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十七章 张乐

第十七章 张乐


                进公司里,一些见过他几面的员工,便纷纷停下手上的工作,虚伪的和他打了声招呼。

面子问题,他也有点头应,不过没有在办公区多停,他则直接进了经理办公室。

“胡经理,我老爸让我过看看,顺便听听你下一个季度的规划。”

胡经理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模样看上去很像个学者,据他老爸和他说,这个胡经理是海外留学的,不是什么硕士就是什么博士的,反正很厉害。

胡经理见张乐过,他自然是不敢摆任何架子,尽管张乐在公司里无权无势,但他心里清楚,早晚有一天这家公司会由张乐接手。

“下一个季度的规划我已经做完了,你要是想听听的话,我现在和你说说。”

“说吧,我就在你办公室听听得了,就不用搞得那么正式,去会议室了。”

见胡经理要将电脑里的规划ppt拷出,张乐赶忙叫住他,打了个哈欠坐在了他的对面。

接下的十几分钟里,胡经理一直在喋喋不休的讲着,尽管他讲的很有激情,但是张乐却是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不停在揉着眼睛,努力让自己坚持到胡经理讲完。

但最终,他还是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

当张乐再度恢复意识的时候,他惊恐的发现自己竟又躺在了那张冰冷的床上,又见到了梦中那熟悉的场景。

然而多番梦到,却依旧没能消减他心里的恐惧,非但如此,每一次到这里,他都会变得更加害怕。

“通通!”

门外再度传进了那一声声锤砸的声响,说起张乐在恐惧之余,也多少有些好奇门外的锤砸声究竟是怎么一事。

“有没有人在啊?”

梦境里的张乐在表现上并不似一个正常人,事实上他每次进入梦境在短时间内都无法意识到自己在做梦,只要随着恐惧的加剧,随着自己醒。才会发觉自己又做了噩梦。

这次也是一样,张乐扯着嗓门,一边剧烈的挣扎着,一边冲着门外大声的呼喊着。

熟悉的感觉渐渐变得强烈,当张乐终于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后,他则直接闭上了嘴巴,不敢再像之前那样大喊大叫了。

“通通!”

门外传进的砸击声。这时候变得越越大了,张乐那种心悸感也随之变得更加强烈。

正当他祈祷着自己快快醒的时候。便听之前一直持续不断的敲砸声竟突然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串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他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便又仔细的听了听,之后他则非常确信自己并没有听错,门外确实正有一串脚步声再频率极快的靠近着这里。

他不知道门外靠近自己的是谁,是不是那个之前一直在外面敲砸着什么的人,但不管是谁,这种脚步声的渐渐接近,都让他无比的毛骨悚然。

毕竟就是他再傻。眼下他被死死的束缚在这里,也不难想到那个正接近自己的脚步声绝对是者不善。

时间在煎熬的等待声中一点点的过去,终于,他听到那个脚步声到了门前。

他努力的抬起脖子,看到在门窗户上露出了一个人形的黑影。

此时此刻,确实有一个人就站在门外。

张乐不停因为恐惧而吞咽着唾液,正当他犹豫着要不要开口问上一句时。便见一道黑影瞬间砸在了门窗户上。

“咔嚓!”

门玻璃被砸的粉碎,一柄黑漆漆的锤头犹如毒蛇一般,猛地探出了头!

“啊!”

张乐突然惊叫了一声从办公桌上坐了起,全身上下已然被冷汗打透了。

胡经理也被张乐突然响起的叫声吓得一个激灵,一脸茫然的看着刚刚睡醒的张乐,想要问上一句。但却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毕竟张乐是在听他的汇报时睡着的,难道他总不能问上一句,是不是做噩梦了吧?

看着脸色不好看的胡经理,张乐才恍然过神,意识到自己刚刚竟又睡着了。

长长的松了口气,擦了擦脸上的冷汗,张乐有些尴尬的对胡经理说道:

“我这两天都没有休息好。刚刚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真是不好意思。”

“没事,可能是我讲的太无聊了。”胡经理听后苦笑着摇了摇头。

“不不不,不是你讲的无聊,是我真的太困了。”

尽管从噩梦中醒,但是张乐却仍是心有余悸,此时也无心再听胡经理再对他汇报一遍了,缓缓的从椅子上站起,张乐小声对胡经理说道:

“头你把你的下季度规划发给我一份吧,要是我爸问起你,我想你也应该知道怎么说。”

“我知道。”胡经理很识趣的答道。

“那好,我还有点儿事,就先走了。”

说完,张乐便推开办公室的门,有些心不在焉的走了出去。

也直到离开有些压抑的办公楼,张乐才觉得自己的心情好了那么一些,不过三番五次的做同一个噩梦,并且噩梦还像是恐怖片的情节推进一样越越恐怖,这也让他很是头疼,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事,也不知道该要如何解决。

与此同时,夏天骐和赵静姝则已经到了曲优优所在的精神病院。

待同门卫说明身份后,很快,一个穿着白大褂,长得斯斯文的男医生便赶了过。

“曲优优这个病人是由我负责的,我现在带你们过去见她,不过她的情绪还没有稳定下,可能做出一些不好的举动。”

“这个你无需担心,我们是警察,所以自然不会伤害病人,当然也不会被病人伤到,你直接带我们过去就行。”

在去见曲优优的路上,夏天骐也有从这个医生的嘴里,打听了一些有关曲优优的情况。

医生在说起曲优优的病情时,也显得很是愁眉苦脸,因为曲优优的情况是一天比一天恶劣,一开始还只是说疯话,这两天则已经到了自残的地步,只要你放开她,她就会用脑袋去撞门,逼迫医护人员放她出去。

她唯一正常的一天,是他父母过看她的时候,但最后她父母要走的时候,则也暴躁的想要出院,想要让她父母将她带离这里。(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