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十六章 关键人物

第十六章 关键人物


                大个警察说到这儿,身旁的寸头警察则又补充了一句说:

“另外我们调查了死者的朋友圈子,她在朋友圈的口碑尽管一般,也有与其交恶的人,但是这些人经我们排查,并不具备作案的可能。

无论是时间还是地点都对不上。”

“不是凶杀,也不是入室杀人,难道还能是自杀?”

夏天骐听后笑了笑,故作不理解的问道。

“这个我们其实我们也没有什么头绪,因为按照正常的办案流程,这个案子根本就调查不下去,实在是有太多疑点,也有太多诡异的地方了。”

两名警察也支支吾吾的,说起他们会这么配合,就是想将这块烫手的山芋给丢出去,他们巴不得上面派人过接手。

“死者既然是死在家里的话,那么是谁第一个发现的?”

夏天骐对于这起案子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但是对于这起事件的了解仅就目前说还远远不够,他不相信除了死者以外,所有人都和这起事件无关,其中肯定还有关联的人没有被发掘出。

“死者是被她的一个大学同学发现的,说起这件事也十分奇怪。”

寸头警察说到这儿的时候,脸色又变得难看了几分。

“说说看,哪里让你们觉得奇怪。”

“死者被杀的当天,她的男朋友正在外地出差,家里并没有人。但是她的这名大学同学却在报案中声称,死者在家里很可能出事了。

我们过去后她正不安的待在死者家的门外,而当我们的人打开门进去后,确实发现死者已经死了。”

听到这儿,夏天骐和赵静姝才彼此看了对方一眼,都从之前的无精打采的状态恢复了一些,他们想要了解的就是怪的,要是这起案子不怪,那也就和灵异事件无关了。

夏天骐没有说话。而是示意寸头警察继续说下去,寸头警察在喝了口水后,继续说道:

“这也就是我们觉得怪的地方,那就是死者的这名大学同学,是怎么知道死者在家里可能出事的呢?

我们对此非常怀疑,但可能是见到死者后受到了极大的刺激,这个报案人不停的在说胡话。并且精神也变得极为不正常,目前正在精神病院里接受治疗。”

“你们对她问了什么。她又对你们说了什么?”

夏天骐觉得这个报案人一定知道着什么。

“一个精神病,说的都是胡话,算不得真的。”

寸头警察说完干笑了一声,看样子连重复都懒得重复。

“让你说你就说,是不是胡话,对于这起案子有没有用,我们会做出判断。”

夏天骐并没有惯着寸头警察,脸色瞬间变得阴沉起,冷哼了一声。

见夏天骐突然拉下脸。寸头警察也不敢在一笔带过,忙按照夏天骐的吩咐说了起:

“我们就问她,她是怎么知道死者会出事的,结果她答我们说,是一个魔鬼杀了死者。

我们听后就问她那个魔鬼是谁,结果她又说那个魔鬼是不会放过她们的,那不是人。那就是一只魔鬼。

然后再问就不停的重复这两句话,哦对了,我们还问那个魔鬼长得什么样,她形容说是个尖下巴,后脑有个碗大的血洞,手里还拿一柄碗大的锤头。

难道这还不算胡话吗?试问那个人后脑被人开了个碗大的窟窿还能活下?”

寸头警察说到这儿。也不忘故意讥讽了夏天骐一句。

夏天骐听得入神,也没有理会这寸头警察的讥讽含义,盯着他问道:

“这个报案人现在在什么地方?”

“在精神病院。”

“我知道是精神病院,具体在什么位置。”

“就在风城区最北边的安乐精神疾病康复中心。”

将报案人所在的精神病院说出后,寸头警察还不忘提醒了夏天骐一句:

“这个人现在的精神极度不正常,暴躁的很,我们之前已经去了很多次了。你们就是去了也是浪费时间。”

“这就是我们的事了。”

既然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线索,那么这里自然也就没必要再留了,夏天骐这时候看了赵静姝一眼,从椅子上站起说:

“走吧,我们去一趟那什么康复中心。”

从派出所出,赵静姝看着若有所思的夏天骐问道:

“你觉得那个报案人知道些什么?”

“肯定是这样,不然也不会被吓得精神不正常,当然了,或许她本就是一个精神正常的人,只是说出的真相不被人所接受罢了。

不过到底情况怎么样,还得等见到了那个人再说。”

夏天骐说完才恍然想起,还没有问那个报案人叫什么名字,于是又到派出所打听了一下,这才和赵静姝打了辆出租车过去。

人人往的商业街上,张乐哈欠连天的朝着对面的一座办公楼走去,一双不大的小眼睛里,满是因为睡眠不足而生出的血丝。

自从得知马良超被杀后,他是没有一个晚上睡好觉的,伤心无眠只是一方面,更多的则是只要他一闭上眼睛就会做噩梦。

并且每次梦到的内容还都一模一样,都是他被束缚在一张冰冷的床上,而外面则不停有锤砸的声音传进他的耳朵。

本身做个噩梦,并且还是这种噩梦其实也没什么,但是无论是在梦里,还是醒之后,他却都害怕的要死,就仿佛那个噩梦是真的,他真的是被困住了,并且随时都有可能被杀一样。

走进办公楼里,张乐习惯的乘坐电梯到了5楼,因为他爸爸的公司就开在这里,主要负责销售厂子里生产的一些货物。

因为都是些电话销售,平时吵吵嚷嚷的特别烦人,所以除非是他老爸吩咐他过,否则他是绝不会吃饱了撑得往这里跑的。

当然了,他心里也清楚,他老爸是有意在培养自己,已好将这份事业交给他做。不过从小就衣食无忧的他,对于接手厂子做生意这种繁琐的事却根本不感兴趣。

但不感兴趣归不感兴趣,他可没有胆子在他老爸面前表现出,不然准会被骂死。(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