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一章 惊恐

第一章 惊恐


                连续打了个几个酒咯让曲优优的胃里一阵翻腾,她忙捂着嘴巴跑进了卫生间里,很快便对着马桶难受的吐了起。。

“优优你没事吧?”

几个姐妹听到曲优优的吐声,也赶忙从客厅里跑过瞧瞧她,曲优优冲着他们挥了挥手,示意她没什么。

嘴巴里苦苦的满是酒精的味道,曲优优打开水龙头,先是洗了把脸,随后则双手捧着有些冰的水吸到嘴里漱了漱口。

“今天喝的真是有点儿多了。”

曲优优有些摇晃的从的卫生间里出,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正常,开心的时候都会多喝几杯,不过这剩下的几瓶酒你就别喝了,老老实实坐在那儿就行了。”

几个人也有些时候没聚了,所以即便时间已经很晚了,但却都没有走得意思。

曲优优尽管喝的有些多,但是刚才吐过了这时候倒也好受了一些,她没有说话,点了点头便走去了窗前,将有些烫的脸贴在了窗子上。

“怎么优优,还不舒服吗?”

见曲优优这样,一个肤色比较黑,脸上长有一些雀斑的女子,这时候到了她的身边。

“我没事,我在这儿吹吹风,一会儿就好了,你们吃你们的。”

女子叫做董凤彩,上大学的时候就睡在她旁边的床,性格也是她们那个宿舍最好的。

“那你别着凉了,免得该感冒了。”

董凤彩担心的说了一句,便又到了饭桌前。

另外没有过去的两个女生,则在这时候起哄说:

“你说说优优人长得也不错,身材也好,性格更是没得说,现在晋升总助了未肯定是一片光明,可怎么就找不到男朋友呢。”

说话的女子留着一头抹茶颜色的搭肩短发,浓妆艳抹,两指间还夹着一根女士香烟。看打扮颇像是那种夜店女。

女子叫做马良超,上学的时候住在曲优优的上铺,光曲优优知道的,她在大学期间就已经交往了7个男朋友。

事实上她现在的这个男朋友。也是大上个月才认识的,是当地某个化肥厂老总的儿子,家里很有钱。

“这还用问吗,肯定是优优的眼光高啊。一般的男人怎么可能入得了她的法眼,不过这找男人也不能急于一时。不是有那么一句话说的好吗,叫做好饭不怕晚。”

“你可得了吧,还好饭不怕晚呢,我们这都多大了,二十四五了可,放到过去孩子都能打酱油了,还是抓紧找个好,两个人在一起也能有个依靠。”

曲优优在宿舍里玩的最好的有两个人,一个是董凤彩,另一个则是她们宿舍的老大。武婷婷。

武婷婷的年龄要比她们大上一岁,而在宿舍里都习惯于按年龄排号,所以她们一般都叫武婷婷为大姐,至于曲优优则是四个人中的老三,马良超是最小的那个。

“不愧是大姐,思想就是传统,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分的那么清楚,现在男女都一样了,尤其是在都市生活的,30岁结婚都算早的。”

说完。武婷婷还一拍坐在他身边,正在低头玩手机的胖男友问道:

“是不是大宝,要是让你这两年和我结婚,你是不是明天就得给我甩了?”

“胡说八道什么呢。我可不敢甩你。”

马良超的男友听完先是一愣,随后则连忙摇了摇脑袋。

“没事,你想甩我我也不介意,毕竟现在这男人啊,就他妈没几个是靠谱的。”

马良超的话听得武婷婷几人有些不舒服,尤其是桌上还坐着几个男人。但是碍于自己女朋友的面子,所以他们也只能尴尬的笑了笑。

“行了,今天都这么晚了,优优又喝了不少,咱们还是收拾收拾家吧。”

武婷婷已经不想再听马良超说下去了,董凤彩也认同的点了点头,便对着正全神贯注盯着窗外的曲优优喊道:

“优优我们走了啊?你自己一个人在家行吗,要不我让大伟先去,今晚我在这儿陪你。”

武婷婷的男友看上去挺老实的,尽管面相上有些显老,但却很是善解人意:

“要不今天就让凤彩在这儿,我自己去就行。”

“哎呦,行啊大姐,怪不得刚刚会说出那么一番话,原还真是找到好男人了。”

马良超有些讥讽的说完,还不忘对武婷婷的男友抛了个媚眼。

武婷婷没有理她,其实马良超在宿舍里的人缘很差,她们名义上尽管是四姐妹,可实际上,马良超却天天在外面鬼混,思想很开放,而她们三个人的思想则相对传统,所以平时的共同语言也比较少。

倒是马良超总会和她们讲这讲那,比如今天和哪个帅哥去约会了,约会中发生了什么,给她花了多少钱,请她吃了什么大餐之类的。

所以她们就是看上去关系不错,可在心里面同马良超的关系却没有多好。

至于马良超也一样,既看不惯武婷婷总以大姐的姿态教育自己,也瞧不上董凤彩唯唯诺诺的蠢样子,说起也就和曲优优还算是谈得。

原本这次聚会是没打算叫她的,但是想想大学四年都住在一起,毕业后也都在同一座城市,所以曲优优在征求了武婷婷和董凤彩的意见后,才叫马良超过的。

曲优优全身关注的盯着窗户,董凤彩叫了她好几声都没有反应。

“优优,你在那儿看什么呢,看得这么聚精会神的。”

董凤彩这时候也到了曲优优的身边,继而也朝着窗外看了一眼。

窗外面黑漆隆冬的,对面也是一栋高层住宅楼,除此之外便再没有什么可看的了。

不但董凤彩过曲优优的身边冲着窗外看了看,就连马良超和武婷婷也一并好奇的看了几眼,但就和董凤彩一样,她们除了一片黑暗外,再没有看到任何东西。

“优优?你怎么了,你倒是说句话啊?”

马良超见曲优优专注盯着窗子的表情有些渗人,便轻推了她一把,却没想到曲优优就像是见了鬼一样,突然摔坐在了地上,继而开始惊恐的叫喊起。(未完待续。):210sf0916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