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二十九章 八面怀疑

第二十九章 八面怀疑


                李秀完全不知道黄思甜在说什么,她不停在大喊着让黄思甜停下,但是黄思甜的声音却依旧该死的环绕在她的耳边。小说,

李秀身上的衣衫已经全部被冷汗浸透了,黄思甜红着眼睛在盯着她,那目光更是令李秀感到毛骨悚然。

“思甜你”

李秀恐惧的难以发声,并且她觉得自己突然变得好冷,这也致使她不停在打着哆嗦。

“我饿了。”

黄思甜这时候从床上下,微微咧开嘴巴冲着李秀笑了笑。

“疯子,这孩子就是个疯子!”

李秀越看黄思甜心里边越加的恐惧,她不敢在待下去,忙转过身去想要开门离开,但身后,黄思甜那冰冷的小手却突然间伸了过,抓住了她的胳膊:

“我饿了!”

李秀发现黄思甜的力气大的惊人,她一个成年人居然无法挣脱,非但如此,更是被黄思甜直接扯在了地上。

“思甜你你想干什么?”

“我饿了!”

黄思甜说着舔了舔嘴巴,大量的口水开始顺着她的嘴边留下。

“老师会做饭,你想吃什么老师都给你做”

李秀想起刚刚黄思甜对她讲述的内容,她不禁开始相信,或许黄思甜真的是在那间公共卫生间里,将王美彤吃掉了。

李秀挣扎的爬了起,但随后却又被黄思甜狠狠的扯倒在地。

“救命!救命!”

李秀开始大声的呼救,寄希望于黄思甜的妈妈能够阻止。

她现在真是万分后悔,也终于知道黄思甜的妈妈为什么会那么对待自己了,因为她很清楚自己的女儿是有多么恐怖的怪物!

李秀的呼喊完全是徒劳的,客厅里,黄思甜的妈妈一脸麻木的坐在沙发上,但嘴上却犹如个神经病一样,不停在碎碎念着:

“不让你进,不让你进。你非要进找死,吃了,又有人被她吃了”

没一会儿,李秀的呼救声便彻底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声凄厉的惨叫,以及之后出现的那令人无比心悸的咀嚼声。

卧室里,李秀的死睁着眼睛躺在地板上,身体不停在微微颤动,血液顺着她脖子上的缺口流出。染红了整片地板。

黄思甜一脸享受的趴在地上,一口口的舔着地板上还带有温暖的血液,脸上露出了极大的满足。

每舔两口血,她都会在李秀的尸体上撕扯下一块肉,继而丢进嘴巴里咀嚼起。

楼下,王成正有些着急的坐在楼道门前的台阶上,一边抽着烟,一边拿着手机犹豫着要不要给李秀打过去问问。

昨天晚上他和李秀分开不久,他便得知了园长坠楼的消息,他生怕李秀会因此更加自责。在作出什么事情,所以忙赶去了李秀所租住的房子。

也多亏他赶到的及时,因为李秀当时已经割破的手腕,显然是受了园长死亡的刺激。

之后整整一个晚上,他是好说赖说,才算是消除了李秀想要轻生的念头,但却勾起了李秀想要弥补过错,找到那个走失孩子的强烈念头。

于是便找到了黄思甜的家里,看看能否从她的嘴里问出些什么。

他因为不放心李秀,所以便跟着李秀一起过了。但李秀却没让他上去,说这事她自己一个人就能办,毕竟曾经是黄思甜的老师,同她的妈妈也有过交集。

就这样。李秀自己一个人上了楼,至于他则说好在楼下等消息。

然而距离李秀上去已经过去差不多快1个小时了,但是他这边却还没有接到半点儿消息,这不禁让他心里很着急,有一股想要上去的冲动。

“哎,到底是怎么事啊。怎么这么慢?”

起身站起,踌躇的绕了一圈,王成想了想还是决定给李秀打个电话问问,他这边也好放心。

但是电话拨过去,李秀那边却一直没有接听。王成一连打了好几遍都是如此,这也令他心中更为担忧,犹豫了一下,便也蹭蹭的跑上了楼。

与此同时,丽阳区派出所内。

“查到了一些关于黄思甜和她妈妈的事情,黄思甜今年4岁,浈江市人,她妈妈叫做黄雯,今年29岁,浈江市,未婚。

是一个很厉害的操盘手,不过近几年一直过着各地移居的生活。”

警员按照夏天骐之前的吩咐,查到了一些关于黄思甜和她妈妈黄雯的信息。

夏天骐听后点了点头,便又吩咐说:

“联系一下浈江市那边,查查看他们那里有没有还未结案的失踪案。”

“只查幼童吗?”警员不确定的问道。

“不,是所有失踪案。”

警员走后,夏天骐将身子靠近坐在一旁的冷月少许,低声说道:

“看这个黄思甜和黄雯的嫌疑很大啊,但是我有些不明白,难道鬼物也会有身份吗?”

“或者是像梦魇,或是附身鬼那种东西,它们作为鬼魅本就具有较高的神智,想要替代身体原的主人生存,对它们说并不算什么难事。”

“如果真是梦魇,附身鬼这种东西就好办了,就怕是其他什么我们不了解的东西。”

夏天骐有些担心的说完,便又恍然想起了什么,问道:

“对了,我们是不是也应该从她们邻居那里,调查一下这对可疑的母女?”

冷月听后认同的点了点头,夏天骐扫了一眼派出所里的几个人,起身走过去对他们说道:

“派上两个人去黄雯所在的金融公司,摸清黄雯的情况。

剩下的人,再不惊动黄雯母女的前提下,从他们楼上楼下的邻居那里,再了解一下她们的情况。”

夏天骐说完,派出所内的警员都不太买账,不得已他只好去找所长程海明,并将他考虑到的情况告诉了他,也直到程海明听后点头,各警员们才忙活起,纷纷离开了派出所。

工作证只能用作自己身份的掩饰,说白了就是有名无实,它在人们的眼里可以是局长,市场,甚至是更大的头衔,但是却完全没有发号施令的功能。

这一点早在之前的事件中,夏天骐和冷月便已经得到了证实。

不然若这工作证真能什么身份都顶替,能都实施职权的话,那么这个世界还不彻底乱套了。随随便便一个刚刚转正的职员,都能成为总统,成为一国的领导人。(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