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三章 出事

第三章 出事


                车上的人下大半,将现场围了个水泄不通。,

夏天骐尽管长得很高,但奈何一层层的全是人,他也只好没素质的往前面挤去。

仗着自己又高又壮,夏天骐很快便挤到了最前头,这一看就连他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车头撞得凹进去一大块,连带着防挡玻璃上都溅满了粘稠的血浆,地上留下了一条猩红色的长痕,死者看上去是一个女人,一半身子面无全非的倒在车头附近,还有一半身子凄惨的横躺在20多米以外的位置。

司机瘫坐在地上,目光呆滞的看着远处那半截尸体,不停在急促的喘息着。

周围一些看热闹的人,有很多都受不了这种恶心的吐了出,即便是没吐的也都捂着嘴巴在干呕。

“真是太惨了。”

“有没有人打电话叫救护车?”

“叫什么救护车啊还,人都被撞碎成两截了,赶紧打电话报警吧。”

因为绝大多数人都在说方言,夏天骐听不大懂,只听到有几个外人,再用蹩脚的普通话说着。

夏天骐心中不禁为死者感到惋惜,看穿着应该是个年纪不大的女子,但就这么横死在了这里。

不过惋惜归惋惜,在夏天骐这里就是几个眨眼的工夫,毕竟每年死于交通事故的人何止几十万,像这起事故只是恰巧被他们碰上了而已。

“出门不利。”

夏天骐脑海里冒出这个念头,这在他看是很晦气的一件事,不过沿着这条公路看了看,他不禁对这起事故有些疑惑。

因为公路并不是很窄,起码能够容纳两辆巴士并行,至于公路的两侧则是完全陷下去的,夏天骐走去一端朝着下方看了看,起码得有20多米高,如果是普通人的话,根本别想从下面爬上。

而这也正是夏天骐所感到疑惑的地方。首先巴士是在靠一侧行驶,路上的车子几乎为零,加上天又不是很黑,所以前方要是冒出个人。司机理应能够看到才对,但见这人被撞得这么惨,显然是当司机发现的时候,已经狠狠的撞上了。

“这事情有些个不对头啊。”

长时间游走于事件中,令夏天骐对于一些突发情况变得非常敏感。毕竟这儿世界已经和他以往所认知的不同了,所以任何不符合常理的出现,在夏天骐这里都会被无限的放大。

冷月去祭拜师傅要紧,他自然不会多管闲事,事实上他从不是一个喜欢自己找麻烦的人,所以他想了想便又从人群中挤出,打算重新到车上。

但就在这个时候,便听之前面如死灰的司机突然发出了一声惨叫:

“啊!”

所有人都被司机这声惨叫吓到了,因为真的是犹如杀猪声一般,夏天骐忙又挤到了前面。便见那司机正翻着眼白,身体颤颤的在抽搐着。

“这是怎么事?”

“他怎么了?”

见到司机突然变作这副样子,周围还在看热闹的人也都被吓得脸色发白,冷月或许是察觉到了外面的情况不对劲,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已经从车上下,到了夏天骐的身边。

抬手在司机的鼻前探了探,冷月突然面色阴沉说道:

“他死了。”

即便不用冷月宣布这个结果,光是看司机那张近乎扭曲的脸,夏天骐也能看出他已经死了。只是他想不通司机是怎么死的,即便是突发疾病。也不至于发出一声惨叫吧。

“能看出什么么?”

夏天骐这时候看向冷月,打算听听冷月的看法。

冷月大概看了看那司机的情况,之后他则对夏天骐说:

“这人是被吓死的。”

“啊,被吓死的?”

夏天骐只是听说过有人是被吓大的。但是被活生生吓死的事情他还没听说过,倒是在一些恐怖电影里看到过类似的情节。

不过看司机一只手扶着心脏,另外一只手则像是在抵挡着什么,停留在他的脑前,一双充满恐惧的眼睛死死的睁着,嘴巴更是张的极大。

夏天骐听后也比较认同冷月的说法。只是觉得司机尽管撞死了人,但是他既没有酒驾,也不是无证驾驶,即便是巴士超载,那也属于交通肇事的范畴,并且事故的责任归谁,归多少还都不清楚,作为一名开大车的司机,应该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就被吓死才对。

“搞不好又是鬼物干的好事。”

夏天骐有种日了狗的感觉,最好是因为这司机有什么突发性的疾病,不然的话,搞不好这件事就又将他们给牵扯进去了。

一连死了两个人,尽管作为普通乘客没办法一走了之,但是夏天骐和冷月如果想走的话还是可以的,大不了就用工作证摆平。

只是冷月却全然没有想走的意思,大有一种想要将这件事调查清楚架势。

“你不去祭拜你师傅了?”

“祭拜,但还有几天的时间。”

冷月给了夏天骐肯定的答案,无疑他是要留下看看到底是怎么事。

夏天骐了解冷月的个性,像是不会放过任何一只鬼物,这想也和他师傅是被鬼物害死的有关,所以对于鬼物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绝不会轻易放过任何一只。

见冷月坚持要留下,夏天骐也没什么意见,他虽然不想惹麻烦,但是如果这起事件真是鬼物做的话,那么他们将事件解决也还有荣誉点拿,所以倒也值得留下看看。

一直等到太阳落山,山间彻底被黑暗所笼罩的时候,警方的车子才赶现场。

待一番例行公事的流程过后,公车上则走上一名警察,显然是要替代司机将他们先带城乡镇。

“行了,这我不但可以在车上午睡,还可以直接在车上说晚安了。”

夏天骐一边大口吃着他手里表皮鲜艳的苹果,一边含糊不清的对正站在他身边的冷月说道。

冷月也不要夏天骐的座位,背着个大行李袋站的笔直,夏天骐光是看着都替冷月累得慌,但是他也不愿再贱嗖嗖的去劝什么,毕竟他现在也是一个“高冷”的人。(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