人作案的线索。

在风城区派出所有所了解后,夏天骐和赵静姝之后又马不停蹄的赶到了兴福区的派出

所。

风城区派出所的所长是一个头发有些稀疏的男人,个子不高,发福的身材即便是绕着他的办公室走上一圈,都会累得粗喘一会儿。

“你这整的也太胖了,多少也减减肥,人一胖病就多了。”

夏天骐见这所长一副笑眯眯的模样,看着并不让人讨厌,所以忍不住开了句玩笑。

“你别着急,我像你这个岁数,不是我和你吹,身材比你还好,两块大胸肌比我老婆的都大。”

“你现在的胸也不比你老婆的小。”

夏天骐说完,赵静姝则没忍住笑喷了,至于胖所长则尴尬的笑了笑。

在所长的办公室里没等多大一会儿,负责这起案子的两个警察便敲了敲门走了进。

比起发福的所长。这两个警察看上去则要威武精炼的多:

“所长你找我们?”

其中一个留着寸头,下巴上带有些胡茬的警察进后说道,过程中还特意打量了一眼夏天骐和赵静姝。

“这两位是省里派过协助我们破获发生在柳园小区的杀人案的。”

“不是协助,是负责。”夏天骐听后特意强调了一句。

“哦对。是负责调查,咱们这边要好生的配合着,叫你们过是因为你们之前一直在负责这个案子,他们想要听听你们的看法。”

胖所长说到这儿,突然放了个很响的屁。赵静姝听后用力的咬着嘴唇,以免又笑出声,至于夏天骐则张了张嘴想要在调侃一句。

但还没等他张嘴,便听另外一名身材魁梧的警察,挠了挠脑袋尴尬的说道:

“不好意思啊,中午吃的萝卜炖牛肉,可能是萝卜吃多了,所以屁多。”

在场的人都不傻,这个屁明明就是所长放的,结果这个人却站出顶屁。显然是想趁机拍领导的马屁。

但是胖所长却没吃这套,从办公桌上放着的纸抽里一连抽了好些张纸巾,继而捂着肚子歉意的对夏天骐说道:

“你们先聊着,我这两天闹肚子,得去拉一会儿。”

胖所长捂着肚子急匆匆的出了办公室,夏天骐则对那个大个警察调侃说:

“见过给人顶命的,见过给人顶钱,这给人顶屁的我还是头一次见。”

“哈哈天骐你是不是想要笑死我”

赵静姝已经笑的胃疼了,就连留着寸头的警察听后都哈哈的笑了起。

“我们还是说案子吧,还是破案比较重要。”

大个警察连忙尴尬的转移了话题。看样子脾气倒也挺好,并没有因为夏天骐的调侃而动怒。

两名警察没有因为夏天骐和赵静姝的介入而抵触,事实上这起案子也让他们非常头疼,毕竟截止到现在他们除了知道死掉的人是谁以外。再没有收获其他的线索。

没有在所长的办公室多留,四个人随后到了会议室,利用投影仪较为详细的对夏天骐二人讲了讲。

“死者并不是本地人,没有固定的职业,换男朋友换的很频繁,并且都是富二代。应该是那种想要从男人身上发财的女人。

她的朋友很多,而死者最后接触到的人,就是她一个叫做莉娜的朋友。

说起这也是本案的第一个疑点。

那就是莉娜坚称,死者在死掉的那天晚上是同她住在一起,而在之前她们则在一家酒吧里玩到很晚。

我也有去那家酒吧调查,证实莉娜并没有说谎。

然而奇怪的是,莉娜的家距离死者的家大概有20分钟的车程,期间任何一处摄像头,都没有拍到死者家的画面。

而莉娜也有强调,她根本不知道死者是什么时候走得,并且死者的衣服,乃至是手机都在她的家里,关于这一点我们随后也得到了证实。”

寸头警察说到这儿,脸色也变得难看了许多,而一旁的大个警察则接过话茬说:

“小区的监控录像拍到了死者和她的朋友家,但却没有拍到死者离开,然而死者却死在了自己的家里。

如果单从逻辑上去推断,毫无疑问那个莉娜是在说谎,但是从证据,从杀人动机上看,莉娜提供的口供并没有问题。

然而诡异之处还不止这一点。

你们也应该看到死亡现场的照片了,死者是被钝器,类似于锤头之类的器物生生砸死的。

血迹溅满了四周,并且形状规律。

我们有做过假设,如果有人从身后袭击死者,那么当血液溅出的时候,杀人凶手身上一定会被溅到,所以会出现局部没有血液的情况。

但事实上,现场的血液分布很正常,就像是凶手是透明人一样,死者溅出的血液直接穿过了他落在了地上。

非但如此,现场更是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没有血脚印,没有指纹,也没有发现作案凶器。

如果空气可以杀人的话,我或许觉得死者是被空气生生砸死的,但这显然不符合常理,也根本是不可能的。

而凶手作案的动机,也几乎可以排除劫财,或是劫色的可能,因为尸检报告中显示,死者死前并没有发生性行为。

她家里也没有被窃盗的痕迹。”(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