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七章 鬼咒的解放

第七章 鬼咒的解放


                惨叫声自一个女人,距离他们并不是很远。

夏天骐一个激灵便从石头上站了起,冷月这时候也再度站直身子,随后快步的朝着前方跑去。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跑了大概有二十米远,便在一棵树下发现了一具刚死不久的女尸。

女尸从穿着上看应该是附近村子的人,一双眼睛死睁着,两只手挡在自己的身前,像是在试图阻止什么靠近她一样。

当看清楚这尸体的死状后,夏天骐和冷月的脸色都变得难看起,因为这种死相他们两个无疑都见到过。

那名巴士车的司机是这样,那几名死在车里的警察同样是这样。

“那个鬼东西难不成跟了?”

夏天骐和冷月完全搞不清楚状况,如果那鬼物的攻击对象是他们的话,那么早在公路上的时候就理应不会放过他们才对,但显然那只鬼物并没有那么做。

可如果那鬼物的目标不是他们,但这个女人又为什么会死在距离他们不太远的地方呢?

是巧合吗?还是说这是那只鬼物给予他们的警告?

夏天骐是第一次遇到这般诡异的鬼物,而冷月也难得遇到他看不透的情况。

“看无论那鬼物是否盯上了我们,我们都该小心了。”

既然没办法直接将那鬼物找出解决掉,那么他们也只能步步为营小心着点儿了,毕竟眼下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我们快些赶路吧。”

冷月点了点头,这时候也不敢在歇息下去,又开始同夏天骐一前一后的往前走,只是相比之前,二人的步伐则明显要慢上一些,不停机警的注意着四周。

太阳缓缓落下,山林里渐渐被黑暗所笼罩,阴冷的空气与耳边不停旋的“沙沙”声,令夏天骐和冷月的心里都察觉到了一丝难以名状的不安。

原本狭窄的山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宽阔起,原本密集的树木也渐渐变得稀疏,一个看上去有些破烂的道观,依稀的出现在了二人的眼前。

“那就是你以前住的道观吗?”

看到那座立于不远处的道观后。夏天骐揉了揉眼睛,不确定的对冷月问道。

“嗯,我们到了。”

冷月的声音里透发着一股激动,说起自从加入冥府后,他也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了。而以后或许的日子更会越越少。

看到冷月点头,夏天骐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顿时兴奋的叫了一声,觉得他们能够活着走到这儿,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单从坎坷程度上说,就是比起他们去葫芦村那次,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但不管怎么样,他们总算是到了。

二人收起心情朝着道观走去,只是当他们到大门前时,二人便都像发现了什么似的。瞬间安静了下。

因为此时此刻,道观的大门并不是锁着的,而是处于一种支离破碎的状态在地上倒着。

显然是有什么人,或是有什么东西,撞碎了道观的大门,或是出去,或是进去。

“你走得时候,大门就是这副样子吗?”

“不,我是有所上着锁头的。”

冷月面容阴郁的摇了摇头,也不停在外面观察。这时候直接冲进了道观里。

夏天骐随后也跟了进去,道观的院子并不太大,地面上都是灰土和一些干巴叶子,从这点儿便不难看出。冷月确实有段日子没了。

院子里一共有两间屋子,其中一间屋子的门窗完好无损,但另一间却和院大门差不多,窗子连带着四周的墙壁都被撞掉了一大块,站在外面能够清楚的看到,冷月浑身发抖的站在里面。

夏天骐有些担心的走进去。扫了一眼这间屋子,屋子里几乎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张被粉碎的木床,以及木床下裂开的一个犹如骨灰瓶一样的器物。

“那是什么东西?”

“鬼咒。”

“鬼咒?”夏天骐不解的看向冷月:

“鬼物的一种吗?”

“不,是一种诅咒。”冷月摇了摇头,看样子也不太清楚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是我师傅的房间,我从不知道在他的床下还存在一个封印着鬼咒的法瓶。”

“你难道平时不打扫吗?”

“打扫,但是只是扫去灰尘而已,我从不会去动师傅的东西。”

“这个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你说是什么法瓶的瓶子裂开了,那是不是说里面的诅咒得到了解放?”

“或许那个杀人的东西,就是从法瓶里逃出去的鬼咒。”

说到这儿,冷月看向夏天骐,也对他解释起:

“鬼咒我只听我师傅提到过,是一种很可怕的诅咒。

因为施展这个诅咒的鬼物是鬼王。

只有鬼王才能够施展可怕的诅咒,只靠一个念头便能够杀人于无形。

这个鬼咒师父怕是已经封印很久了,不然法瓶上的封印咒符也不会失效。”

“鬼王施展的诅咒?看我们这次真的是死定了,连带着通北村那些人怕也一样。嗯?不对,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那么我们怕是早就死翘翘了,怎么可能还会活着到达这里。”

夏天骐觉得冷月说的也未必靠谱。

“鬼咒只是鬼王所施展的一个念头,而这个念头被我师父封印这么久,早已经不剩下多少,所以威力大不如以前。

想这也是那鬼咒没有对我们下手的原因。”

“那我们要怎么才能对付它?一个念头该如何杀死?”

“只能想办法再次封印它,但我不知道能不能做到。”

冷月不确定的说完,夏天骐便又郁闷的开了口:

“关键是我们上哪去找它?一个念头而已,根本就是无形的东西,找都找不到更别说是对付了。”

冷月没有反驳夏天骐的话,因为事实上也正如夏天骐刚刚说的那样,除非是那鬼咒主动找他们,否则的话,他们很难下手对付它。

“冷神,我知道这个事情你想插手,因为你觉得这是你引起的事情,但是我们现在根本没有什么办法对付它。

而像那种东西只要出,想必高级主管都会发现,并派人过收拾的,即便你不插手,也会有其他人站出,而不会让它继续杀人。

我们就老老实实的留在这里,待祭拜完你的师父就离开。”(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