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二十五章 告一段落

第二十五章 告一段落


                夏天骐不知道冷月在做什么,但是他却看到一片遮天蔽日的黑雾,从村子的中部升起,黑雾中充斥着一张张扭曲的人脸,以及声声凄厉的啸声。,

惊骇的看着头上飘过的那片黑雾,甚至还没等夏天骐缓过神,远端的彩上便突然显化出一扇透发着古朴气息的大门。

大门在中屹立,随后缓缓开启,露出内部如血般的空间,而后将那片黑雾完全吸了进去。

那扇古朴的大门消失了,头上的那片森然的黑雾也消失了,仿佛整个世界都随着它们的消失而安静了下。

阴霾散去,遥远的东方泛起一抹鱼肚白,原不知不觉中天已经亮了。

荣誉表上出现了获得荣誉点奖励的提示,6个荣誉点。

尽管有楚梦琪,以及猴子等人参与在内,但因为他们并不是一个队伍的,所以夏天骐就只是得到了1个荣誉点的提成。

6个荣誉点,这是近期内的第二笔意外之财,尽管得到了可观的荣誉点,但如果给他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他宁可不要这几个荣誉点的奖励。

这次实在是太险了。

夏天骐又抽了根烟平复了一下心情,这时候他则接到了楚梦琪的电话,楚梦琪的声音显得很激动,说他和冷月都在村北,让他如果没受什么伤的话村北同他们汇合。

用并不怎熟练的瞬移,夏天骐只用了不到3分钟的时间,便到了冷月和楚梦琪所在的村北。

见到夏天骐毫发无损的出现在他们身前,楚梦琪很是没有节操的对着夏天骐的屁股拍了一下:

“臭小子干的不错,我果然慧眼如炬没有看错人,屁股也还蛮有手感的。”

楚梦琪说完,则拽着有些无语的夏天骐远离了冷月一些,继而在他耳边说道:

“你实话和我说,到底给我那个一根筋的师兄下了什么药了,刚才你是没看到啊。那家伙无论如何都得去救你,连命都不要了。

好在是我比较机智,费尽了口舌才说服他不要做傻事的。”

“你少和我扯犊子,哪凉快哪玩去。”

夏天骐还以为楚梦琪神神秘秘的拽他过。是要对他说什么,结果就说了这么一堆没用的废话。

见夏天骐不信,楚梦琪抿着嘴,一双大眼睛故意卖萌的眨了眨:

“算了,不管怎么样这次算你救了我一。我们正好扯平了。”

“我们哪里扯平了?”

“上次是我救得你啊,告诉你你可别不承认,要是当时我没带你走,你早就完蛋了。”

“赶紧一边凉快去。”

夏天骐刚刚才从生死边缘爬,根本没有心思和楚梦琪扯淡,楚梦琪见夏天骐脸色不太好,尽管没有问夏天骐是怎么解开诅咒,但是过程中的凶险她还是能够想到的。

不过楚梦琪才刚刚转过身去,便下意识捂着屁股大叫了一声,之后则见她又羞又怒的指着夏天骐骂道:

“你个臭不要脸的混蛋。你竟然掐我屁股!”

“哎呦,你还有不好意思的时候呢,我们扯平了。”

很是平静的说完,夏天骐还不忘气上楚梦琪一句:

“手感也就那样吧。”

“你个臭无赖,臭混蛋”

楚梦琪不停在说着夏天骐,夏天骐全当听不见一样,完全不予理睬。

他这时候到冷月身旁,冷月正靠在一面石墙上,疲惫的汗水覆盖了他大半个面孔。

“你没事吧,刚刚我看到那片黑雾。以及天空中出现的一扇大门”

“那是我施展的封印。”

说着,冷月指了指被他放在地上的一个木头盒子。

这个木头盒子很像是一个缩小版的双开门衣柜,左右各有一扇小门,在其上还贴有两个被红色朱砂画过的铜钱。

“刚才那扇大门就是这个?”

“嗯。这是我师傅留给我的法器之一,大封门。”

冷月说着,便又从怀里取出一张纸符,随后咬破手指,用血在上面写了一个“封”字,贴在那两个小门上。

“你是将通北村的亡灵们封印了吗?”

“不。通北村的亡灵都被鬼咒吞噬了。”

“鬼咒不是已经变成诅咒了吗?”

“或许只是一部分变成了诅咒,而剩下的一部分则吞噬掉了通北村的所有亡灵。不过它已经很虚弱了,所以我再度封印了它。”

“这鬼王到底是有多么强大,只是一个念头,并且还是一个被封印了十几年,二十几年的念头,就已经能够施展诅咒,几乎将我们玩弄于鼓掌之中。

要是鬼王的真身降临,它岂不是打了喷嚏我们就灰飞烟灭了。”

夏天骐真心是觉得那传说中的鬼王,都不是鬼而是神了,怪不得会是不死不灭的存在,因为就连他的一个念头都近乎是不死不灭,只能靠封印才能解决的。

夏天骐其实都觉得他现在已经挺强了,不但能够厉鬼化,能够利用鬼气进行幻化,现在更是依靠融合获得了短距离瞬移的能力。

但是拿出去同恶鬼一比,同鬼王一比,则根本不值一提,渺小的怕是比起蚂蚁还不如。

冷月看着夏天骐想说什么,但是却始终没有说出口,这也让夏天骐感觉怪怪的,不过以他对冷月的理解,倒也多多少少的能够猜出一些。

这件事说白了和他并没有多大关系,毕竟当时要祭拜的人是冷月,鬼咒的爆发也是他师父留下的祸患,不但牵连了整个通北村,更是将他还有楚梦琪也牵扯了进去。

冷月想要一力承当,但偏偏的他却是有力使不出,就只能在旁边干着急。最终还是靠他九死一生才侥幸解决了这个麻烦。

而作为一根筋的冷月,他想的则很单纯,他觉得祸事是由他而起,理应他承担责任和后果,他去涉险补救。

但现实情况却是,他既没有承担,也没有补救,所以他的内心里很是自责,觉得对不起那些淳朴的通北村人,觉得对不起夏天骐和楚梦琪。

夏天骐心里面很清楚冷月是怎么想的,他这时候拍了拍冷月的肩膀说:

“行了,事情都过去了,我和那个疯女人不也没事吗,你要是觉得对不起通北村的人,以后就多除掉些鬼物为他们报仇。

想开点儿,思维方式别总那么死板。”(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