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九章 惨死

第九章 惨死


                马良超惊惧的大叫着,手忙角落的打开房门,可是她的身子刚刚钻进去,还没等她将房门关死,一只灰白色的大手便一把抓住了房门的边缘。

马良超被吓得直接瘫坐在了地上,与此同时,房门则猛地被拉开了。

那个不停在噩梦中追逐她的人影,终于闯入了她的家里!

“别别过”

马良超不停在向后退着,但是那个人脸上的恶意却越越浓,继而冲到她的身边,狠狠一把揪住了她的衣领。

拼命的挣扎中,马良超只见到一柄碗大的锤头,正朝着自己的脑袋狠狠砸。

不难想到,如果这一锤头落下,她必定会脑浆四溅。

“啊!”

睡梦中的马良超尖叫着从床上猛地坐起,当得知自己是在做梦后,她则长长的缓出一口气。

不得不说,刚刚真是将她吓得半死,那种濒临死亡的感觉无比的真实,就仿佛真的有一柄能够将她的脑袋砸的粉碎的锤头,此时此刻就悬在她的头顶一样。

“是梦,是梦”

马良超扶着心脏心有余悸的说着,但很快她便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因为睡在她身边的莉娜竟然不见了!

不!这根本就不是莉娜的家。

她什么时候什么时候竟然真的到了她自己的家里面!

突然感觉到背后一冷,马良超下意识的头看去,便见那个人影此时就站在她的身后,一柄碗大的锤头悬于她的头顶,并在微微的震颤着。

“不!”

马良超的瞳孔骤然一缩,而那柄锤头则已然狠狠的砸在了她的脑袋上。

混杂着脑浆的血液喷溅了一地。

第二天中午,当莉娜昏昏沉沉的醒时,她发现之前睡在她身边的马良超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

她从床上下去跑到卫生间上了个厕所,随后则拿着手机给马良超打了个电话,但是电话却在自己家里响了起。

突然响起的铃声也将莉娜下了一跳。她循着铃声到沙发上,发现马良超的电话就在自家的沙发上,并且她昨晚脱下的衣服也在这儿,只是她整个人却消失不见了。

“真是奇怪,马良超跑到哪去了,她难不成光着身子出去了?”

莉娜可不相信马良超会光着身子跑出去,但是房间里确实没有马良超的身影。这也让她无法理解。

曲优优蜷缩着身子躺在床上,她的全身都在因为恐惧而抖动不停。

她刚刚又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她接到了一个陌生人的电话,电话的那一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从中传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以及一声物体倒地的声响。

她不确定那声惨叫是谁发出,但是她却感觉很熟悉,听上去有些像马良超的声音。

“马良超死了。”

莫名,她心里面便生出这个可怕的念头,她想到了那天晚上看到的那一幕,想到了那个人对她的警告。

但是她却没有听从。将那个绝对不能够说的秘密,告诉了武婷婷。

“不不不,一定是我想的太多,马良超绝对不会有事的,我昨天还给她打电话了,她都说没发生什么,不会的。绝对不会的!”

曲优优昨天去医院有做过检查,事实上她最近就只是太疲惫了而已,她的精神并没有问题,但是噩梦却仍在继续着。

为了让自己心安,曲优优这时候重新振作起,她从床上下随便找了件衣服穿在身上。便打开房门跑了出去。

马良超的家她曾去过两次,所以对于那里多少还留有几分印象,当然了,她会给马良超打个电话。

从电梯里出,曲优优便直接拨通了马良超的手机,没一会儿,手机的另一端便被接通了。只是曲优优刚想说什么。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则传了出:

“我是马良超的朋友,她现在不再。”

“她去什么地方了,没拿手机吗?我找她有急事。”

听到马良超不在,曲优优那种不好的预感顿时变得更强了。

“我也不知道她去什么地方了,我早上起她人就不见了,衣服手机什么的都在我这儿,我甚至都怀疑她是不是光着身子走得。

这样吧,你如果有事就和我说,如果一会儿她了,我再转达她。”

“不用了。”

曲优优的心脏不安的狂跳着,她挂掉电话后,两条本就发软的腿更是又打起颤。

努力的平复了一会儿,曲优优便招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之后便前往了马良超的家。

从出租车上下,曲优优便直接跑进了楼道里,打开电梯到了马良超家所在的18层。

因为有些记不大清楚马良超是在那一边,所以她挨家挨户都敲了一遍,这才确定马良超是住在哪一户。

用力的敲了敲门,但是里面却根本没有人应,她也完全听不到哪怕丝毫的声响从中传出。

“马良超你在家吗!马良超!”

曲优优大声的喊着,用力的敲着,直到她趴在门上哭了起。

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她觉得马良超就在家里面,但是她却不敢报警,更无法相信她的这种猜测一旦成立,她又该怎么办。

在马良超的家门外一直等到下午5点钟,曲优优才终于鼓起勇气打了报警电话。

没多久,三个警察便赶到了马良超家的门外,在一番敲门无果后,则叫了技术开锁的人,而后打开了房门。

曲优优跟着几名警察走了进去,当她看到屋内的惨景后,她则直接倒在了地上昏了过去。

同她一起进去的那几名警察,尽管没有像她那般晕倒,但是也都跑到卫生间里吐了起。

只见曲优优趴在床上,脑袋上露出一个碗大般的血洞,床上,墙壁上满是暗红色的血浆。

曲优优的一双带着无比恐惧的眼睛死死的睁着,仿佛在对闯入的警察诉说着,她的死是有多么的诡异。

警察封锁了现场,至于曲优优则被送进了医院,对警方说她既是报案人,也是重点被怀疑的对象,当然还有那个昨晚与马良超住在一起的莉娜,同样无法摆脱嫌疑。(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