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七章 事态

第七章 事态


                从包包里拿出手机,马良超发现电huà 是曲优优打的,她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按下了接听:

“喂?优优啊,怎么想起给我打电huà 了?”

“想你了呗,你在干什么啊。”

“真想我还是假想我啊,我还能干什么,打算去一个朋友家里。”

“当然是真想你了,你去朋友家了?去玩吗?”

“算是吧,打算在她家住两天。

优优你给我打电huà 是不是有事啊?”

“没……没什么事,就是突然想你了,问问你最近怎么样,有没有遇到什么……怪事。”

“怪事?什么意思?”

“没,没什么意思,就是问你最近过得好不好。”

“还行吧,没什么好不好的,我怎么觉得你怪怪的,有什么话想对我说一样。”

马良超将手里提着的东西放在地上,眉头不禁皱了起。

“就是想你了给你打个电huà ,知道你没什么事就好,那我先挂了啊。”

“我说……”

“嘟嘟……”

马良超还想要继续问曲优优,但是曲优优那边却直接挂断了电huà ,搞得马良超一脸的莫名其妙。

“这曲优优是个****吧,打电huà 支支吾吾的不说明白!”

马良超嘴上咒骂了一句,便又将手机重新放回到了包包里。

她拎起之前被她放在地上的东西,刚想离开,但身子却下意识的止住了。

因为她想到了曲优优方才在电huà 里,有对她问道最近是否有遇到什么怪事。

她虽然不明白曲优优为什么会突然打电huà 问她这个,但事实上她最近一段时间确实是被怪事缠身,比如说……那个恐怖的噩梦。

想到这儿。马良超便又将手机拿出,再度给曲优优回拨了过去,打算将话问清楚,结果曲优优的电huà 却显示关机了。

“真是气死我了!”

马良超气的直跺脚,只好暂shi 放qi 联系曲优优的念头,拎着东西快步的走进了她朋友家所在的小区里。

看着手机因为电量不足而渐jiàn 变黑的屏幕。靠在床上的曲优优有些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现在的她看上去再不似之前那般充满了青春的活力,反倒是披头散发的脸上满是憔悴与疲惫。

她现在还住在武婷婷的家里,不过稍晚一些她就要返回自己的住所了,因为武婷婷的男朋友今晚会回。

她今天没有去上班,事实上她已经连续两天没有去了,而在之前的几天工作中,她各种事情处理的也是一团糟。

她甚至都已经记不清被总监训过多少次,被同事们取笑了多少次了。

这份工作她不想要了,什么总监助理。什么以后发展,通通去死好了。

未的事情她已经不想再想了,她现在唯一的希望的,就是她能够有一天不做噩梦,能够睡到自然醒。

这几天她每晚都会被噩梦纠缠,然而恐怖的是,在这些噩梦里她都会看到一个人,并且听到那个人的声音。

无比真实的梦境。反复的出现,这也让她的精神极度崩溃。

当然了。精神崩溃就只是一方面,曲优优最无法承shou的则是那种自心灵的恐惧。

她一直深陷在无比的恐慌中,无论是噩梦,还是她心里生出这种情绪,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从那天晚上开始的。

她看到了不该看得一幕,而在那一幕中的人。就是屡屡出现在她梦境中威胁她的人。

然而几天过去了,无论是武婷婷还是马良超,亦或是董凤彩他们都没什么事,所以这也让她怀疑起那天她看到那一幕的真实性,以及那人对于她的警告。

“都不是真的。优优你以前那么乐观,你一定不能再这样胡思乱想下去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会不停的做噩梦一定是因为每天都在想这种事情导致的。”

曲优优在嘴上不停的安抚着自己,不过为了让证明自己更健康,曲优优打算去医院做做精神方面的检查,也好让自己不再胡思乱想下去。

于是给武婷婷打了个电huà ,告诉她,自己一会儿回家后,她则穿上鞋子直接离开了。

最近一段时间,夏天骐一直处于空闲的状态,因为并没有接到任何事件,平日里除了每天跑去别墅的后山锻炼后,便是开车前往黄金写字楼给新人面试。

最近一段时间,他这边又进了不少新人,但是伴随着新人的进,则也有之前通过转正的新人被杀。

新人的死亡率让他很是头疼,之前转正的几个新人,第一轮正式事件过去,便只剩下了两个人。而事实上他真的已经尽力了,该说的,该提醒他们的都已经提醒了,但最终活下的却依旧寥寥无几。

将新的2名新人送去试岗事件的发生地点后,夏天骐坐在车里,看着两个怯懦的身影渐jiàn 从他的视线里消失,他的心情不禁有些沉重,但更多的则是一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无奈。

这些新人同他算得上是同病相怜,因为他也是从试岗期一步一步走的,所以他是希望经他面试的新人,能够在事件里活下,能够渐jiàn 的强大起。

然而这些就只是他的期望,他无法帮助这些新人解决事件,事实上就算是他能帮他们解决事件,但是帮得了一时却帮不了一世,到头他们依旧不会有好结果。

“想做个好领导吧,能操碎了心,看还是做坏领导好啊,不用想也不用操心,谁死了对自己也不会有影响。”

尽管心里面不愿yi 承认,但是徐天华的做法无yi 是正确的,因为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根本没办法顾及太多的事情。

夏天骐也觉得自己在对待新人上,应该改biàn 一些策略了,当然,该对新人说的话他还是要说的,只是不会再像之前那样,带着期望或是带着同情了,就只能变得冷血一点儿,不再加入丝毫的个人感情。

最多就是在有团队事件时,他尽力帮一帮新人们。

冷月他们几个都去参与事件了,期间楚梦琪有给他打过一次电huà ,主要就是告诉他猴子那边的动态。(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