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十五章 绞杀计划

第十五章 绞杀计划


                抬头望了一眼被黑完全遮住的天空,猴子的嘴角不禁抽搐了一下,这时候收目光,对着身边的两个人说道:

“这个村子怎么感觉和我们白天的时候不一样了。”

“哪里不一样?”长得有些像山野农夫的男人并没有什么感觉,反倒是戴眼镜的男人,在短暂的沉默后点了点头说道:

“的确有些不太对劲,应该是有事件发生吧。”

“我这一进就一阵心惊肉跳,总觉得没那么简单。”

猴子有些急促的说完,还下意识的望了一眼四周。

“我说猴子你是不是被楚梦琪那个小娘们吓破胆了,这里就算诡异也不过就是起普通事件而已,咱们三个人在这里,你还怕个屁啊!

你他娘的不一直吹自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吗。”

“我是不想像你一样,早晚蠢死!”

猴子瞪了一眼那个男人,便又转过头问向戴眼镜的男人:

“吕汝南,你对于鬼物的存在最为敏感,你感应一下,不然我很难放心。”

“我完全感应不到这里存在鬼物。”

叫吕汝南的戴眼镜男人说完,便有些讥讽的冲着猴子笑了笑:

“另外谁和你说的,我对于鬼物的存在敏感?”

“我记不清了。”猴子摇了摇头,对于吕汝南脸上的讥笑视而不见:

“现在不是纠结这种问题的时候,反正我是觉得这村子不大对劲,并且是很不对劲那种,小心驶得万年船,在不搞清楚的情况下,我是不会冒然行动的。”

见猴子如此坚持,吕汝南二人也都没多说什么,毕竟他们这次是以给猴子帮忙的名义过的,所以一般情况下猴子的提议他们都会接受。

三个人一商量,觉得先在这个村子里看看。当然了,他们并不会亲身前往,而是由猴子制作几具死人傀儡,让它们作为眼睛去代步。

“我这儿死尸傀儡已经都用光了。需要一些新鲜的尸体。”

猴子的意思很明显,吕汝南听后干笑了一声:

“说到杀人,其实我有一个好主意,既可以杀鬼,又可以抓住楚梦琪。”

“有什么两全其美的办法?”

“布阵。你难道不知道我是个阵法师吗?”

吕汝南有些傲然的看着猴子和另外一个男人,事实上阵法师在术法里确实是一个很冷门的职业,但是这个职业却是术法的所有分支里,对于鬼物和人类杀伤力最大的职业。

“你竟然是阵法师?我一直以为你是咒术师。”

长得像山野农夫的男人在听到吕汝南是阵法师后,也多多少少有些惊讶。吕汝南哈哈一笑,更为得意的说道:

“你们喜欢杀人,我喜欢布阵,我们正好配合着玩一把。”

“你打算布什么阵?”

猴子心里面很清楚阵法师的杀伤力,所以倒也不像之前那般担心了。

“双杀阵。杀死鬼物,杀死楚梦琪。”

“鬼物可以直接干掉。但是楚梦琪不行。”猴子听后并不同意吕汝南的做法。

“担心什么,一旦楚梦琪进,杀不杀她,放不放她出还不是我说了算。我知道你想怎么对付她,放心,她在被你上之前是不会死的。”

“哈哈,还是你了解我啊,我可不会让她死的那么痛快。”

阴狠的笑了两声,猴子的表情变得更加冷寒。

“你需要多少具新鲜的尸体?”

或许是不想自己过一趟一点儿用处没有,长得像山野农夫的男人这时候主动对吕汝南问道。

“全村的人。我要将这里彻底变为地狱,光是想想都让我兴奋。”

吕汝南癫狂的笑了笑,便又恢复了他原本的平静,对着猴子道:

“杀人的事情你去办。我需要牛昂帮我布阵,有问题吗?”

“可以,那我们什么时间,在什么位置汇合。”

“等我们这边准备好后,会用通讯器和你联系,你那边的速度可得快点儿。”

“那我们走吧。”

吕汝南对猴子说完。便招呼着那个长得像山野农夫的男人道:

“我们先去村子的最北角。”

男人听后点了点头,便见两根散发着黑色光芒的翅膀,猛地从他的两侧肩钻了出。

随后,吕汝南则对猴子点了点头,便爬到了男人的背上,向着村北飞去。

看着吕汝南和牛昂渐渐消失在夜色中,猴子嘴上呢喃一句,便见一颗女人的头颅突然从他的胸腔里探了出,随后有些艰难的从猴子的身体里爬了出。

毫无疑问,这是猴子所养的鬼物。

“将村子里的人都杀掉。”

猴子毫无感情的说完,那女鬼便速度极快的朝着距离它最近的一户人家走去。

与此同时,猴子则也一分为二,二分为四,眨眼间便出现了四个一模一样的他。

四个人彼此相视一眼,其中的三个人便都各自跑开,只剩下一个人还留在原地。

“牛昂,你这两根鬼翅是由鬼气幻化的?”

“并不是幻化,而是凝结。我用全身的鬼气凝结成了这两根鬼翅。”

到村子的北角,吕汝南从牛昂的身上跳下,对于牛昂能够凝结成鬼翅飞行很是羡慕。

“压缩的原理。”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理。”牛昂显然不知道吕汝南话里的意思。

见牛昂根本听不懂,吕汝南不由摇了摇脑袋:

“我还真是在对牛弹琴。”

吕汝南不再和牛昂说什么,他这时候从行李包里取出一块阵盘,以及一个红色的三角镇旗。

拿着阵盘计算了一下方位后,吕汝南便呢喃了几句,霎时间他手中的红色镇旗爆发出一阵鲜艳的光芒。

“去!”

光芒散去,吕汝南从口袋里拿出一根毛笔,在空中挥挥洒洒的写了几个字,接着便见原本无形的字渐渐化为实质,最终合而为一组成了一个古怪的符文。

将镇旗丢出,悬于空中的符文融入镇旗,刹那间,原本只有巴掌大小的镇旗迅速放大,随即增大到足有一人多高,轰然落地,在风中“哗啦啦”的摇曳起。

牛昂在一旁看得惊奇,见吕汝南已经完成收手,不由问道:

“那个旗有什么用?”

“就像是一面墙一样,有它立在这儿,这村北就会变成一处死胡同。”(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